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與蟲怪

一、屍鱉


  屍鱉是一種帶甲的昆蟲,感覺很像龍虱科和水蜈蚣的結合體。和龍虱不同的是,它們的前足特別的鋒利有力,而且個頭更大,喜陰暗,怕光。


  這種大蟲子的行動非常迅捷,而且水陸兩棲,以腐屍和誤入水中的小型生物為食,常常積聚在浮水屍的四周,聚集成堆,並互相捕食同類。


  我被這種蟲子襲擊過,感覺它們不太可能對有著厚皮的動物產生威脅,比如說下水洗澡的犀牛。但對於人類,確實威脅很大,因為他們有攻擊腹部等薄弱部位的本能,可能會導致大出血,致人死亡。


  屍鱉多出現於深山河渠或者沼澤中,在山洪或者土石流爆發的時候,尤其可能大量出現。


二、血屍


  很多地方都有血屍的傳說。血屍墓,其實指代的是地層下有保護層的墓穴。一般比如說設置了火頂、酸頂,或者硃砂頂的古墓,用洛陽鏟探出來是紅色的。特別是酸頂,那土色若如鮮血,裡面必定含有大裡的硃砂。古墓有這等構造,就表示規格很高,所以才會形成血屍墓下面都是寶貝的說法。


  為何會認為血屍墓下面有血屍?


  一方面可能是以訛傳訛,另一方面,硃砂為驅邪之物,在古墓的土層裡使用硃砂,肯定是希望對墓中某些東西進行阻隔。以此封頂的古墓,屍體必然有些異變。


  事實上,血屍並不如它的名字般呈血紅色,而是絳紫色。


三、青眼狐狸屍


  這具古屍之恐怖詭異,難以言喻。人竟然可以長得像一隻禿毛狐狸,恐怕不僅僅是畸形所能辦到。我無法想像這具古屍在沒有腐朽脫水前,是個什麼樣子。


  胖子說這是中了邪,不過從大量查證的理論上來說,應該是一種罕見的畸形,要歸類的話,算是小腦症的一種,發育的畸形使得人的臉部奇長。也有可能和印加、埃及一樣,從小使用夾板使得人的臉部和頭部變形。這是種人為的神話現象,相信在戰場上,敵人看到這樣的怪物,肯定喪膽。


  面具最主要的功能是神祇象徵,樣子基本符合,也就是說,魯殤王一部至少是信奉狐狸圖騰的。歷史上好像只有藏族的一支信奉狐狸,這十分奇特。


四、九頭蛇柏


  我無法查到任何關於這種植物的資料,非正規資料倒是有一些。關於能夠消化動物組織的樹,或其他大型植物,有一種學名叫做:食人樹,Carnlvorou Trees。


  國外的傳說中,類似九頭蛇柏的樹被稱為「章魚樹」,它能纏繞靠近的獵物並殺死消化,往往被當地人稱呼為「惡魔之樹」。德國探險家曾在考察日記中分析,攻擊動物的方式,源於傳播種子的本能,好比蒼耳會粘在動物的皮毛上一樣。只是這種樹更可怕,會纏繞並殺死一切靠近它的東西。


  我認為,如果這種傳說中的樹真的存在,很可能就是九頭蛇柏了。而這種樹的生態特徵大概是這樣的:殺死動物,藉由腐爛的動物來吸引昆蟲,傳播授粉。


  屍鱉被樹上的屍體吸引,聚集在蛇樹周圍。事實上,蛇柏並不能真正殺死獵物,獵物的死亡,往往是屍鱉造成的。這是一種很巧妙的共生關係。同時,屍鱉的糞便又是極好的養料,比腐爛的屍體更適合植物的生長。


  這種共生關係同樣存在於很多動植物中間,不過在這裡,我覺得這可能是有人設計好的。好比在水稻田中養魚一樣,一種農業社會的智慧。


五、禁婆


  禁婆的傳說普遍存在於南方少數民族,從雲南的苗瑤部落到海南的漁民之間,都是經常出現的概念。


  海南的漁民認為,禁婆代表一種疾病、災難的象徵,形象往往是大肚子、渾身潮濕,和海嘯過後海灘上出現的大量浮屍很像。而大量屍體的聚集,正容易導致瘟疫的流行。所以我推測,所謂禁婆,可能是幾千年來漁民把浮屍和災難的印象加工而得的產物。當時的人們不明白死屍、災難和疾病的關係,於是虛構出如此的怪物形象。


  我們入海底墓道後遇到的那個全是頭髮的怪物禁婆,完全就像是在水裡泡了很長時間的屍體,搞得我現在只要看到很多頭髮的人心裡就發毛。


六、海猴子


  沿海地帶經常聽到的傳說生物,據說在廣西,某一回清理水庫的時候還真發現過。在長沙,海猴子被稱為露首鬼,在桂林則叫水獅鬼。


  和其他傳說生物不同的是,它的傳說幾乎在所有地方都有,這就很耐人尋味了,也許道因於人類對於水下未知世界的恐懼。


  在老人的嘴裡,它幾乎存在於一切有水的地方,包括水井,甚至是水缸。


  所有的傳說細節都不相同,但有一點是共同的,就是這種東西是人形的,且在水中力大無窮。


  不過,說實話,腦海裡的想像,遠比不上實際看到的那東西來得恐怖。


七、人面鳥


  幾乎世界上所有的文明,都提到過人面鳥。所有的宗教和神話中,都有這種生物的出現,中國和印度歷史尤甚。這並不是因為中國受到佛教的影響很深,仔細觀察可以發現,早在黃帝傳說中,就有人面鳥身的九天玄女出現。佛教在兩漢之間才開始傳入中國,到魏晉南北朝才得到真正發展,所以佛教中的「妙音鳥」迦陵頻伽,應該不是神話傳說中九天玄女的原型。


  雖然《山海經》中有大量對人面鳥的記載,但據傳後幾卷為後世偽作,這裡不作採信。


  現存中國最早的人面鳥形象,在內蒙古老哈河北沙漠腹地毛瑙海山的「紅山文化」遺址,屬於新石器時代。考古人員認為這是一種古代鴟裊,現在已經滅絕。


  內蒙古遠離中原,屬於北侉之地,相較之下比較靠近東北。我們在長白山底所見的,是否就是這種鴟裊?


  在大裡的傳說中,人面鳥都擔任著一些類似於「福音」傳播者的角色,無論是九天玄女授予黃帝戰書,還是迦陵頻伽傳播佛家妙音,都帶著將上天的文化向大地民眾傳播的感覺。比較奇怪的,中國還有凡人的人面鳥形象,比如說神醫扁鵲,在傳說中就是人面鳥身。


  後來我發現,這其實是一個概念的混淆。扁鵲實際上並非特指某一個人,春秋時代,名醫一律都被稱呼為扁鵲。真正的名醫扁鵲,為軒轅時代神話中的人物,和黃帝屬於同一系,恐怕是和九天玄女一類的生物。


  這種形象在中國神話中如此普及,很難不讓人產生聯想。基於現實去考慮,會不會有一種我們未發現的古代文明,馴養了這種人面鳥身的鴟裊,並且對其進行練習,以在戰爭、運輸過程中,提供十分巨大的幫助?


  在部落戰爭中,這種鴟裊頻頻出現,作為一種勢力,可能運輸了大量情報和藥品,使得其他不知情部落者誤以為這是一種神祇。


  這種神秘的古代文明,雖然非常的低調,或者因為其神秘主義的性格,使得留存於世上的資料全部湮滅。長白山下的青銅巨門,可能是為數不多的遺存。他們訓練出來的人面鳥,也在人滅絕後走向滅絕,只留下少數的倖存,繼續在地底守護主人最後的遺跡。


  聽起來有點扯淡,但是我感覺挺有道理。使用鴟裊來傳播資訊,也讓我想起歐洲中世紀的巫婆形象。那裡的巫婆都有一隻鴟裊當寵物,這蠻好玩的。


  難道那青桐巨門的後面,是霍格華玆的魔法世界?


八、千手觀音屍


  這是一具讓人浮想聯翩的屍體,不光是其詭異到如蜘蛛一樣的手。


  不知道這是一種罕見的什麼畸形病變,但是這些手看上去非常的靈活且有力,至少不會妨礙生活質量。當然我無法去想像控制這麼多手會是什麼感覺,但是很顯然,如果是生活在山脊峭壁中,這種畸形反而能使得行動如魚得水。


  這是不是一種進化,還是人為的一種選擇?


  比如說,在萬奴王的氏族裡,地位是背後的手的數量決定的。只有兩隻手的人比較低等,手的數量越多,畸形的程度越發嚴重,地位反倒越高。全氏族裡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和手更多的人結合,手多的人因為地位高,所得的妻妾也就越多。


  這種推斷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在非洲部落裡,有些土著人就崇拜白化,白化病人因此能在部落裡受到神一樣的待遇,他們力求透過和白化病人通婚而獲得全白皮膚的「神」。也所以,當他們看到神一樣的白人出現,一下就屈服了,幾乎不反抗。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