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于黑暗中蠢动之人

   「身为上级魔族竟如此不中用」


   身穿魔法师风格长袍的鼬人对着浮在巨大水槽中的肉块破口大骂。


   肉块每当被骂时都脉动一次,勉强能看出是脸的部分残留着宛如树皮般的肌肤。


   从他的语言和种种迹象可以看出,那个肉块就是与佐藤他们战斗的树皮上级魔族的末路。


   「嘻嘻嘻,情况如何呢,恶魔召唤师佐马姆格米阁下?」


   从黑暗的另一头,用带着粘滞感的声音向这边搭话的,是一名为了隐藏真身把风帽戴得很深的兽人男性。


   「大人会来这里真是少见,计划还在预想范围内」


   被风帽男称为恶魔召唤师的鼬人佐马姆格米,似乎知道向自己搭话的是谁。


   「嘻嘻嘻,不愧是被皇弟殿下看中的恶魔召唤师尼。不过,我听说授予了魔王的遗物的死灵术士失败了,那也是预想范围内尼?」


   「……您已经知道了啊。那本来就是弃子。只不过是为了测试大魔女的战力才投用的」


   「嘻嘻嘻,利用精神魔法把他对大魔女的思慕改成执念,敬爱之情扭曲成爱情的蛙人实在可怜尼」


   他们所说的似乎是率领不死者军队进攻要塞都市阿卡媞雅的死灵术士赞扎桑萨的事。


   「哼,这可是让劣等的其他种族为优等种族的我等鼬人做贡献。没有任何问题」


   「嘻嘻嘻」


   风帽男用冷漠的目光看着说出种族优越论的佐马姆格米。


   「那最重要的紫月核的存在确认到了尼?」


   「送进去的使魔和附身于冒险者的魔族全都被大魔女讨伐了」


   「也就是,还没确认的意思尼?」


   


   佐马姆格米的视线从追问的风帽男身上移开。


   「……真是困扰尼」


   「这边可是连杀手鐗的上级魔族都被讨伐了啊!为什么,不服从任何人的神兽芬里尔会协助大魔女!为什么,勇者会出现!勇者在帕里恩神国讨伐完魔王,不是应该被送回勇者的国度吗!」


   看到风帽男失望的态度,佐马姆格米激动起来。


   「情报太旧了尼。当代的勇者有两人。沙加帝国的勇者隼人和希嘉王国的勇者无名。恐怕,出现在树海迷宫的是勇者无名尼」


   「两人?!但是,一击就把增殖的上级魔族清除乾净,这根本就超过了勇者的范畴——」


   「嘻嘻嘻」


   「笑什么!」


   「勇者无名把『自由之光』的干部在希嘉王国召唤的『魔神的产物』消灭了尼」


   「把『产物』?您意思是他以人之躯打败了神的化身吗?」


   「嘻嘻嘻,根据我那在希嘉王国的外甥说,他是与守护天龙合力打败的尼」


   「有天龙帮助的话——不对,不可能。『产物』的传说在普鲁帝国之前的遗迹中也有留存,那可是能把好几个拥有比现在还要优秀的魔法文明并引以为傲的国家都灭国的存在啊?不让希嘉王国变成灰的程度是无法彻底打倒的」


   「听说希嘉王国的损害轻微尼」


   佐马姆格米又说了一遍「不可能」之后,彷佛为了驱散杂念般摇了摇头。


   「假如有这么超乎常理的对手,那正面作战就困难了」


   「嘻嘻嘻,如果你需要潜入的工作人员,我也可以安排尼」


   「不需要用钱雇佣的家伙。召唤的魔族当中也有潜入特化的」


   「不是会被大魔女感知到尼?」


   「我知道。先让大魔女无力化」


   


   「你能将她无力化尼?」


   「用诅咒。只要利用魔王『死灵冥王』留下的遗物,要诅咒大魔女只是一件小事」


   「嘻嘻嘻,那真是可以期待一番尼」


   「……话虽如此,运用遗物的诅咒没办法轻易施法。希望大人能通融一些仪式上用的必需品」


   「嘻嘻嘻,只要这样就能确认紫月核的存在,这些都是小意思尼」


   风帽男说会让使魔把东西送来,然后就消失在黑暗深处。


   「走了吗。不过,即便成功诅咒魔女,只要勇者出现的话一样无法行动」


   佐马姆格米盯着黑暗思考着。


   「无论拥有多么超常的力量,勇者始终是人类。只要给周边各国散播灾祸,应该能让他因为应对那些事到处奔波而疲惫不堪吧」


   佐马姆格米命令魔族们去附身周边各国的将军和大贵族来引起混乱,并煽动周边各国进攻要塞都市。


   ◆


   由于使用魔族召唤而耗尽魔力的佐马姆格米瘫坐在椅子上,眺望着发出咕嘟咕嘟声的水槽。


   「紫月核……。只要有那个东西,就能找出并得到被愚神隐藏的无敌浮游要塞了」


   佐马姆格米在黑暗中自言自语地嘟囔道。


   「如此一来,就能将其献给至高无上的皇弟陛下,进而把信奉科学的虚伪皇帝从王座上拽下来」


   水槽中仅再生了一只眼睛的上级魔族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发出哄笑的佐马姆格米。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