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相關資料

二、筆記與西沙考古隊名單


  文錦顯然有做筆記的習慣,在鬼船上發現的她留下的筆記,還有待繼續研究。


  部分內容重抄如下:


  海底考古區域分佈


  一共分為七個區域,瓷器散佈在大概三千平方米的區域內,沉船位於中心的礁石左側三十米處。


日期一


  在這樣的海底條件下,傳統的田野考古辦法完全不可用,我們只有使用自己研發的方法。


  海洋和大地,雖然環境截然不同,可使用的辦法大體還是殊途同歸。現在不確定海底裡的東西的具體形狀和大小,第一步就該是使用洛陽鏟,先把大概的勘探區域確定下來。這麼做的效果還不清楚,不過在我感覺,問題不大。


  前期打撈上來的瓷器,確定為永樂時期的,這是個鼓舞人心的消息。


  這一批瓷器,按照沉船的位置看,估計來自於景德鎮的官窯,樣式以青花帶金彩為主,部分埋在海沙深處,保存完好。再從瓷器的樣式判斷,應該是運往馬尼拉的,最終目的地是墨西哥。


  如果以上判斷都正確,那麼,這艘沉船上運輸的最大宗貨物應該是絲綢。可異,到目前為止,沒有在海水中發現絲織品。


日期二


  洛陽鏟的使用遇到了一些問題。在水下作業需要更大的力氣,原來配備的木錘無法使用,只得使用水下的岩石,很鄉人的手都受了傷。


  水下使用洛陽鏟,在水深不是特別深的地方,建議採用船上作業,船上兩人,水下一人,這樣效率更高。若在水深的地方,建議採用機械作業。


  因為水下的關係,洛陽鏟的主要作用在於判斷海底海沙之下的地質成分,定出「問題區域」的邊界,可以使得考察工作更有效地進行,所以完全可以使用改裝的地質鑽頭,我們只需要確定鑽頭帶回的樣本的大概成分。海底下如果有沉船,就會有鈣化或者珊瑚化的木頭成分。


  另外,和陸地不同的是,不需要根據木頭的情況來判斷沉船的年代。在現階段,國內還沒有人力物力整體保護或開掘沉船潰跡。


  很讓人意外的是,勘探出來的形狀完全不是船形,而是「土字形」。海底居然理了一個土字形的堅硬物體,且大小驚人!在遠離近海的地方,應該不會發現地基,海沙下面理的龐然大物是什麼呢?


  大家暫時都不敢下定論,不過,我隱約有一種預感。如果到時候真如我所料,事情就好玩了。


日期三


  考古隊配備的區域條帶,在海水環境下基本不能發揮作用。布條太寬了,湧動的海水會把固定在海底的標誌桿從海沙中扯出,最後還是使用了魚船上的錨繩。


  錨繩會吸水,在水下重量很大,不易被水波帶動,塗以顯眼的顏色,可更好地進行確認與觀測。以後的海洋考察,應該配備專門用於水下作業的標誌帶。


  通過標帶最後確定形狀,我基本能確定,這是一座巨大的海葬古墓,規模完全不可推測。


  座落在如此遠離近海的地方,這會是誰的墓地?


日期四


  從海底取樣回來的木板中,發現了漁網和灰泥混台的漿土痕跡,這是漁船用來封船縫和修補船體裂縫的粘合劑。如此說來,古墓可能做過密封措施,局部恐怕還存有空氣。


  最有可能存有空氣的位置,在A和B兩點,因為這兩個配室相對較小,而且空間相對獨立。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在水壓下進入到古墓中,而不破壞氣閉環境?


  傳統意義上,要實現這樣的功能,需要一個氣密艙,也許我們得鑿沉一艘船。若真得如此,必須下點功夫說服船老大。


日期五


  七月二十一日,準備進入海底墓穴。入口我已經找到,想通之後就明白,這個古墓其實並不複雜。


  七月二十四日,我們進去了一次,在裡面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


  看樣子,這古墓也不「乾淨」。


西沙考古隊員名單(不完整,有待加工):


  姓名性別


  吳三省男


  陳文錦女


  張起靈男


  解連環男


  李四地男


  齊 羽男


  霍 玲女


  帶著屍體回去的人男


  未知人二號男


  未知人三號男


  未知人四號女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