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堕落

   面包的手掌继续按在赛罗的额头上,圣洁的白色光芒缓缓散发。这个小男孩蹲脸色开始慢慢的红润,原本苍白的肌肤渐渐开始充满血色。


   看着这一切,汤尼越发显得有些紧张。虽然他不是很清楚这个小


   女孩究竟是哪里来的天使,但看着儿子的这种转变,他终于有些忍耐不住了。


   “小姐!我我的儿子他的心脏从小就虚弱。他是个早产儿……你看……”


   《别紧张,事情,没那么复杂》


   面包抬起头,微微一笑。那笑容中充满了信心,正是因为这份信心,才让汤尼心中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点。看着自己儿子那越来越红润的脸蛋,他拉起自己的披风,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


   “呵呵,不紧张,不紧张说是这么说,但还是有些紧张呢。


   小姐,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不仅那么强,而且还能够对我的儿子进行治愈?这还真的是……”


   面包瞥了这个男人一眼,眼角,也瞥到了他拿起擦汗的披风。当那只白色的雄鹿玟章进入这双翡翠色的瞳孔之后,这个女孩微微一笑,再次流露出询问的眼神,伸出手,指了指他的披风。


   《没想到,你身上还有雄鹿玟章?很爱国嘛?》


   汤尼愣了一下,但之后他的表情就显得有些尴尬。似乎在略微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呼出一口气,松开手中的披风,说道“不瞒小姐您说,曾经,我也是一个士兵。一个曾经希望将自己的生命,全都奉献给雄鹿帝国的士兵。为国捐躯,就是我的荣耀。”


   面包点了点头,脸上的微笑似乎蕴含着一股魔力,可以诱惑这个男人继续说下去。


   空气中的水气字缓缓消散,汤尼搬过旁边的一张椅子,一边看着这个叫面包的女孩治疗自己的儿子,一边回忆着自己的过去“也许,对小姐这今年纪的孩子来说已经算是很遥远了吧。那个时候,雄鹿可真的是战乱频繁,各国之间勾心斗角,你争我夺。身为一名士兵,我曾经也想过要做到自己最好的一面,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达成我想要达成的目的。”


   洁白色的光芒荡漾,小男孩赛罗闭着眼”缓缓呼出一口气。他的脸色从来都没有这么红润过。看着这渐渐好转的一幕,汤尼也是闭上眼,回忆着。


   “可是在其中的一场战役中,我因为判断失误,而错过了一件事。正因为我的这一个失误,导致我害死了数百名无辜的孩子,这是我的责任,一个绝对不能够推卸的责任”


   “不,爸爸不会犯错的。绝对不是!”


   汤尼的话还没有说完,赛罗却是突然间插进了。,大声喊叫起来。


   因为这一喊,他的整个身体猛地站了起来,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


   “爸爸是英雄,是绝对的英雄!这件事绝对不会错!爸爸才不会害死什么人呢!”


   汤尼看到自己的儿子突然间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的脸上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并不是喜悦,而是无比的惊讶!


   直到确认儿子真的是站着,没有任何疲倦与虚脱的感觉之后,这位父亲终于喜极而泣!他从上前,一把抱住自己的儿子,紧紧的,将他拥入自己的怀中……


   “这个间谍……犯了叛国罪?”


   剑姬握着手中的大剑,一边跟随乖离在雪地上疾走,一边问道。


   “嗯。叛国。”


   乖离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一“威尼茨,溃败事件,你”知道?”


   剑姬一边奔走,一边回答道:“嗯,知道。刚刚好是距今十年前,原死勉帝国境内的一座水国都市”威尼茨。当年,死勉国王宣布要在这座城市进行魔帝解封仪式。可是解封到一半的时候”威尼茨城突然沉没。数以万计的平民落入汪洋大海之中,死于非命。由于当时现场出现了一艘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雄鹿战舰,所以以这件事为导火索,死勉帝国开始全面宣布进攻我国。甚至,敌人的兵力一度越过死亡沙漠,逼近我都城风吹沙。”


   “嗯。没错。”


   “后来,在攻克死勉帝国之后,人们开始调查。终于查清了这座城市的崩塌完全是死勉帝国寻求的侵略借口。炸毁城市的是他们,杀人的也是他们。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够让那数以万计的亡魂得以安息。团长,难道…不对吗?”


   乖离摇了摇头,说道、


   “很对。但,这件惨剧,本来,不该,发生。”


   “因为,早在死勉,安装,炸药之前,雄鹿的,间谍,已经,查明,这一事实。原本,可以阻止,救很多人。但,结果,却还是,失败了。”


   剑姬一愣,惊讶道:“团长!这么说难道说?!”


   “是的。”


   乖离点了点头“那间谍,就是,汤尼伯格。他,刺探到,这条,消息。但,却没有,回传回来。最终,导致,数万人,死亡。我国的,留学生团,


   数百人,死亡。死勉,借口,攻击雄鹿。”


   “往,严重,说。正是,冉于,他的,没有,传达。才,直接,间接,发动了,这场,战争。死伤,超过,百万。


   暴风雪中,剑姬和其他几名团员纷纷驻足。这些年轻的女孩子可能根本就不清楚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但光是这一黑暗的历史,就已经能够让她们惊讶万分了。


   汤尼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脑袋”泪水嘬略而下。他不断抚摸儿子的脸,捏着儿子的胳膊,大腿,询问感觉怎么样。这一刻,这个男孩才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他也是高兴的甚至跳了起来!抱住自己的父亲!


   “爸爸!我能站了!我能跑了!我的双手我的双手有知觉了!


   爸爸捏我的胳膊我感觉到痛了!”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天使小姐,您真的是天使!我根本就想不到原来这个世界竟然真的会有奇迹!一定是女神听到了我的呼唤才将您这位天使派到了我的身边!”


   汤尼已经支撑不住,他一把抓住自己的儿子,两个人齐略略的跪在了面包面前。对此,面包却是微微一笑,摆摆手让这对父子起来。


   《我比较感兴趣叔叔您犯的错呢。您杀了几百人?很厉害啊nn


   n》


   略带可爱风格的字迹在空中溧浮,字迹散开后,则是少女那纯洁无暇的笑脸。


   但看到这样的一张笑脸,汤尼却是显得十分的惭愧。他搂着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喜悦的感情,也渐渐变成了自责。


   “儿子,犯的错就要承认。而且,必须有胆量去承担这份错误产生的责任。逃避和虚伪,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你明白吗?”


   赛罗想了想后尽管万分的不情愿,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当年,我需要钱为我儿子治病。可是在参军的途中,我突然截获了一条消息。一条关系到几万人生命的消息。原本,我应该立刻将这条消息上报。因为它是如此的重要,如此的令人匪夷所思。”


   “可是,在截获这条消息之后的那段时间里,我却是渐渐的,开始被金钱所诱惑。”


   “我需要的是钱。当时我就在想,我截获这条消息是如此的快速。肯定还有很多其他的间谍没有收到这样的消息。这样的话如果我装扮成其他的线人,将手中的这笔情报再卖一个好价钱的话,又会怎么样?”


   “我的如意算盘打的太响了。我原本准备在交易完之后,趁着对方研究情报真假的时间里立刻回报给国王。这样,我就能多赚一笔。


   所以,我就将手中的信息压了下来,随后易容四处寻找买主。”


   “我原以为自己的想法很聪明。但是我没想到,被窝窃取情报的那一方在得知机密泄漏之后,提早开始进行了计划。那实施计划的一天……甚至比我预想的要提早一个月。”


   汤尼摇着头,叹着气。而他怀里的赛罗却是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那么慈祥和蔼的父亲……


   “因为这一次的失误,我害死了很多人。事情过后,有人一调查,就查出了我就是那个掌握了信息却死活不传递出来的家伙。结果……我就这样被抓了。”


   一声悔恨的叹息,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吐出。可以听得出来,在这十年间这个士兵恐怕终日都被各种各样的罪孽感所煎熬。现在,他终于可以找到一个人吐露出自己心中的怦悔,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了吧……


   面包听明白了当下,这个女孩微微笑了一下。她点子点头抬起手。空气中的那些仿佛云朵一般的水雾再次在她的掌心中汇聚起来,组成文字。


   《这可真的是死罪呢。为了一己私利,为了个人的目的,而不惜害死其他人。你没有想过要赎罪吗?》


   看着这些水雾文字,汤尼无比惭愧地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赎罪。在事情发生之后,我也想过赎罪。所以,不管陛下给我的头上按上了什么罪名,甚至要处决我,我也觉得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抱怨的。


   不过,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放心不下的,也就只有”


   刹那间,水雾化为水钉,在那一刹那之间,洞穿了汤尼的肩膀,大腿。伴随着那甚至还来不及飞溅出来的鲜血,将其直接钉射在房间的墙壁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我……儿子…………???!!!”


   很惊讶吗?


   在空中散开的鲜血仿佛已经失去了重量就那样,漂浮在半空。


   对于这位父亲来说,这一刻他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诡异事项。甚至连思考的时间,也都已经被切断。


   在那里的那名天使那个善良,纯真的天使。此刻的她,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


   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她的手指略微一扬汤尼甚至连感觉都还没来得及,他就看到了两根带着导力戒指的手指,飞舞在空中,就像去……,…在嘲笑自己的愚蠢一般。


   水盯化为坚冰,锁住了汤尼的四肢和肩膀。


   在那小赛罗还没有来得及反映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他的身体却是被一个溧亮的异常的姐姐,轻轻推倒在地。


   姐姐的笑容是那么的溧亮她的笑容也是那么的温柔就和刚才一样……


   就和刚才,她治疗了自己这瘫痪的身体时一样,看起来温柔,美丽,大方……


   而善良……


   哗哗哗哗四声响,赛罗的四肢被地板上突起的树根所卷曲。在做完这些之后,这个小男孩就只能这样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溧亮的姐姐看着她抬起那纤细溧亮的手指,指着自己的胸部,随后落下。


   脚下,从未在世人面前展现过的,名为魔法之阵瞬间展开。华快速飞舞而起的能量,也让这个原本幽暗的房间刹那间变得如此光亮!在这银白色的光辉之中,那两根戴着戒指的手指,此刻终于落地,弹出些许的鲜血。也就是在此刻,疼痛与不祥的预感开始穿透这位父亲的脑海。他看着那美丽而单纯的天使……


   看着她……


   大声的,叫了出来“不、一一!!!!!!!!!”


   “原来如此……团长,我算是明白了。”


   搜索队开始以两人为一组,四下散开搜寻。跟着乖离的剑姬在听完团长那错综复杂的口音介绍之后,也总算走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这么说来,强奸杀人犯这个罪名完全是先帝加给他的。因为涉嫌女性隐私,所以可以不公开审判。又因为罪名是如此的恶劣而低贱所以绝对不会博得他人的同情。在罪名确认之后进行处刑,也完全不必考虑政治影响。不需要为他那失败的间谍罪负责。”


   乖离点了点头,继续朝前奔走。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人竟然在监狱里面关了十年没有处刑,也可以看出陛下并不是真的想要杀他而是想要将他继续关押。毕竟,先帝也是一位爱才之人。


   不过既然先帝不会杀了他,那么为什么现在的陛下要将他押负刑场呢?


   金陛下不清楚这段事情,纯粹是想要清理囚牢吗?”


   乖离没有回头,对于斜姬的问题,她只是冷冷回应了一句一“你看到他,被押,刑场吗?”


   “呃!这个……通缉令上这样写着……”


   “…………………………”


   “哦,是这样啊!难怪团长您会坚持说要我们活捉,而不是杀死。这个人虽然害死了那么多人但是雄鹿三代新生国王全都认为这个人应该还有1利用,的价值吧?他是一个士兵,十年的牢狱生涯虽然无法弥补他犯下的罪孽,但却足够让他心甘情愿的,为了国家交给他的下个任务而肝脑涂地。”


   这一下,乖离总算是点头哼了一声。她跃上房顶,看着暴风雪那边的景色。等到身后的剑姬也是一并跃上之后,主动开口说道一“如果,不是去年,封印战争,毁掉,城市,他,儿子的,消息,一时间,失去,的话。我想,他绝对,不会,处心积虑,想要,逃跑。”


   “什么?团长,他的儿子……失踪了?”


   “嗯。一开始,失踪了。封印战争,死人,太多,无法,统计。


   我想,如果,是我,九个女儿,中任何一个,失踪,我也着急。


   我,能够,理解,他,心情……”


   风雪吹来,十米开外全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片。


   绷口今,整个风吹沙似乎都已经被这白色的冰晶所掩埋,拒绝回答隐藏在其中的任何回应了……


   “啊啊啊啊啊!!!”


   赛罗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四肢被固定的他现在面色却开始肿胀,瞳孔中布满了恐怖诡异的血丝。他的身体不断扭曲着,不断抽搐着,可不管他如何挣扎如何想要逃跑,却都无法逃出这银白色的魔阵。也无法逃过,那渐渐朝自己逼近的芊芊素手。


   粉色长发的少女,笑着……


   温柔的笑容,就像是在看着某种需要十分爱护的宝贝一般。


   她的手渐渐靠近这个小男孩的胸口,魔阵四周那飞速旋转的能量漩涡,也在这一刻,开始慢慢减数,趋向停止……


   “住手,


   住手啊!小姐,您您在干什么?!您在干什么啊!


   住手……求求您住手可不可以?!”


   双手,滴着鲜血。


   没有了导力石的纵石师就只能被封在那墙壁上,无力地嘶吼着。


   这位父亲的脑海内恐怕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己身体上的痛楚。他也只是拼命挣扎,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扭曲痛苦的表情,他只觉得自己心如刀搅!


   “爸爸!爸爸“!好痛苦,好难过!救救我救救我……!爸爸…………!”


   “好好好!乖儿子!爸爸就在这里,不要怕!不要怕!面包小姐,算我求求您停手!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您要我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只希望您能够停手!不要在这样对我儿子了!我求求您了!”


   汤尼的嘶喊,能够传进那美丽的少女的耳中吗?


   他的痛苦哀求,又能否让那位父亲为之动容呢?


   他不知道。


   他现在唯一能作的似乎就只有在这里不断嘶喊着。然后,痛苦的看着儿子在那里发出惨叫。


   那就像去……,


   …那就像去……,


   …!


   临死之前,最为恐惧的惨叫……


   “爸爸……爸爸…………”……!!!”


   “赛罗!不……不、


   一!!!”


   手掌,按下。


   四周旋转的时空涡流,也是在这一瞬间,停顿了下来。


   房间内,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小赛罗的眼睛闭着脑袋别过去。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不再发出嘶喊,已经完完全全的,安静了下来寂静的房间中,银色的魔法阵慢慢散去。


   汤尼低下头刚才的嘶喊让他的喉咙沙哑,几乎已经无法再说出什么话来了。他的脸庞颤抖着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前面地板上那一动不动的儿子身体,一时间,甚至因为恐惧而不敢呼吸。


   赛罗……他怎么样了……?


   他怎么突然安静了?


   这个女孩做了什么?


   她刚才在地上浮现出来的导力阵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怎么回事?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儿子……我的儿子!


   小赛罗你到底走动一动啊?让爸爸看看你动起来让爸爸知说……,


   …


   让爸爸知道!你至少……还活着呢?


   汤尼呆滞着,屏着呼吸望着眼前的这一刻。


   但是那边的那位美少女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停顿。


   她微微呼出一口气……


   那挂在她鼻尖上的小汗珠此刻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可爱,调皮。


   这个少女此刻依旧是美丽的代名词,甚至在她抬起手,从自己的包裹中取出一把锋利之极的手术刀之后……


   她也是如此的溧亮,温柔……


   简直就像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处女一般,让人不由得会充满崇拜,与敬仰之情……


   接着……


   手术刀,切入了赛罗的胸口。


   锋利的刀片就像是在切割豆腐一般,十分迅速而精巧的往下一拉,再横过来切一刀。


   之后,这个纯洁的少女就放下手术刀。当着汤尼的面,将他儿子胸口的皮肤和肌肉,亲手,撕了开来……


   父亲的瞳孔,收缩。


   他现在惊讶着……


   不过,他却开始怀疑,自己惊讶的到底是什么?


   是这位原本纯净无暇的少女,此刻双手却沾满了自己儿子的鲜血?


   还是自己那如同实验动物一般,躺在那里,任由少女的双手在自己〖体〗内拨动的儿子的身体?


   究竟,是哪一个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