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作战

   「我是佐藤。在推理小说中,开头登场的可疑人物大多是用来误导的。不过,如果不是推理小说,大多时候那个人就是犯人呢。」


   「知道魔王逃跑的地方了?真的吗,佐藤?」


   我将事情告诉勇者隼人之后,随即前往次元潜航船朱尔凡尔纳的会议室与勇者一行人见面。当然,伙伴们也在一起。


   「是的。我们在负责探索的第六魔窟深处发现隐藏通道,并查出通道深处是魔王信奉集团的据点,在那里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们说:『勇者他们又去魔王大人那里找死了。』『既然如此,先整理好祭坛以备魔王大人随时归来。』」


   为了让魔王的转移地点就在第六魔窟这个情报更有说服力,我在诈术技能的帮助下编造一些内容。


   实际上我是用地图确认附上标记的魔王所在位置才发现到这件事。不过要在不公开独特技能的情况下进行说明相当困难,因此才编造了这样的经历。


   「难不成,刻意说要借用朱尔凡尔纳的会议室是因为──」


   我对梅莉艾丝特皇女的话语点头表示认同。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有点麻烦呢。」


   琳格兰蒂小姐似乎也察觉到我的意图。


   其他随从和伙伴们也露出理解的表情。


   「是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知道~啦。」


   露丝丝和菲菲抱怨起来。


   「听不懂的人只有两个。」


   弓箭手薇雅莉一脸傻眼地说。


   「咦?不会吧?」


   「真的假的?」


   「波奇也不知道哟。」


   「小玉也不懂~?」


   波奇和小玉明明表示了同样的意见,露丝丝和菲菲却显得更受打击。


   「佐藤怀疑巴里恩神国里有魔王的间谍喔。」


   「原来如此,是这件事啊。」


   「我知道。是真的知道喔。」


   「小玉不知道~?」


   「波奇也不知道哟!菲菲很厉害哟!」


   被小玉和波奇称赞的菲菲事到如今无法说自己是不懂装懂,露出尴尬的表情。


   「佐藤,我有问题。」


   弓箭手薇雅莉举起手。


   「整理祭坛以备魔王随时归来的确能当作是在准备转移地点,但也必须去确认事情的真伪才行吧?」


   「没错。」


   我对弓箭手薇雅莉的提问点了点头。


   「为此,我安排了专门调查的部下进行监视。」


   「你有这方面的人手吗?」


   「是的。虽然他因为非常害怕出现在他人面前而无法介绍给各位,但他躲藏的本领我可以保证。」


   由于勇者隼人插了嘴,我藉助诈术技能捏造说法。


   「那个人传来报告,说在魔窟及『天空之间』的战斗过后,魔王似乎转移到刚才说的祭坛去了。」


   「真的吗!」


   「是的,不会有错。」


   「终于抓到魔王的尾巴了。」


   当我回答露丝丝的问题之后,菲菲像勇者隼人一样开心起来。


   「慢著,在高兴之前要先确认几件事。」


   「──什么事?」


   梅莉艾丝特皇女看著我这么问。


   甚至无视了勇者隼人的问题。


   「佐藤,魔王只能转移到那里吗?」


   「虽然尚未确认,不过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很高。」


   「根据是?」


   「魔王袭击圣都的时候没有使用转移。」


   「不是用了吗?」


   「佐藤也看见魔王被贤者的影子捕捉之后,用转移逃走了吧?」


   「不,我不是指那件事──」


   「佐藤想说的是,魔王究竟是从哪里入侵大圣堂的吧。」


   「正如琳格兰蒂大人所说。」


   因为法皇所在的「天空之间」墙壁被打碎,于是我去寻找魔王是从哪里出现的目击者,结果得到魔王是从停机场反方向的沙漠出现,笔直冲向大圣堂的证词。


   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这样就解决一个问题了呢。另外一个是──」


   「当魔王使用转移逃跑之后,该怎么把隼人大人带到第六魔窟去吗?」


   「不是,这方面没问题。我们拥有『神授护符』。」


   根据梅莉艾丝特皇女的说法,巴里恩神授与随从的护符似乎能将勇者召唤到她们身边。


   还真是方便。甚至到了如果能够自制,想给伙伴们人手一个的程度。


   「那么,另一项顾虑是什么?」


   「是进行追击战的地点是敌人根据地一事。倘若在与魔王战斗途中,有超过五十级的沙尘兵或中级以上的魔族参战,就会变成我们必须撤退。」


   「为什么?那不就跟我们在魔窟深处打败魔王的时候一样吗?」


   露丝丝像是在代表大家似的询问。


   「正在建设的据点和已经完成的据点是不同的。」


   ──正在建设的据点?


   「也就是说,梅莉艾丝特大人认为魔王会在第六魔窟以外的魔窟进行活动,是打算制作新的据点?」


   「没错。魔王好像在制作量产沙尘兵的『从森点』。」


   「──是重生点吧。」


   勇者隼人纠正梅莉艾丝特皇女的发言。


   重生点指的是在MMORPG类型的游戏中经常出现,能够重新配置怪物的地点。


   在这里就是指生产沙尘兵的魔法阵或者魔法装置了吧。


   「魔王制作重生点打算做什么呢?」


   原本安静聆听对话的亚里沙,露出像是「我好怕」的表情抓著我的衣袖。


   「那还用说!」


   「为了征服世界打造军队啊!」


   「Danger~Danger~?」


   「那真是非常非常不好哟。」


   「主人,为了与魔王军战斗,应该尽快培育我的姊妹和『潘德拉』,我这么建议道。」


   我安抚起对露丝丝和菲菲的玩笑信以为真而慌张不已的伙伴们。


   小玉的惊呼声让我回想起怀旧射击游戏里头目登场的音效,而不禁扬起嘴角的事情可得好好保密。


   「虽然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肯定是不好的企图。」


   勇者这么总结后,把话题转了回来。


   「问题在于,该怎么对付根据地。」


   「用朱尔凡尔纳把圣剑使和贤者一起载过去?」


   「那件事应该很困难。」


   梅莉艾丝特皇女否定弓箭手薇雅莉的话。


   「为什么~?」


   「既然圣都遭到魔王袭击,那么枢机卿就不能疏忽防守圣都和法皇吧?」


   梅莉艾丝特皇女回答斥候赛娜的提问。


   「有什么关系,巴里恩神国不是有魔王派的间谍吗?」


   「对啊、对啊。比起受到背刺,还不如只有我们去比较方便行动。」


   「这么一说还有间谍的问题呢。」


   听到露丝丝和菲菲的话,书记官莉洛在白板上大大写上「间谍问题」。


   「我们加上琉肯他们应该可以一战吧。」


   「虽然等级稍嫌不足,但鲁德路和卡温德也能派上用场才是?」


   「尽管肯他们可以称作战力……不过感觉牺牲也会加大。」


   「……毕竟是在对方的据点里连续跟魔王战斗呢。」


   琳格兰蒂小姐和梅莉艾丝特皇女一脸忧郁地发出叹息。


   「──勇者大人。」


   当会议室充斥沉重的氛围时,老实听著对话的亚里沙突然站了起来。


   「根据地里除了魔王以外的敌人,请交给我们应付吧。」


   「交给甜心你们?」


   勇者隼人看了亚里沙一眼,接著转头看向我。


   「没错,正如亚里沙所说,魔王以外的敌人交给我们吧。无论敌人有多少,我们也绝对不会让他们接近隼人大人与各位,请放心讨伐魔王吧。」


   勇者隼人先是一副出乎意料的表情「呵呵呵」地忍著笑声,随即爆发似的大笑出来。


   果然是听起来太过夸大的缘故吧,勇者隼人笑个不停。


   这种说话方式或许有些不符合我的性格。


   「哈哈哈──老子相信你,佐藤。」


   在我犹豫该怎么说服他的时候,勇者隼人止住大笑这么说。


   「隼人,这样好吗?」


   勇者隼人对琳格兰蒂小姐的询问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佐藤这么说,就有种能相信的感觉。」


   勇者隼人擦掉眼角的眼泪这么说。


   「我会尽全力回应您的期待。」


   「嗯,那就拜托你喽,佐藤。」


   我回握住勇者隼人伸出的手,亚里沙把手叠了上去,接著随从们和伙伴们也纷纷将手叠了上来,发出祈祷能成功讨伐魔王的吶喊。


   ◆


   「隼人大人,这个给你。」


   我趁还没忘记的时候,把潜入圣都的魔王信奉集团「自由之光」的成员清单交给他。


   「这个是──佐藤,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因为希嘉王国有很多优秀的谍报人员。」


   我在诈术技能的帮助下说出煞有其事的藉口。


   「梅莉,马上通知负责司法的西普纳斯主教,让他安排──」


   ──找他就不妙了。


   「请等一下。」


   我阻止了勇者隼人。


   「怎么了?只要让老子用鉴定技能去审视这些人,就能马上知道他们是不是『自由之光』的成员喔?」


   我向感到疑惑的勇者隼人说起在希嘉王国王都引发「魔神的产物」事件,霍兹纳斯枢机卿的事情。


   「我知道那件事。那件事在巴里恩神国也引起了相当大的骚动喔。」


   「这件事和阻止安排有什么关系对吧?」


   我向琳格兰蒂小姐点点头,说出枢机卿拥有鉴定技能无法看穿的妨碍认知系神器的事。


   「佐藤不清楚隼人的鉴定吗?」


   「我知道。隼人大人,您还记得亚里沙的发色吗?」


   将神授予亚里沙的转生特典「自我确认」技能的隐藏功能告诉我的人正是勇者隼人,所以他应该也知道亚里沙是转生者才对。


   「甜心的?那当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勇者隼人原本疑惑的表情瞬间转为理解。


   看来他从作为亚里沙是转生者证明的紫色头发中,想到了转生者之中存在拥有能匹敌勇者能力的「能力鉴定」这项人物鉴定技能的人。


   「甜心也有对吧?」


   「是的,勇者大人。」


   亚里沙装模作样地散发贤淑气息做出肯定。


   「霍兹纳斯枢机卿的状态栏连她也看不穿。」


   「也就是说有老子的鉴定技能都无法看穿的家伙存在吧?」


   「是的。经过事前调查,我得到负责司法的西普纳斯主教,拥有与霍兹纳斯枢机卿相同神器的情报。」


   「西普纳斯吗……那可就麻烦了哪。」


   「说得没错。尽管持有神器未必就代表是『自由之光』的成员,不过也足以当作怀疑的理由了。」


   听到我这么回答的勇者隼人和梅莉艾丝特皇女变得愁眉苦脸。


   「其实也无所谓吧?」


   「什么意思?」


   听到菲菲的发言,弓箭手薇雅莉歪头表示不解。


   「就直接去通报啊。如果刻意让清单上的家伙逃走,主教就是犯人;而若是全部都逮捕并好好处置,主教就不是犯人──虽然依然无法确定,不过这样也可以不是吗?」


   「的确……」


   神官萝蕾雅喃喃自语地说:「的确有道理。」


   「菲菲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感觉沙漠要下起暴雨了呢。」


   「你说什么!」


   被挖苦的菲菲追著逃跑的斥候赛娜冲出房间。


   「那么,成员清单就依照菲菲所说,交给西普纳斯主教吧。莉洛,虽然抱歉,但麻烦你抄写一份。我去跟琉肯说一声,从侦查队向他借用擅长监视和跟踪的人员。」


   梅莉艾丝特皇女宣言之后便展开行动。


   之后就交给她们吧。而为了做好逃跑的准备,我就先将所有人都附上标记吧。


   「那老子就和萝蕾雅与琳一起,替下次编制调查队做准备喽。」


   勇者隼人说完看向随从们。


   「我该做什么呢?」


   「我要保养朱尔凡尔纳,露丝丝也来帮忙?」


   「感觉反而会搞破坏,还是算了。我去外面活动活动身体喔。」


   弓箭手薇雅莉负责整备,露丝丝则选择训练。


   「波奇也想修行哟!」


   「小玉也要当忍者~?」


   「露丝丝大人,能请您赐教吗?」


   「好啊~偶尔和不同的对手练习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我也希望参加,我这么告知道。」


   露丝丝对她们说「走吧」,就和兽娘们以及娜娜一起走出房间。


   「大家都喜欢这个呢~」


   「热衷练习。」


   亚里沙和蜜雅跟著走出去,我也与露露一同离开房间。


   话说回来──


   魔王前来取回的玩偶究竟是什么啊?


   贤者看起来像是知道些什么的样子,况且还有莱特少年父亲的事,因此就去和贤者见个面吧。


   ◆


   「放开!就说放开啦!」


   「哼,给我住口!你这个骯脏的沙人!」


   我在中途和大家分头,朝著贤者所在的后院走去,而那里似乎发生了某种骚动。


   莱特少年正被士兵们抓著手臂。


   「贵族大人!」


   他在发现我之后拚命地伸出手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不打算见死不救,于是前去询问事情经过。


   「潘德拉刚大人认识他吗?」


   「我是他入国时的身分保证人。」


   幸运的是士兵似乎认识我,省下了自我介绍的工夫。


   「那么,他做了什么事吗?」


   「俺什么都没做啊!」


   虽然我问的是士兵,回答的却是莱特少年。


   「俺只是受行动不便的老婆婆所托,把谢礼的玩偶交给法皇大人而已。」


   原来如此。把魔王的玩偶交给法皇的人似乎就是莱特少年。


   「你看来被恶人利用了呢。」


   「是这样吗?俺看老婆婆不像是坏人呀。而且『直觉』也没有起反应。」


   莱特少年拥有「直觉」这项稀有技能。


   既然如此,那位老婆婆也很有可能是被幕后黑手利用的一般市民。


   「能请你们去寻找他说的老婆婆吗?真正的犯人可能会为了封口而对老婆婆不利。」


   「明白了,我去找会画肖像画的人过来。」


   其中一名士兵朝圣堂旁边的建筑物跑去。


   「在找到他口中的老婆婆之前,可以先把他交给我吗?」


   「既、既然如此──」


   「怎么可能让你这么做!」


   有些神经质的声音盖过本想同意的士兵们所说的话。


   说话的人是西普纳斯主教。他装备著能避开我AR显示伪装状态栏的道具,是个需要留意的人物。


   「──你们带他下去。在不会致死的程度拷问他,让他供出幕后黑手的身分。」


   听见主教指示的士兵们立刻敬礼,再次抓住莱特少年。


   如果什么都不做任由他们带走莱特少年,他肯定会死在牢里。


   我为了救助莱特少年打算挡住他们的去路,不过有人抢先了一步。


   「贤者大人,你为何要妨碍我们?」


   挡在士兵们前面的人是贤者。


   他的身后还有勇者隼人的随从书记官莉洛。


   「他什么也不知道。正如潘德拉刚卿所说,他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贤者似乎从远处听到了我们的对话。


   「想要谋害圣下的,应该是圣下死后能得到利益的人吧。」


   排行第二的枢机卿以及在他之下的主教正巧符合这个条件。


   主教大概也推导出相同的结论,激动地说:「你的意思是我或枢机卿猊下打算谋害圣下不成!」


   「我并没有这么说。但是,主教猊下有很多部下吧?」


   「我的部下不存在协助魔王信奉集团的人!」


   不过你这位主教倒是最可疑的。


   「『自由之光』非常狡猾。过去不也曾经发生过家人被当作人质,迫不得已协助他们的案例吗?」


   「那、那是……」


   主教咬紧嘴唇。


   「既然如此,把他交给我就没问题了吧?」


   「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没有证据显示你能够信任。」


   我顺势再次提出保护莱特少年的事,却被冷淡地拒绝了。


   莱特少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导致我似乎操之过急了。


   「──猊下,我认为为了缔结巴里恩神国与希嘉王国之间的友谊来访的观光副大臣,不可能与『自由之光』有所勾结。」


   贤者不知为何帮我打起圆场。


   「若是如此依然信不过的话,就交给勇者大人吧。身为随从的莉洛大人经常待在圣都,要进行审问也不成问题。」


   被贤者问到「可以吗?」的莉洛点了点头。


   「慢著!我可没同意这件事!那个小鬼把玩偶交给圣下是事实!在审问出他所知道的一切之前不能交给你们!」


   主教十分顽强。


   「猊下没有鉴定技能吗?他并非受过训练的间谍。就算被审问官逼问,也很有可能会为了逃避痛苦而作出伪证。」


   被据理力争的主教「唔呣呣」地发出呻吟。


   这时贤者走到主教耳边悄声说:「因此才要放走他,藉此逮住那些打算封口的家伙。」


   「我打算派出部下跟著他,如果觉得不够,猊下也能派出部下。还是说放任他自由行动会有什么麻烦吗?」


   「万一犯人杀了他又逃走的话怎么办?」


   「我可没打算派出连这种事都办不好的人。主教猊下对我的部下应该也很清楚吧?」


   「要是让犯人逃走,请贤者大人负起这个责任!别以为拿圣下的宠爱当后盾就能一直为所欲为!」


   「我会谨记在心。」


   「──哼!」


   看来贤者的部下应该很有实力,主教只能碎碎念而无法反驳,最后拋下一句狠话离开了现场。


   主教盛气凌人地离开后,贤者指挥起现场,将莱特少年交给书记官莉洛。


   贤者说了句「我去安排少年的事」之后前往大圣堂,紧接而来的是画肖像画的士兵,我陪著莱特少年向士兵传达老婆婆的特徵。


   结束之后原本打算和贤者见面,可是根据地图情报他在法皇的房间,看来想向他打听有关「魔王的玩偶」和「莱特少年的父亲」的事又得延后了。


   ◆


   「勇者大人,虽然要再次调查魔王的所在地是无所谓,但就算付出巨大牺牲找到它,最后还是会像之前那样被魔王逃走不是吗?」


   隔天在与勇者隼人一同参加的会议中,才刚开始枢机卿就提出早就料到的问题。


   于是我们依照事前讨论,由书记官莉洛来陈述对策。


   「──能阻碍空间魔法的魔法装置?」


   「是的。是潘德拉刚卿从精灵村落借来的。」


   波尔艾南之森或许真的有这种东西,不过这次只是单纯的仿制品。


   「我们已经确认过性能并装上朱尔凡尔纳了。即使找巴里恩神国的空间魔法使来进行测试也可以。」


   「贤者大人,您意下如何?」


   「没有测试的必要。勇者大人在此说谎没有任何好处。已经让沙珈帝国的空间魔法使试过了吧?」


   勇者隼人点头肯定。


   「那种东西真的能防止魔王逃跑吗?」


   「是的,西普纳斯主教猊下。只要能将它留在有效范围内的话肯定没问题。」


   书记官莉洛回答不放心的主教提出的问题。


   「这是失败时的藉口吗?」


   枢机卿如此挑衅。


   「对手可是魔王,因此没有绝对。既然勇者大人相信,那么我们也必须相信才行。」


   静静聆听的法皇帮我们打圆场。


   「如果能够防止魔王转移,那我也参加讨伐吧。」


   「贤、贤者大人?还不确定真的能够防止转移,况且你忘了前几天魔王的袭击吗!要是贤者大人不在,有谁能与魔王战斗,保护圣下!」


   枢机卿语气慌张地劝说他改变主意。


   「不用担心,圣下身边有优秀的神殿骑士。之前魔王来袭,在我赶到之前也是由他们守护圣下的。」


   枢机卿听见贤者的话沉默不语。


   「假如担心,只要把圣剑使梅札特卿以外的神殿骑士留在大圣堂即可。肩负巴里恩神国荣誉的人有一个就够了吧?」


   「不行,梅札特应该作为对付魔王的杀手锏留在圣下身边。」


   「枢机卿猊下!我主张比起防守,圣剑更应该用来进攻!」


   圣剑使的梅札特先生以推倒椅子的气势站起来,主张自己不应该脱离前线。


   「坐下,梅札特。我也赞成枢机卿猊下的意见。」


   主教也赞同枢机卿。


   硬要说的话,总觉得他只是想用法皇护卫这个名义,来束缚能对魔王构成威胁的圣剑使用者。


   「圣下,请允许我参加讨伐作战。」


   「梅札特!」


   「放肆!」


   枢机卿和主教连忙制止直接向法皇提出要求的圣剑使。


   「──圣下。」


   法皇朝说话的贤者点了点头,接著依序看向圣剑使和枢机卿等人。


   「多布纳夫、西普纳斯,很高兴你们那么在意我和圣都的安危。但我想依照梅札特的要求,让他与勇者大人和索利杰罗一起讨伐魔王。」


   「圣下!」


   「请三思!」


   枢机卿和主教仍不肯罢休。


   「待勇者大人出发后,我会藉由巴里恩大人的加护以及大圣堂的力量,用神圣结界包覆圣都。就算是魔王,应该也无法轻易打破才对。」


   大家安静地聆听法皇所说的话。


   「听说留在圣都的莉洛大人可以向勇者大人寻求救援。」


   受到法皇注视的书记官莉洛点了点头。


   「假如把充满都市的力量转移到防御上,维持农作物和水源的事情就……」


   「没错,应该会带来影响吧。不过,这是战争。为了让身为巴里恩神使徒的勇者大人能够全力与魔王交战,我等巴里恩神国的民众应该默默支持他们。我认为这才符合巴里恩神明大人的旨意。」


   枢机卿和主教听完法皇的教诲,深深地低下头遵从他的意思。


   不过,枢机卿是想到经济上的损失而显得愁眉苦脸;主教则是无法阻止增强对付魔王战的战力而露出困扰的表情。


   「那么,勇者大人。请继续──」


   在法皇的催促下,接著谈到关于部队编制的话题。


   大致上与上次相同,决定由我们和贤者陪同勇者一行人的部队。


   我们在勇者的提议下得以同行,贤者则是他本人强烈要求。要是有机灵的贤者在,我就不能在情况紧急时使出全力,于是打算委婉推给神殿骑士的部队;但由于圣剑使和黑骑士都赞同贤者的意见,最终败给了趋势。


   顺带一提,一旦发现魔王,我和斥候赛娜就会全速赶往第六魔窟。


   之后的流程应当就是等勇者隼人他们逼魔王逃走之后,由斥候赛娜使用「神授护符」召唤乘坐朱尔凡尔纳的勇者隼人一行人。


   部队决定在休息以及在魔王战殉职的神殿骑士团长葬礼结束的三天后出发,我们也因此得到短暂的休息。


   ◆


   「那些人群是怎么回事?」


   漫长的会议结束,我与勇者隼人一起走出大圣堂的后门时,眼前见到大量的人群。


   与吵闹声一同传来的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


   「好像在进行某种比赛呢。」


   我们聊著这些话题走过去,才发现是伙伴们正在和沙珈帝国的战士及随从们进行切磋。


   「……■破裂──接著是奥义『樱花一闪』!」


   「比赛中使用攻击魔法和必杀技违反规定,我这么告知道。」


   「明明全部接下来了,还真敢说呢。」


   娜娜和琳格兰蒂小姐正在切磋。


   跟在搭船前往公都的旅途中与我以及伊帕萨卿交手时不同,她意外地相当认真。


   「哦,动作真不错耶。实力和希嘉王国的『圣盾』雷拉斯大人差不多。」


   勇者隼人透过双眼捕捉娜娜的动作。


   「娜娜!你的招架实力一流,但是格挡还稍欠火候,应该在格挡瞬间稍微压低姿势,藉此来降低威力。如果可以,要在受到攻击的前一刻多次施加身体强化。虽然魔力消耗会大幅增加,但也比被打飞导致身后的伙伴受伤来得好。」


   「是的,隼人。重现教导。琳格兰蒂,请使用爆裂魔法。」


   听了勇者隼人建议的娜娜展开实际练习。


   「吸收能力真不错耶。已经立刻开始实践喽。」


   勇者隼人面带笑容地朝娜娜她们走去。


   「会用魔刃技能吧?那么,别防御单发式魔法或下级魔法,而是用剑来砍断。」


   勇者隼人这么说完,让琳格兰蒂小姐发射「小火弹」,然后示范如何用圣剑将其砍断。


   「怎么样?做得到吗?」


   「是的,隼人。现在开始训练,我这么告知道。麻烦琳格兰蒂协助,我这么请求道。」


   「好好好,我会陪你啦。」


   娜娜一边被琳格兰蒂小姐的魔法击飞好几次,一边藉此练习斩开魔法。


   「要多久才能成功呢?」


   「一朝一夕应该办不到吧。虽然露丝丝和菲菲很快就成功,依然要花上十天;琳则用了半个月吧。」


   顺带一提,除了勇者隼人与三名随从之外,似乎没有其他人能完美做到这件事。


   打散魔法的话很快就能办到,但如果想完全化解威力,难度好像会大幅提升。


   虽然难度很高,但这项技术相当有用,因此我希望娜娜能学会。


   我短暂地守望娜娜的特训后,环顾四周观察起其他孩子们的状况。


   「能躲过示现流的第一刀,挺能干的嘛!」


   「鲁德路!那孩子是和我不分上下的强者,大意可是会吃败仗喔!」


   「波奇是居合拔刀的专家哟!」


   波奇好像在和沙珈帝国的武士切磋。


   莉萨和露丝丝则在一旁比武。


   「唔哈,厉害~突击竟然与隼人不分上下啊?」


   「露丝丝!快点换我上!我也想再和莉萨战一回!」


   「啰嗦!等我享受完再说!」


   莉萨和露丝丝打得难分难解。


   从她们的对话看来,莉萨和菲菲似乎也不分胜负。


   「哦,那个女孩也是难得的人才呢。」


   勇者隼人来到她们三人身边,开始指导莉萨。


   起初露丝丝和菲菲还因为能愉快交手的对象被抢走提出抗议,不过很快就被勇者隼人和莉萨越演越烈的攻防战吸引而闭上嘴。


   虽说勇者隼人相当放水,我依然认为能跟上节奏的莉萨很了不起。尽管莉萨应该不要紧,我仍然有点担心勇者会不会像在公都指导我的时候一样,一不小心就使出必杀技。


   在莉萨她们的对面,弓箭手薇雅莉与露露正待在离她们有段距离的树荫处下。


   乍看之下,和风美少女与长耳族美女之间似乎酝酿著朗读诗集般的优雅氛围,但实际上透过顺风耳技能听到的对话内容却有些不同。


   「露露,你是怎么读取到风向的?」


   「只是普通地用眼睛看。目标太远时就用术理魔法辅助喔。」


   「哦~举例来说?」


   虽然我对狙击手露露的狙击论述有点兴趣,还是之后再请她教我吧。


   蜜雅用鲁特琴在两人旁边演奏,亚里沙则倚在树干上专注地阅读禁咒魔法书。


   「唔哇,用火魔法的魔法道具很卑鄙耶!」


   「不是魔法道具~?」


   「哪里不是啦。」


   「这是忍术~」


   小玉正在和斥候赛娜切磋。


   除了前往库沃克王国途中学会、使用火石粉末的火遁之术以及用了风石粉末的风遁之术之外,现在的小玉已经开始熟练地运用各式各样的忍术。


   「──真是有趣的法术。」


   贤者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


   「虽然看起来像是魔法系的技能,但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是叫忍术的技能。」


   「那是忍术?与我所知的忍术有点不同──实在令人很感兴趣。」


   因为贤者拥有鉴定技能,所以告诉他小玉使用的技能名应该没关系。


   为了不错过她的一举一动,他认真地注视著小玉。


   ──对了。


   这是个好机会,跟他打听一下关于「魔王的玩偶」和「莱特少年的父亲」的事吧。


   「关于前几天那个玩偶的事,找到少年所说的老婆婆了吗?」


   「主教大人没有告诉你吗?虽然已经查出雇用老婆婆的人,不过似乎在我们采取行动前就已经被解决掉了。」


   蜥蜴断尾吗……


   「那老婆婆──」


   「她平安无事,不必担心。由于圣下也很在意,我早已派遣部下加以保护。现在她应该被聘来大圣堂打杂了才是。」


   太好了。我可不希望无辜的人被封口杀害。


   「贤者大人知道那个玩偶的来历吗?」


   「不清楚。上面没有感觉到奇怪的气息。应该不是魔法道具之类的东西,可能是沦为魔王之前所珍视的物品吧。」


   就算变成魔王也很重视的物品吗……


   总感觉有件事很令人在意,但就是想不起来。难得的高智力值也没办法回想起根本没想要去记的事情呢。


   真后悔当时没将玩偶附上标记。


   「贤者大人,关于那名把玩偶交给法皇猊下的少年──」


   我表示莱特少年是为了寻找父亲才来到圣都,以及他提到父亲是被贤者邀请来圣都的事,并询问贤者是否知道他的下落。


   「虽然很抱歉,但我没有印象。我巡回周遭各国,邀请过许多有才之士,其中大多数人都来到圣都。如果不在圣都,不是返乡,就是得到任务离开圣都了。」


   贤者稍微想了想,接著这么说。


   他似乎在到处网罗人才。


   「若是不急,就去守卫那里登记吧。如果有必要,我可以跟守卫说一声。」


   很高兴他能这么提议,于是我便拜托他帮个忙。


   向贤者道谢之后,我出发去找书记官莉洛,打算将这件事告诉莱特少年。


   我告知莱特少年,虽然不能马上找到,但只要得到他父亲返回圣都的消息,应该就会有人联系他,于是他开心得彷佛要跳起舞似的说:「谢谢你,贵族大人!」


   他现在似乎在书记官莉洛底下担任类似传令兵的工作。


   在给了守卫一点小费、将莱特少年的事委托他们之后,我为了制作讨伐魔王时需要的道具而前往波尔艾南之森。


   虽然大致上都已经完成了,遗憾的是由于过于忙碌,能与雅洁小姐卿卿我我的时间只有一点点。


   另外,在作战开始前,我提供的「自由之光」成员清单除了两人之外,所有人都遭到逮捕,协助他们的人似乎也一起被找了出来。


   逃走的两个家伙不仅等级很高,而且还拥有「变装」、「迷魂」与「精神魔法」这些一旦被滥用就很不妙的技能。


   当书记官莉洛派遣的谍报员和法皇直属的蒙面搜查官发现,他们是事前被负责司法的西普纳斯主教放走的之后,他也被绳之以法了。


   伪装道具「盗神装具[赝品]」也在这时被公诸于世。虽然还针对是否有其他持有者进行了澈底搜查,然而并未有所发现。而这项伪装道具听说交给了法皇,严密地封印在只有他能进入的地方。


   包含西普纳斯主教在内,被抓住的「自由之光」成员都在圣都处刑场处以绞首之刑。


   不小心从远处见到人被吊死的场景,使我有一段时间都很不舒服。


   而西普纳斯主教放走的两人,据说也被贤者部下的隐秘部队发现,遭到了同样的处分。


   ◆


   在作战开始的前一晚,我们举行了讨伐魔王的行前会。


   「怎、怎么可能!居然是咖哩饭啊啊啊啊!」


   勇者见到摆放在桌上的咖哩套餐,大叫著站了起来。


   虽然这里是勇者租下的宿舍,想叫多大声都无所谓,但还是希望他能小声一点。


   由于他气势汹汹地朝我看了过来,我点了点头说:「是真的。」


   「为了讨个好兆头,我试著做了炸猪排咖哩饭。」


   这不是野猪肉,而是用沙珈帝国的进口猪肉制作的真正炸猪排。


   「哦哦,真不愧是佐藤!挺内行的嘛!」


   见勇者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亚里沙双手快速合十说出「我开动了!」的口号。


   「呜呜呜呜呜呜,是真正的咖哩啊!」


   勇者一边流下感动的泪水,一边用汤匙舀起咖哩饭。


   原本担心他会不会用力过猛把咖哩饭撒出去,看来是杞人忧天了。


   「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勇者吃了一口放声吶喊,随即狼吞虎咽地享用起咖哩饭。


   「咖哩果然是饮料呢。」


   「不,没那回事吧。」


   我对亚里沙一脸得意的发言提出异议,并推荐勇者的随从们也品尝料理。


   「感觉像是香味奇特的炖菜呢?」


   「很辣,不过很好吃喔。」


   「我不能吃辣。」


   弓箭手薇雅莉和露丝丝津津有味地享用料理,菲菲则在闻过香味之后推开盘子。看来这个气味对狼耳族的菲菲来说太重了。


   「唉呀?明明很好吃耶。」


   神官萝蕾雅撩起耳边的头发,优雅地品尝咖喱。


   总觉得她的举止相当妩媚。


   「你不吃就给我。」


   勇者迅速抢走菲菲推开的餐盘。


   不不不,你正常地再来一碗不就好了。


   「喔,这就是传说中的咖哩吗!」


   「是初代勇者大人穷极一生追求的梦幻料理呢。」


   琳格兰蒂小姐与梅莉艾丝特皇女感动到全身发抖,迟迟无法伸出汤匙的样子。


   (插图009)


   「菲菲小姐,如果您不能吃辣,请用这个。」


   「哦哦,味道感觉很好吃呢。」


   我将普通的蛋包饭端给菲菲,她的狼耳便不断跳动,同时观察著餐盘。


   「嗯?蛋料理?有点像沙珈帝国的煎蛋卷呢。」


   「煎蛋卷!这、这个红色的酱汁是红萝卜吗?」


   原本在勇者身后享用咖哩的斥候赛娜以及书记官莉洛以惊人的速度固定菲菲的腋下,然后窥探著盘子。


   「这、这是我的!」


   菲菲对气势汹汹的两人感到不安,双手抱住蛋包饭的盘子藏了起来。


   「菲菲,给我吃一口。」


   「我也想吃!」


   书记官莉洛和斥候赛娜向菲菲央求。


   「谁会相信你们说的一口啊!」


   「真失礼耶!赛娜暂且不论,我的一口可是很小巧的。」


   「你等一下~我的也很小哟~!」


   随从们的感情真好呢。


   「久等了~?」


   「追加两份哟。」


   虽然我有点想继续观察她们三人的互动,不过小玉和波奇已经拿著追加的盘子出现,让这场纷争划上句点。


   「看来追加的蛋包饭送来了,两位也要来一份吗?」


   「太好了!」


   「潘德拉刚卿也真是坏心眼。」


   斥候赛娜立刻受到蛋包饭所吸引,书记官莉洛不用说则瞪了我一眼,接著若无其事地吃起蛋包饭。


   「不是红萝卜?那么是什么酱汁呢?」


   「Tomato~?」


   「是番茄酱哟!」


   「是叫『Tomato•番茄酱』的酱汁吗?」


   莉洛将小玉语调奇特的词汇,以及波奇口中的日文单字合而为一。


   「那是用番茄制成,被称为番茄酱的酱汁。是琳格兰蒂小姐的故乡,欧尤果克公爵领的名产喔。」


   「──名产?佐藤,我不知道这种酱汁耶?」


   琳格兰蒂小姐对我的说明起了反应。


   「嗯,佐藤。」


   「是主人开发的,我这么介绍道。」


   「哦~真不愧是『奇迹般的厨师』呢。」


   听见蜜雅和娜娜的解释,琳格兰蒂小姐说出我那令人怀念的称号。


   「久等了,这是奥米牛寿喜烧。」


   露露和莉萨推著装有巨大寿喜烧锅子的餐车走了进来。


   「居然是寿喜烧!」


   吃完五盘咖哩的勇者一边让神官萝蕾雅擦拭泛黄的嘴角,一边朝露露的方向看了过去。


   「是的,这是勇者大人祖国的料理。」


   露露就算面对勇者也和平时差不多。


   大概是将美味地享用自己料理的人和伙伴们的身影重叠了吧。


   「需要生蛋吗?」


   「喔,要!」


   和露露相反,罕见地紧张不已的莉萨把装有生蛋的小盘子递给勇者隼人。


   她的手正微微地颤抖著,希望那不是武者的振奋。


   「有、有肉~?」


   「是肉哟。但是现在要『等待』,不等不行哟。」


   小玉和波奇盯著寿喜烧锅中的牛肉,不断流著口水。


   ──奇怪?我没下达这种指示吧?


   「我想先满足隼人他们。」


   看来犯人是亚里沙。


   「不必担心,我准备了绝对吃不完的量,没问题喔。」


   光是三头奥米牛就已经很多了,更何况还有「区域之主」之中超巨大牛系魔物的肉。后者虽然比不上最顶级的奥米牛,不过用在味道浓厚的寿喜烧里面几乎感觉不到差异,因此应该没问题。


   「我另外还让露露准备了其他料理,应该差不多该端来了吧?」


   门像是配合亚里沙的话语般打开,女仆们把汉堡排和炸鸡块送了进来。


   「汉堡排~?」


   「没想到是汉堡排老师登场哟!」


   此时小玉和波奇露出「可以吃吗?」的表情看著我,于是我点头表示允许。


   「哇~?」


   「波奇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哟!」


   不只是小玉和波奇,其他孩子们也开始用餐。


   「那个好吃吗?」


   「当了个然~?」


   「也让我尝尝看。」


   「当然哟!汉堡排老师很深奥哟!」


   吃完蛋包饭和咖哩的菲菲和露丝丝表示自己也要加入汉堡排山脉的攻略战。


   斥候赛娜以及确保瓶装龙泉酒的神官萝蕾雅似乎也参加了莉萨挑战的烤鸡肉串战线。


   蜜雅推荐的蘑菇料理和蔬菜料理,则让弓箭手薇雅莉和书记官莉洛深陷其中。


   「少爷。」


   一名服务生来到我耳边悄悄地说。


   虽然经过变装,但他正是原本身为怪盗的皮朋。


   「我奉库罗大人之命前来,已经排除想下毒的蠢货。我将他们绑著丢在储物室里,请尽快去回收吧。」


   他这么说完之后,跟进来时一样自然地离开房间。


   虽然是以防万一才把他作为毒杀对策带了过来,不过似乎好好发挥了作用。能雇用他真是太好了。


   我带著不会喝酒的卡温德先生前去回收毒杀未遂犯,将后续事宜交给他及部下之后回到房间。


   「佐藤,要喝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看著随从们与伙伴们和乐融融地交流,接过琳格兰蒂小姐递来的酒杯。


   看来里面装的是沙珈帝国的威士忌。


   「谢谢你,佐藤。最近隼人因为讨伐魔王不顺利变得有点钻牛角尖,让人挺担心的。」


   「是啊,现在的隼人放松下来,变回了原本的他。你真是最棒的援军呢。」


   虽然我完全看不出差别,但她们似乎觉得最近的勇者隼人有点危险。


   我用一句「不敢当」回答十分抬举我的琳格兰蒂小姐和梅莉艾丝特皇女,随即在简单的乾杯后一口气喝光杯里的酒。


   ──糟糕。


   喝完之后才开始后悔。


   应该好好品尝一番才对。


   「真是好酒呢。」


   「是啊。毕竟这是唯一冠有『沙珈』之名,只有皇族才能喝到的威士忌。」


   「拿出这么好的酒没问题吗?」


   「没关系。这比起萝蕾雅独占的龙泉酒普通许多。」


   的确,毕竟龙泉酒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到嘛。


   「大家也要喝吗?」


   我这么说,将小瓶的龙泉酒从储仓里拿了出来。


   「有股闻起来很美味的酒香。」


   此时柔软的质量,以及带有醉意的性感嗓音压在我的背上。


   我转过头去,眼前是神官萝蕾雅满脸通红的侧脸。


   她从我身后将手伸向酒瓶,因此背上涌现一股非常幸福的触感。


   「萝蕾雅,冷静点。」


   「你这样佐藤会很为难吧?」


   梅莉艾丝特皇女这么责备她,而琳格兰蒂小姐则拉起我的手,帮助我脱离神官萝蕾雅的强袭。


   「唉呀?」


   「呀!」


   或许是幸运色狼之神的加护,我跟著神官萝蕾雅一起躺在琳格兰蒂小姐的大腿上。


   当然,要是尽全力回避应该能够避开,但我决定现在还是尊重神的旨意,好好享受上下两边的柔软触感。毕竟铁壁组合正因为大餐和应付勇者,看起来很忙嘛。


   ◆


   深夜来临,宴会逐渐变成酒会,因此我让伙伴们回到房间,展开成年人的社交时间。


   虽然以监视官自称的亚里沙也一同参加,但她已被误喝的酒精击沉,与莉萨一同进入了梦乡。


   「佐藤,你觉得能赢吗?」


   勇者隼人从窗口眺望夜景的侧脸上显露出一丝不安。


   「隼人大人肯定能旗开得胜喔。」


   我打算在下次攻略魔窟时解决魔王,所以一定要让他赢。


   只要能抑制逃跑手段,如今的隼人他们应该具备足以胜过魔王的实力。


   「这样啊!经你这么一说,总觉得产生了绝对会赢的感觉啊!」


   「是的,这才是『沙珈帝国的勇者』。」


   「嗯,那当然!」


   宴会会场响起勇者开朗的笑声。见到这副模样,他的伙伴们似乎也放松下来。


   这样一来,讨伐魔王也能轻松取胜了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