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隐流的少女

   一瞬间,毒瘤就十分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被制服。他干笑两声,语气中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狂态。随着两把弯刀的落地,他乖乖的举起双手,赔上了笑容。


   “两位小姐,有话……好说嘛!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两位,告诉我一下,我可以改,可以弥补!只求两位……两位放过我……好不好?”


   “呜――哈。姐~~~姐,瘤,瘤瘤~~~!呜呜,哈哈。”


   肩膀上的那个长发女孩听起来似乎有些不正常,她不断的用剑锋摩擦着毒瘤脑门上的那个瘤,这种感觉让毒瘤真的是又惊又怕,咬着牙,拼命忍耐。


   也正是在这一刻,帐篷布那边的持枪少女,再次开了口――


   “隐流骑士团成员,来给第六骑士团团长毒瘤,下达诛杀令。”


   “隐流骑士团???!!!”


   一听到这个名字,毒瘤原本就紧绷的神经立刻变得更加紧张。身为第六骑士团团长,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支直属于雄鹿国王的最神秘骑士团――第十骑士团呢?现在这座骑士团的人前来诛杀自己,那也就是说,下达命令的……


   “是陛下?!”


   持剑少女在毒瘤的头顶嘻嘻哈哈,丝毫感觉不出她对于毒瘤恐惧的感想。透过帐篷布,毒瘤只能感觉到自己的瘤在不停的被剑锋摩擦,耳畔,更是传来那个女孩极为不正常的声音――


   “瘤瘤~~!瘤瘤~~!呜……姐姐,肚肚饿饿,想吃。瘤瘤可以吃吗?呜呜……障障肚肚饿饿……”


   和头顶的少女不同,用枪抵着毒瘤喉咙的少女却是显示出和她的年龄不相符合的冷静。她没有回应妹妹的说话,而是更进一步的逼近毒瘤,说道:“毒瘤,你违抗军令,私下克扣工资,中饱私囊。陛下有令,即日起第六骑士团解散重组,你,如若不违抗,就打入死牢听候发落。如若抵抗,就地处死。”


   毒瘤额头的冷汗已经如瀑布一般滚了下来。恐怕他压根就想不到,自己这个第六骑士团团长的位置只不过坐了不到一年,就会落到如此下场吧。


   但是……这让他怎么能甘心?


   这个位置是他拼死拼活,花了二十多年的事情才爬到的位置。更是他奋力从死亡沙漠中救出胡桃公主而得到的赏赐!有了这个位置,他就有资本可以去娶奎琳……就连鲁尼答家那个断腿的现任家主也已经同意了他和奎琳的婚事!


   有了位子,他就有权,有钱,可以得到他人的尊重,更可以把奎琳这个大美女娶回家……


   没有位子,他就是一条猪狗不如的东西,人们都只会因为他的外貌而鄙视他,不会有人看到他的实力,以及对于帝国的忠诚。而且,奎琳一定不会再愿意嫁给他……


   权,钱,女人……


   权,钱,女人…………!


   权,钱,女人………………!!


   没有权,就没有钱,没有尊重,更没有女人――!!!


   帐篷布下,毒瘤的双眼慢慢因为憎恨与怨毒而充血。他不怀好意的盯着帐篷布另一边的那个影子,开始拼命的思考。


   他不是个笨蛋,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胡来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好处。即使自己真的侥幸能够杀掉这两个隐流骑士团的小妞,自己也已经得罪了雄鹿国王,早晚都只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毒瘤努力的思考着,思考任何可以让他远离这种处罚的方法。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段时间只有短短的几秒。可对于他来说,这却仿佛是隔了一百年一般的漫长。


   终于……


   办法,被他想出来了。


   “嗯……隐流骑士团?两位小姐,根据你们一剑一枪,而且又是姐妹关系来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两位应该是第十骑士团中‘现役’里最强的孪生姐妹,姐姐‘疼痛’,妹妹‘智障’,对吧?”


   帐篷布的那边没有回应,毒瘤知道自己猜对了,更加开始肆无忌惮的说了起来――


   “距今十年前,陛下曾经受水晶冰共和国的邀请,带兵于其境内击破了一个声势浩大,崇拜恶魔的邪教组织。在那次的歼灭战之后,陛下曾经救下过两名五岁左右的孪生姐妹。”


   “这对孪生姐妹的父母也是邪教组织的成员,他们听信组织头目的言辞,认为把自己这对双生儿献给组织后,自己和女儿就会得到黑暗天主的眷顾,得到永生。”


   “可实际上,这个组织在得到包括那两名双生子姐妹之后的所有孩子后,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幸福,相反,却是拿这些孩子来做一些异常危险的药物实验。”


   “当陛下率军攻破邪教组织的根据地时,已经太晚了。那些被实验折磨的孩子中大多数都已经死亡,只剩下新加入的这对孪生姐妹幸运的一息尚存。可即使如此,这对姐妹的大脑也被各种药物严重摧残,留下了终生都不能根除的后遗症。”


   毒瘤邪笑着,透过帐篷布,他在观察这两个女孩的反应。在确认这两个女孩并没有突然勃然大怒的可能之后,继续说了下去――


   “从那以后,妹妹的智慧水平永远都只能停留在3、4岁幼儿的程度,脑子的发育残废,成了一个‘智障’。而姐姐,则是永远的失去了痛楚神经,变成一个这一辈子都再也感受不到‘疼痛’为何物的怪物。嘿嘿,可怜啊,可惜啊~~~”


   单薄的布片上方,持剑少女发出的声音依旧不怎么正常。她时而笑着,时而大叫起来。口中所说的话也完全组成不了逻辑。和姐姐的那种冷漠比起来,她似乎永远都只会这样傻笑着,傻叫着……


   “从那次之后,陛下将那对孪生姐妹放入了第十骑士团进行训练,并且让她们忘了自己父母所取的名字,重新给了她们新的名字。妹妹‘智障’倒是人如其名,姐姐被取名为‘疼痛’嘛……对了,原来陛下的意思就是,既然你这一辈子都再也不会感觉到痛楚,那至少在名字之中,让你记住痛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没想到啊没想到,现在,你们两人竟然成了‘现役’中最强的人物?嘿嘿,嘿嘿嘿……真的,是很有趣。”


   冰冷的枪头,再次朝毒瘤的喉咙递了一下。布片那边的影子朝前缓缓踏出一步,对于毒瘤刚才的发言她似乎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仿佛随时,她都能够没有疑虑的扣下扳机。


   毒瘤的嘴角抽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恢复了镇静,摊开双手,笑道:“两位请别急,先听我说完!两位,你们现在的确是‘现役’中最强的骑士,可是等你们16岁以后呢?隐流骑士团只会接受16岁以下的孩子成为骑士,在这之后,你们两个就会退役!”


   “可是,看两位小姐现在的状态,你们在退役之后压根就不可能重新回到平民生活。因为世人根本就不会接受一个接受过杀手训练的疯子!同样也不会接受这个疯子的姐姐!你们是无法融入普通人的生活的,那么接下来,你们所面临的路就只有两条!”


   “第一条,嫁入贵族,成为贵族们的枕边守护人!据我所知,这也是许多隐流骑士团的成员最后走上的道路。可这一条对你们来说却是不可能!你的妹妹脑子有问题,试想,有哪个贵族胆敢在自己的床铺上放一个疯子?在哪天她的丈夫把她‘弄疼’之后,谁能保证你这个疯子妹妹不会立刻提起一剑将对方杀了?”


   “疼痛小姐,你也是一样。也许你们姐妹的相貌不错,但和你比起来,同一年也有其他的隐流骑士团成员退役,贵族如果想要枕边保护人,根本就没必要刻意挑选你!你没有痛觉,而且比起其他人你还有一个这样的妹妹!”


   往前递的枪略微停下,毒瘤额头的冷汗终于略微止歇。他笑了……笑完之后,继续说道――


   “所以,你们两位会重新被招入隐流骑士团,成为隶属于‘退役’的骑士。一旦成了‘退役’骑士,那也就意味着两位小姐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


   “也许我知道的内情并不多,但‘退役’骑士这一生都再也没有自由,她们没有荣誉,没有繁华,有的只有无穷无尽的任务,任务,任务。直到在任务中死亡之后,陛下才会将你们的名字从名册中划去,并且会被当成雄鹿帝国内从来都没有你们两位一样,继续存在下去!”


   毒瘤弯下腰,在说完那些话之后,他开始曲起膝盖,把头低的比面前的少女还要低,仰头,献媚的说道:“两位小姐,这下你们明白了吧?但是,只要两位现在放了我,并且向陛下祈求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就有办法帮助两位小姐。”


   “首先,在两位退役之后,我会主动担当两位小姐的监护人,在一年的时间内负责将你们的情报上报给陛下。当然,我会说两位完全习惯了普通人的生活。如果这样都不行的话还有下一条,我会向陛下申请,迎娶两位进入我的家庭。这样,两位就可以在我这里,安安心心的过完人生,我也会给两位提供最好的生活环境,衣食无忧!”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