027,内讧

   在此之前,从没有人让他如此难堪过。


   在此之前,从没有人能够将他如同一只猴子一般耍弄。


   在此之前,更没有胆敢当着他的面,这样的侮辱他,耻笑他!


   “你根本就不配当王之武者。”


   “原来雄鹿帝国下一代中最强者就是这种水平?”


   “你太弱了。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强者,只是一个没用的废物。你之所以能够获得他人的认同,仅仅是因为你在那些废物之中是属于可以再造利用的一个而已。”


   每一分每一秒,每当戴劳感受到肩头的这种痛苦之时,他都会想到盖亚?坎那双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眼神。他已经记不清这些话到底是他说的,还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但这没有关系,因为他的确是遭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侮辱,如此严重的挫败。


   这位公爵继承人的拳头,捏的更紧了。


   打从出生后到现在,他还从未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某个人。但是,这个盖亚?坎……这个同样身为王之武技,甚至拥有“王者剑帝”这种称号的人,却让戴劳打从内心深处弥漫起一股不服与怨恨。他是第一次有着如此强烈的**,想要亲手杀掉对方,来一雪自己所遭遇到的耻辱!


   “现在,告诉我!”


   戴劳上前,用左臂一把抓住札特的衣领,将他从羊皮上拉起:“你先是用毒麻痹我们,等到我们全都就范之后,你又下毒麻翻那些反抗军把我们几个救出来,到底想要干什么!”


   札特在十年之前曾经被自己的手下士兵暗地里成为发条督军,他的实力之强更是据说已经达到和风吹沙内的两位公爵一较高下的地步。可是现在,他竟然被一个十六岁的孩子用左手就拉了起来?显得十分虚弱,毫无反抗能力。


   “啊!戴劳!”


   黯欲待出手阻止,白痴视线瞥向旁边,那名孕妇也是显得十分紧张,双手紧紧捏着脖子上的那个沙漏型吊坠。不过白痴眼尖,他赫然看到,那个沙漏中的沙子,依旧在往下流。


   黯冲上前,但却被戴劳的肩膀猛地一撞,撞倒在地。虽然她的伤比起戴劳稍轻,但她的心脏病却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她的战斗力。被戴劳一撞,她不由得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急速喘息,一时间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手下败将,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满肚子怨气,戴劳狠狠的啐了黯一口。面对戴劳的侮辱,坐在地上的黯在稳定了自己的心脏之后,不怒反笑起来。


   “呵……呵呵呵,恼羞成怒了吗?再也没有人能来奉承你的时候,你就原形毕露了吗?!”


   黯的讪笑让戴劳心头的怒火再次涨起。他猛地推开札特,从洞窟角落拿起自己的骑士剑,剑刃出鞘,指着地上的黯。


   “诺利乌斯,你什么意思!”


   “哼,古德塞!就是言语上的意思!”


   黯支撑着墙壁,缓缓站了起来,嘴中冷笑道:“自大的古德塞,自以为无所不能的古德塞,想尽一切方法排除异己的古德塞。你自己说吧,如果不是你的自大,我们又怎么可能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你们的排除异己,明明就是去年的十人阵形,可这次却偏偏没有将艾尔霍德那个蘑菇头和星璃安排进来。不然的话,我们现在怎么可能这么狼狈?!”


   戴劳眼中的怒火更甚,他挺着剑,直接指着黯的喉咙,喝道:“他们两个?胡说八道!艾尔霍德那家伙只是十六强。而那个鲁尼答家族的人虽然强一点,可也只是四强!他们俩个?能有什么用!”


   “哼,所以,我才说古德塞家的人愚蠢。”


   “你再敢侮辱我的姓氏,别以为我不敢真的杀了你!”


   “没错!蘑菇头只是十六强。可他的心之武技是‘牺牲’!他可以用他的心之武技来换取我们所有人的毒性稍稍减弱!也许不久之后我们依旧会麻痹倒地,可哪怕只是一分钟的时间,500人对战30人,你说谁胜谁负?!”


   “你…………你…………诺利乌斯!”


   “嘿嘿……还有,星璃?鲁尼答。古德塞,你真的以为她只是四强吗?那我不妨老实的告诉你。她的实力比我强上太多了,而且她的智慧也比你这个所谓的年轻一代中最强的天才高上太多!你以为当初是我击败了她吗?不是。是她故意认输的。我敢保证,如果你哪一天真的和她较量一次的话,你会发现,自己究竟是多么的渺小!”


   “唬……………………诺利乌斯――――――!!!”


   “住手!古德塞,诺利乌斯!”


   就在戴劳愤怒的举剑要刺的刹那,一个女性声音猛然间从旁边窜出。戴劳一愣,转过头,只见胡桃一脸严肃的坐在床上,直视自己。


   “公………………公主…………?”


   和以前不同,这一次,胡桃的眼神很严肃。她紧锁双眉,不偏不倚的直接盯着戴劳。戴劳此时正值伤后疲惫,再加上明知自己理亏。在突然间看到胡桃这种君临天下的眼神之后,竟然不自觉的缩了一下,手中的剑,也缓缓放了下来。


   再看胡桃,虽然她脸上依旧保持着吓唬人的严肃面容,但她那双被子里的手却是不住的颤抖。在喝出声直到戴劳犹犹豫豫的把剑放下之后,她才大大的松了口气。要知道,从以前到现在她还从来没试过用这种口吻去直呼对方的姓氏。尤其,是面对连父王见了也要慎重考虑言辞的古德塞家族。


   “你们……不准再吵了!”


   为了防止自己内心的胆怯被看出,胡桃在喝完之后立刻转移视线,望着那边的那位孕妇。面对一国公主的呵斥,身为臣子的戴劳和黯不由得统统愣了片刻,这才双双扭过头,分开。


   一顿争吵就这样结束,白痴冷眼看着这一切。随后,他从锅中取出一小块面疙瘩。他望着这团食物,耳畔,却不由得想起一个稚嫩的声音――


   “啊呜~~~!啊呜啊呜~~~~~!”


   …………………………低头……


   面疙瘩,依旧在自己手中。没有一双小手过来拿。白痴的右手缓缓抬起,冰冷的瞳孔注视着这块食物,五只手指,慢慢的聚拢……


   捏紧。


   “好了,札……古斯诺镇长。能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你要害我们,还要救我们?”


   平时的亲昵交谈,也许叫名字比较合适。但在这种正式场合,身为在场中拥有最高身份的人,胡桃发现还是用姓氏加职位的称呼比较合适。毕竟,她平时在皇城中,负责教导她的邪火哥哥就是这么教她的。


   札特沉默半响,终于,他叹了口气,重新坐在那张羊皮上,说了起来:“公主,不是我故意要害你们。而是我的女儿和我的孙子……让我不得不害你们。”


   众人转头,望向那边挺着大肚子,在一旁的角落里拿着药臼不断鼓捣的孕妇。她看起来显得有些憔悴,注意到众人注视到自己之后,才停下手中的活,正襟危坐。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说了。公主,也许你能够说我这个人已经老了,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了当年的血性。但当那个领头青年杀了我的女婿,再用剑抵着我的女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问我是不是愿意合作的时候,我……做出了选择。”


   胡桃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刚才还互相怒目的戴劳和黯听了这番话之后,脸上的怒火也是慢慢冷静。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傻掉了。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来选择的话,我依旧会这么选择。现在,我的女儿和我那未出生的孙子就是我的全部。可娜,他们没有伤害到你吧?”


   挺着大肚子的可娜轻轻摇了摇头,她紧紧的捏了捏脖子上的沙漏吊坠,轻轻说道:“放心吧,爸爸……”


   白痴紧盯着她,沉默半响之后,才从锅中拿出一小块面疙瘩吃了起来。


   札特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说道:“把你们救出来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这座洞窟是我预防万一时布置的,背风,隐蔽。那些人一时半会儿应该找不到这里。我们应该能在这里撑一段时间,直到首都发救兵来。到那个时候……”


   “我……就是救兵!”


   这时,戴劳将手中的剑狠狠的插入地面,骑士剑与坚硬的岩石碰撞后,竟然就此折断。但戴劳对于这把象征自己骑士身份的佩剑却没有任何的可惜,而依旧是狠狠的咬着牙,看着札特。


   “银卷镇镇长,札特?古斯诺!我现在以古德塞家族下任公爵继承者的身份问你,你为什么会帮助那些叛军来害我?!”


   札特一愣,说道:“少爷?……这个问题,我刚才不是……”


   “别对我说谎!你是谁?你可是发条督军!他们只有区区30人。而你在他们屠杀海鸟港湾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警戒。再加上你的守护军,你会不敌区区30人?!”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