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逆袭

   「我是佐藤。任何人都有珍惜的事物,我小时候曾在贴上色纸的小盒子中,收集过橡子和蝉壳之类的东西。即使在大人眼里是垃圾,对当时的我来说也是重要的宝物。」


   「云下面。」


   「可以看到圣都,我这么报告道。」


   从展望窗向外看的蜜雅和娜娜报告。


   被魔王逃掉之后,我们为了报告神殿骑士团长的死讯返回圣都。


   次元潜航船朱尔凡尔纳穿过稀薄的云层降下高度。圣都城郊似乎设有停机场。


   「原来巴里恩神国也有飞空艇啊。」


   「与希嘉王国和沙珈帝国的飞空艇不同,外形很独特吧?」


   「唔呵呵,看起来就像陶偶,很可爱。」


   亚里沙用有点做作的语气加入我和勇者隼人的对话。


   这是在孚鲁帝国时代的遗物,也就是绳文土器风格的船体上,将帆船的船桅打造成翅膀的形状。停机场码头一共拴著四艘船,人们似乎正在将物资搬到双体型的中型飞空艇上。


   我们遵从地上挥旗工作人员的指引让朱尔凡尔纳靠近码头,四名神殿骑士从舱门将神殿骑士团长的遗体搬了出去。


   以黑骑士为首的剩余人员则预定徒步走回地上,再各自搭乘飞空艇返回圣都。


   或许是事先联络过,神殿骑士们和神官们排著队伍迎接遗体。


   并且不停敲响看似锣一般的乐器。这大概是这个国家的葬钟吧。


   「隼人大人,欢迎回来。」


   书记官莉洛出来迎接,我们也跟著勇者隼人下船。


   全员下船后,弓箭手薇雅莉将「神授护符」握在手上不知在做什么。只见次元潜航船朱尔凡尔纳发出高频的驱动声,接著半空中闪烁潜入水中般的波纹,船体随即没入了亚空间。


   不需要留人在船上看守,或许还挺方便的。


   「莉洛,老子不在的期间有什么反常的事发生吗?」


   「──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书记官莉洛瞬间有些迟疑地回答。


   「这样啊。如果处理不来的话告诉我。」


   勇者隼人注视著书记官莉洛的眼睛,随后悄声对她这么说完便走了过去。


   书记官莉洛变得满脸通红。她似乎爱慕著勇者隼人。


   「──先回馆内思考接下来的魔王对策喽。」


   「好的,隼人大人。」


   书记官莉洛把文件抱在胸前朝勇者追了过去。


   我们也跟著他们走向位于码头深处的大厅。


   「──噫,又是那个找碴混蛋。」


   「这个闲人,竟然特意跑到停机场来找碴。」


   身穿高级服饰的枢机卿正在前方等待。


   那些跟班的高级神官也待在一起。


   「你们两个,对方是巴里恩神国的枢机卿。说这种话会对隼人不利,控制好自己不谨慎的发言。」


   梅莉艾丝特皇女这么对露丝丝和菲菲嘱咐,随即前去协助正被枢机卿找碴的勇者隼人。


   「竟然又再次被魔王逃掉了──明明投入如此庞大的军队和物资,甚至还让圣堂最强的骑士莫基里斯团长牺牲,居然还能恬不知耻地回来。看来勇者这种生物的脸皮还真是有够厚的呢。」


   与其说是找碴,不如说是斥责。


   「呿,明明是自己从魔王的背后砍去,却被魔王一击干掉的家伙关我们什么事。」


   「我们早就报告过那个光鳞很不妙了吧。」


   「你们两个,还不住口。」


   梅莉艾丝特皇女责备口不择言的露丝丝和菲菲。


   「没错,即使那是事实,也不该对死者落井下石。」


   「是团长运气不好喔。毕竟其他神殿骑士都好端端地活了下来。」


   弓箭手薇雅莉和琳格兰蒂小姐说出不像帮腔的帮腔。看来她们也因为勇者隼人遭到斥责而动怒。


   「哼,管教随从可是主人的义务喔。」


   听见随从们口无遮拦的话,枢机卿一脸不悦地瞪著勇者隼人。


   「我对莫基里斯大人的死深感懊悔。不过,和魔王战斗总是九死一生。既然参与了作战,就希望他抱著必死的觉悟。」


   勇者隼人表情真挚地对枢机卿说。


   「就算那边的拖油瓶以及阁下的同伴没有任何伤亡也是?」


   拖油瓶是指我们吗?


   不过我很清楚我们的外表不太可靠,还是直接无视吧。


   「只是因为萝蕾雅的神圣魔法很优秀才能平安无事地回到这里。要是治愈不及,连老子咱们都会有危险,我认为枢机卿应该也很清楚这点才是?」


   毕竟在上一次魔王战时,勇者隼人也因为诅咒而陷入危机嘛。


   「哼,希望你们不是因为幸存下来就洋洋得意,而是差不多该澈底讨伐魔王了。」


   眼看形势不妙,枢机卿嘴硬地说了句讽刺的话就离开了。


   「毕竟魔王是害怕隼人才逃走的,有什么办法啊?」


   「就是啊。一旦危险就会逃走,真难对付耶。」


   ──危险?


   虽说转移的时机是在即将承受勇者隼人的必杀技之前,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魔王似乎不在乎那记攻击。


   魔王不仅处于优势,也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前来支援的神殿骑士们,那么让它决定逃跑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呢?


   「话说回来,它脚下的居然不是用来逃走的魔法阵,真是大受打击。」


   「会不会是无咏唱使用了空间魔法呢?」


   『主人,可以把魔王的逃跑手段不是空间魔法的事告诉他们吗?』


   『虽然可以,但有办法不提到亚里沙的空间魔法说服她们吗?』


   『这方面我有个点子,没问题哟。』


   亚里沙用空间魔法「远话」向我徵求许可。


   她看起来好像很有信心,于是我决定交给她。


   「梅莉艾丝特大人,能稍微聊一下吗?」


   「有什么事吗?」


   「魔王的逃跑手段不是空间魔法。」


   「你怎么知道?」


   「因为没有空间魔法转移时产生的空间晃动。」


   「晃动?小甜心能看得出来吗?」


   露丝丝和菲菲似乎无法接受。


   「虽然我看不出来,但我的姊姊露露能够看出空气的些微晃动。」


   「原来如此,露露能看见也不奇怪。」


   弓箭手薇雅莉露出心服口服的表情点了点头。


   「啊~就是那个让雷球弹打中的孩子吧。可是,如果不是空间魔法,那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认为可能是魔王的独特技能。」


   「也就是说,魔法破坏无法阻止呢。」


   「得从头改变策略才行。」


   「必须看破逃跑的徵兆,或是确定逃跑位置先行埋伏,无论哪种方式似乎都需要仰赖巴里恩神国和沙珈帝国的协助。」


   勇者隼人统合随从们的意见,说了句:「谢了,甜心。」向亚里沙道谢。


   「徵兆啊──话说回来,魔王为什么要逃走呢~」


   「喵?」


   「很奇怪哟?」


   听见斥候赛娜的牢骚,小玉和波奇一脸不解地仰望她。


   「小不点知道吗?」


   「是哟。」


   「魔王的人讨厌战斗~?」


   小玉和波奇回答。


   「啥?怎么可能有那种事啊~」


   「它可是兴高采烈地把团长劈成两半了耶。」


   「而且在我们来之前,它似乎派出沙尘兵袭击村落了喔?」


   斥候赛娜、露丝丝与菲菲纷纷提出反驳。


   「可是,魔王的人在害怕哟?」


   「为什么会这么想?」


   「它说了『滚开』和『别过来』之类的话~?」


   「打倒团长的人的时候,也是大喊著『受够了』逃掉了哟。」


   小玉和波奇回答勇者隼人的提问。


   听了这些话的勇者一行人面面相觑。


   「主人,你听起来像那样吗?」


   「没有,我以为只是单纯的咆哮,没有仔细听。」


   下次遇到时试著仔细听听看吧。


   毕竟搞不好,可以避开战斗和魔王和解呢。


   ◆


   正当我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小玉和波奇忽然仰望天空。


   「喵~?」


   「远方传来钟声哟。」


   我模仿小玉和波奇侧耳倾听,的确听见类似警钟的声音。


   「主人!不好了!大圣堂那边!」


   听到露露的话抬起头来,才发现圣都中央的大圣堂屋顶破碎,里面冒出了黑烟。


   「是魔王!」


   勇者启动飞翔鞋,朝圣堂飞了过去。


   确认地图之后,发现大圣堂里有魔王的标记。


   我下意识地想跑过去,琳格兰蒂小姐却抓住我的手腕制止我。


   「慢著!用跑的是不可能追上的!」


   琳格兰蒂小姐向弓箭手薇雅莉抬了抬下颔。


   在举起神授护符的弓箭手薇雅莉身边,次元潜航船朱尔凡尔纳伴随著拨开水面般的特效从亚空间冒了出来。


   朱尔凡尔纳的上甲板才刚出现,露丝丝和菲菲就跳了上去,琳格兰蒂小姐也跟著她们。


   当我接著她们跳上去之后,兽娘们和娜娜也登上甲板。


   其他成员则从舱门冲进船内。


   尽管差点被猛然加速的朱尔凡尔纳甩下,我依然抓住甲板的扶手,用「理力之手」支撑伙伴们。


   可以看见勇者隼人在以惊人速度飞行的朱尔凡尔纳前方。


   「隼人!」


   琳格兰蒂小姐朝勇者隼人逐渐逼近的背影大喊。


   她抓住勇者伸出的手臂,虽然差点因为惯性被拉下船,但在大家的支持下将他拉进朱尔凡尔纳。


   朱尔凡尔纳毫不减速,笔直地飞向大圣堂。


   我为了弄清楚状况,发动空间魔法「眺望」俯瞰魔王的周围。


   魔王和受到神殿骑士们保护的法皇正待在尸横遍野的房间内。


   它朝著法皇伸出手。


   三枚反射光鳞发动的连续攻击摧毁了看似由都市核产生的蓝色障壁,打算守护法皇而上前的神殿骑士也被魔王打飞。


   因为紧急煞车而差点摔下甲板的我,在兽娘们的搀扶下重新站稳。


   大圣堂屋顶被打破的大洞就在眼前。


   我跟著勇者隼人跳进洞中。


   我们到达札札里斯法皇所在的房间──「天空之间」的时候千钧一发。


   如果不是这么匆忙,就能尽情欣赏那面能够眺望天空的玻璃椭圆屋顶,以及用彩绘玻璃所制成、宛如长条状剪贴画般的神话故事了。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嘶呜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魔王发出咆哮。


   它伸手打算抓住法皇,却被四面八方伸来的影之触手缠住阻止了。


   ──非常像影魔法的「影束缚」。


   「魔王啊!赶紧离去!」


   「此乃侍奉巴里恩神的圣人居所!不是你这种家伙能来的地方!」


   冲进房里的人是贤者,以及使用圣剑的神殿骑士梅札特。


   刚才的影触手肯定是贤者的魔法。


   「这下可省下了找你的工夫啊。」


   勇者隼人来到能够保护法皇的位置,全身冒出蓝光架起圣盾。


   他一定是发动了独特技能「无敌之盾」吧。


   露丝丝与菲菲两人为了切断魔王的退路挡在后方。


   「魔王有六十二级,无法看出技能。魔王就交给勇者大人对付,神殿骑士团则负责保护圣下!」


   贤者把札札里斯法皇护在身后,向周围的神殿骑士们下令。


   「用不著你说。」


   原以为他会开口抱怨,但神殿骑士梅札特老实地站在能保护法皇的位置。


   法皇在神殿骑士们和贤者的保护下,开始咏唱起我没听过的神圣魔法。从魔力的提升幅度看来,那应该是上级魔法或者禁咒吧。


   「隼人大人,我来掩护。」


   我拔出妖精剑站在勇者斜后方,娜娜和兽娘们也进入备战态势站在我的左右两侧。我已经事先吩咐她们只能进行牵制了。


   「佐藤,不要勉强。对手可是魔王。」


   「我很清楚自己的斤两。我会澈底辅助隼人大人。」


   今天的主角是勇者隼人。


   「呣呜咦咦咦咦咦咦嗯嘎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噢噢噢噢!」


   魔王像是打算威吓勇者似的再次发出咆哮。


   暗紫色的波纹一覆盖住魔王的身体,反射光鳞随即出现,将地板和家具砍得七零八落。


   本想从后方攻击魔王的露丝丝和菲菲见状便拉开距离。


   魔王的攻击看起来像是在牵制那两人,不过给人的印象却像是小孩子在发脾气。


   「它在说『玩偶』哟。」


   波奇翻译魔王的语言。


   「咕哇嘶呜呜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魔王扭转身体,挥出蛇腹般的尾巴想把我们全部扫飞出去。


   「堡垒──」


   面对魔王这记在极近距离发出、速度出乎意料的攻击,娜娜来不及发动「堡垒防御」。


   于是我用缩地横向移动,将魔力铠集中在脚上施加保护,将那看起来会很痛的蛇腹尾巴踢了上去。


   尾巴近距离擦过我的头发,打碎掀飞了身高较高的神殿骑士头盔前端的装饰品。


   此时法皇的上级魔法发动。看来似乎是全体强化型的支援魔法。


   「魔王刚才说了什么?」


   我向紧趴在地上的小玉和波奇询问魔王话中的意思。


   「它说『让我吃』~?」


   「不是哟。刚才是说『还给我』哟!」


   连在一起就是「玩偶还给我」吗?


   「──玩偶?难不成!」


   贤者一副想到什么的表情回头看著法皇。


   魔王的爪子被隼人的圣盾以及娜娜发动的未展开版堡垒防御的大盾挡了下来。


   莉萨挡开收回的尾巴前端,波奇和小玉则用方阵迎击试图斩断莉萨的反射光鳞。亚里沙也悄悄地用空间魔法「隔绝壁」支援两人。


   我从侧面踢飞反弹回来的反射光鳞让其远离。


   从被我踢飞也没受损的情况看来,似乎具备了与娜娜的堡垒防御差不多的防御力。


   「唔呣呣~」


   「很棘手哟。」


   虽然勇者一行人和兽娘们拚命地攻击魔王,却受到魔王的爪子和尾巴,尤其是攻防一体的反射光鳞阻碍,无法造成有效攻击。


   不过毕竟是在没有施加多少支援魔法的情况下展开,同时必须保护后方法皇的遭遇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露露和蜜雅都跟著梅莉艾丝特皇女和琳格兰蒂小姐一同从后方攻击,但迟迟无法突破自动防御的反射光鳞保护。


   「圣下!您是否曾从某人手中收过玩偶?您对用草编织的玩偶有印象吗?」


   「喔,那个的话,就放在那边的架子上。」


   因为我正集中精神对付魔王所以没仔细听,但后方的贤者和法皇似乎在交谈著什么。


   「■■■……」


   此时贤者突然放弃保护法皇,跑向房间一角的壁橱。能听见些微的咏唱声。


   他毫不迟疑地敲碎玻璃门,高举从中取出的类似玩偶的东西大喊:「魔王!」


   「呣呜咦咦咦咦咦咦嗯嘎欸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噢噢噢噢!」


   魔王丢下之前执著追逐的法皇,朝贤者冲了过去。


   「想要这个就接好了!」


   「呣呜咦咦咦咦咦咦嗯嘎欸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噢噢噢噢!」


   它追著在空中划出拋物线的玩偶跳了起来。


   「──影之牢狱。」


   贤者发动预留的影魔法。


   魔王映照在地上的影子伸出漆黑的触手抓住了它,蠢蠢欲动地试图将其拖进影子之中。


   「咕啊呃呃呃呃呃库咦咦咦咕啊啊啊!」


   魔王像是要保护玩偶,将其抱在腹部。


   它丝毫没有抵抗似的被拖进影子之中──消失了。


   「抓住它了吗!」


   「没有,被它逃走了。虽然难以置信,但是它在千钧一发之际转移了。只能说真不愧是魔王吧。」


   贤者面对勇者隼人的提问摇了摇头。


   我打开地图,确认魔王的现在位置。


   ──很好。


   魔王和上次逃跑时一样在第六魔窟。


   虽说只是第二次,但基本上已经能当作魔王逃跑的转移地点是第六魔窟了吧。之后再告诉勇者隼人来构思作战计画吧。


   「喵~影子是影子~?」


   我关闭地图朝说话声方向看去,发现小玉正不断触摸魔王消失后留下影子的地方。


   她似乎觉得影子能自由行动很不可思议。


   「圣下!圣下您没事吧!」


   神官们从入口处涌进房间。


   「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喔。」


   法皇告知担心的神官们自己平安无事,并向拚命守护自己的人们说出感谢的话语。


   「圣下,您是从什么人手中得到那个玩偶的?」


   「贤者大人!圣下已经很累了,有问题请在明天中午之后再说!」


   像是侍从的神官义正严词地打断贤者的提问。


   「等一下。」


   法皇制止侍从神官并转过头来。


   「索利杰罗,你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是的。有可能是某个人试图利用魔王杀害圣下。」


   「那个玩偶是在今天的『治愈仪式』结束后,从一名少年手中得到的。那名少年内心并不像隐藏著想要杀人的邪念喔。」


   「圣下慧眼,实在佩服。那位少年恐怕只是被幕后黑手利用了吧。」


   「那就不好了呢。只要询问负责人,或许就能知晓少年的身分。索利杰罗,虽然很抱歉,但为了不让我们大人的事情造成他的麻烦,能请你跑一趟吗?」


   「遵命。」


   贤者向法皇深深行了个臣下之礼。


   等法皇前往其他房间之后,贤者低声咏唱并悄然沉入影子里消失无踪。那大概是影魔法「影渡」。


   他肯定是去保护刚才所说的那位少年了。


   我的脑海中闪过莱特少年的身影,不过他再怎么说也不会是他们口中的少年才对。


   「喵!」


   小玉不断抚摸贤者消失的影子。


   似乎有什么触动了小玉的心弦。


   她嘴上说著「潜不进去~?」,将脸贴在地上,深深地皱起眉头。如果是才能出众的小玉,或许不久之后就能用忍术潜入影子里吧。


   由于离开时勇者隼人被高级神官逮住开始了商谈,于是我们决定在「天空之间」的角落等待。这里的彩色玻璃很有看头,所以能一直等下去。


   「魔王的人非常非常强哟。」


   「反省~?」


   「是啊,感觉被迫认知到自己有多么不成熟。」


   「是的,莉萨。再次认识到不能仰赖防具的性能,我这么告知道。」


   前卫阵容似乎透过与实力高于自己的魔王直接对决,产生了各式各样的想法。


   看来经历死斗后有所收获,就算没有打倒魔王,伙伴们的经验值计量表也明显增加了。


   「下级魔法不断被消除,中级魔法也会被光鳞反射所以行不通。从小梅莉的攻击看来,如果是单体攻击,就连上级魔法似乎也会遭到反弹。」


   「禁咒。」


   「嗯,我想那个应该能够摧毁光鳞,但禁咒似乎威力强大且效果范围宽广,恐怕会波及自己人。」


   我曾经将在王城禁书库中得到的禁咒教给蜜雅和亚里沙。


   「禁咒应该还没使用过吧?」


   「嗯,因为咒文太长,还没有信心能完美咏唱。」


   「咏唱失败,危险。」


   蜜雅用双手的食指在嘴前做出交叉的手势。


   「必须在魔王战前练到完美才行呢。」


   「嗯,特训。」


   亚里沙和蜜雅互看一眼点了点头。


   「露露觉得怎么样?」


   「光鳞的移动太快,想用金雷狐枪和火杖枪瞄准缝隙感觉十分困难。虽然我认为光线枪应该能够射中,但是感觉会被沙的防御膜抵挡下来。」


   「感觉用加速炮就有机会?」


   「嗯,只要能预判光鳞的移动规律,应该就没问题。」


   露露点头肯定亚里沙的问题。


   我先给了露露许可:如果面临与魔王一对一的情况,我允许使用拋弃式的加速炮。


   正式版的加速炮在进行射击步骤时,身体会被固定住而无法采取回避行动,因此我早已禁止她使用存在反射光鳞这种危险的攻击手段。


   「佐藤,今天就暂时解散。」


   结束与高级神殿骑士谈话的勇者隼人回到这里。


   「你们经过连战应该也累了吧?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吧。」


   虽然这样也不错,但在休息之前有件事必须告诉他。


   「隼人大人,请借一步说话──」


   我向勇者隼人传达某项情报。


   「──这是真的吗?」


   「是的,我在第六魔窟见到了。」


   我凝视勇者隼人半信半疑的双眼,在诈术技能帮助下语气真挚地说。


   「知道了,老子会尽早实行作战。」


   太好了,看来他相信我说的话。


   「让你来帮忙真是太好了。」


   面对勇者隼人伸出的拳头,我也出拳轻碰回应他。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