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三門

  下三門是故事比較少的一門,因為他們都是做生意的人,不太親自下鬥。由於關係近,業務往來密切,平三門和下三門一向有聯姻,比如解家和我外婆就有親戚關係。


七姑娘,霍仙姑


  做為老九門裡唯一的一個女人,白沙井的霍仙姑霍婆子,可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巾幗不讓鬚眉。她的家人跟了老毛革命,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老底被翻出來,霍家由此銷聲匿跡,傳說是隱入了幕後,被大人物保護了。


  每回說起霍仙姑,我爺爺都得先看我奶奶在不在附近,因為他和霍仙姑有一段住事,在家裡是敏感話題,必須避開我奶奶,否則她會揪著我爺爺的耳朵罵:「老鬼三十幾年了,你還惦記著那個狐狸精!」


  不錯,霍仙姑確實和我爺爺有過一段曖昧的過去。


  由於這個話題不能細談,所以不知道這段感情,是發生在我爺爺遇到我奶奶之前,還是之後。如果是之後,那問題就大了。這也沒法去問我奶奶,她會用打毛線的棒針打我的頭,把我趕走。


  當然,事實也許是另外一種情況。也許爺爺只是和霍仙姑有一些業務來住,因為人家太漂亮了,引得奶奶吃醋。


  霍仙姑是有這種資本的,從她的外號就能看出來,當時的仙姑就是仙女的意思,說明她的漂亮是得到公認的。而且我爺爺說,她確實配得上「仙」這個字,因為這女人有一種讓人無法直視和褻玩的氣質。這氣質是與生俱來,無法修練出來的。看著她,男人根本沒有辦法產生什麼邪念。


  我於是問我爺爺,難不成霍仙姑是一個超級飛機場,身材比洗衣板還平?


  他說當然不是,霍仙姑有一米七高,喜歡穿旗袍,皮膚很白,短髮。她的氣質來自於她的眼神,那是一種出世的眼神,清澈得要命,好像從來沒有被世俗污染過。看著她的眼睛,她讓你做什麼事情你都願。


  現在想想,這有點像悶油瓶啊!難道霍仙姑就是變性了的悶油瓶?腦海裡對她的印象就成了悶油瓶穿著旗袍的樣子。


  不過,霍仙姑的聖潔並沒有持續一生。大概三十幾歲的時候,她愛上當時的一個軍官,這人後來成為老毛手下的得力幹將。據說開國以後,一次政界的舞會上,她的出現艷驚回座,連蘇聯的幾個官員都看得目不轉睛。但也可能因為如此,她給她的丈夫帶來了很大的麻煩,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倒。之後雖然得到平反,當年的霍仙姑卻變成了霍婆子。


  我爺爺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在電視上。風華仍在,氣質仍是那般,可畢竟不是小女孩了,讓人唏噓歲月的無情。


  這樣一個女人,我總覺得有點阮玲玉的感覺,怎麼也想像不到她能排到老九門中,而且還位居第七。難道她也能下地?


  爺爺就道,霍仙姑本來也不常下地,而且他們家裡下地是透過一種很特別的方式,類似於之前鹽礦裡的做法,打一個很大的洞,倒掛下去,用一種特製的鉤子趴掛在墓頂上。這種做法需要柔韌性非常好的人和非常有力氣的人配合,所以霍家的當家都是女人,女夥計的地位很高。


  但是女人一多,是非就多,霍家因此也是內耗最大的一家,家族鬥爭一直很厲害。


  霍家的女兒不止一個,霍仙姑拿到當家人的地位,經過非常曲折。


  當時霍老太去世,幾個女兒以及霍老太的幾個妹妹,還有堂姐妹,都盯上了當家的位置。而且這還意味著家族勢力的重組,所有人都在觀望。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假設你現在做生意的頭目是跟著霍二小姐混的,可霍二小姐沒有得到當家的位置,那麼那個頭目很可能會立即失寵,這麼一來,你之前的關係都白搭了。後來接替的人也有自己的利益團體,好處是不是還會分給你?很難說。


  為了上位,霍家的人必然得和外界勢力結盟,而霍仙姑的結盟對象,就是我爺爺。九門提督裡,上三門不管江湖瑣事,最好什麼事情都跟他們沒關係,所以不太會出手這類很可能出大事情的陰謀詭計。平三門和下三門則正好相反,對此一直很熱衷,因為這和自身利益切實相關。


  最被霍家幾股勢力希望提供支持的,是解家。解家老爺做事情實在太穩了,而且家底殷實,夥計什麼的都很厲害,無論是火拚還是玩玩官面上的陰謀詭計,有解家在後面,十分穩妥。但是解九爺如此精明的人,自然不會被套入局,而且家大業大,也不怕你霍家換個當家後就不來登門,所以倒最沉得住,只靜觀其變。


  至於陳皮阿四,做事情太過乖張,和他合作有極大的風險,搞不好辛苦拼來的基業會被反噬掉,沒有人敢貿然拖他下水,反倒是他自己蠢蠢欲動,想在其中拿點便宜。霍家的人既怕他到自己這邊來,又怕到他別人那邊去,情勢變得更加複雜。


  黑背刀客老門是個神經病,自然沒人去找。而奇門八算齊鐵嘴,盤口小,光靠著一張鐵嘴,也不可能讓其他人讓位,用處不大。


  這樣算來,最靠譜的就是我爺爺了。


  狗五爺為人講義氣,在江期上有比較高的號召力,也有幾個很不錯的徒弟各居一方,手下弟兄很服貼,下線實力強大,家財殷實。最重要的是,他和另外幾個人的關係都可以,幾方他都擺得平,特別和解家的關係很好,很得解家老爺賞識。


  霍家的幾個姐妹都派人送過茶帖,想請我爺爺去喝茶談事情。至於最後他為何選擇了霍仙姑,這就很耐人尋味了。據說,霍仙姑為此確做了些犧牲。


  到底他們之間有些什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在那個年代,女人想要換取一些東西,總是要付出淒涼的代價,就算是霍仙姑,美貌也只是一個條件。相較起來,現在這個時代雖然還是如此,但總算有了不少進步,至少,女人退一步,後面不再是深淵。


  不知道是應該慶幸,還是覺得更加可悲。


奇門八算,齊鐵嘴


  奇門八算齊鐵嘴,是下三門裡一個比較奇怪的人。


  霍家和解家都是大家族,立足於開創盤口,從蒙東到嶺南,兩家都有勢力,齊鐵嘴走的卻是完全相反的路線。從以前起,他的盤口就只有一個,就是長沙老茶營的一個算命攤。


  這個算命攤在一條走廊的深處,後面是個小香堂,專門給人解籤,同時算命。有貨要拿,交六文錢,算命先生會帶你到內堂,後面有個很大的廳房,裡面全是寶貝。


  一般情況下,這種小盤口很容易被淘汰掉,偏偏齊家的盤口開了幾代,一直生意紅火,簡直火得不行。


  有人覺得非常奇怪,不明白其中有什麼蹊蹺。後來才知道,齊鐵嘴做生意有一個奇怪的規矩,就是每個人來買貨,他都會給對方算一卦。


  奇門八算是長沙第一算,算得極準,而且只給買貨的人算,叫做送算。這個放到現在來說,就屬於差別競爭力,或者叫衍生價值。


  地裡營生和盜賣古董的人都極其迷信,奇門八算名聲在外,就算不要貨,都有人願意為求一算跑來隨便買一件,生意因而源源不斷。


  那麼,奇門八算到底有多准呢?


  可以說,神乎其神。


  解放前夕,曾有一個掮客來齊鐵嘴香堂裡買貨,什麼東西都沒看上,卻看上了香堂裡的一隻香爐。


  這只香爐並不是古董,可見這掮客眼界不高。當時的夥計請示齊鐵嘴,他很講規矩,賣古董的就是賣古董的,怎麼會賣香爐?就沒准。不想那夥計自己起了貪心,心說香爐才幾個錢?我賣給他,偷偷再買一個來替換上,那錢不就是我的了嗎?於是偷偷賣了,又怕被發現,就打發那人快走。


  當時齊鐵嘴在裡頭看著,等那掮客來求上一卦,沒想到對方頭也不回就走了,覺得奇怪。招來夥計一問,那傢伙膽子一怯,全說了出來。


  齊鐵嘴聽完告訴他,這麼做,一是冒犯了神靈,二是冒犯了祖師爺,是大忌,恐怕要遭報應。說這話是要嚇死人的,那夥計立即把錢全拿了出來,說自己只是利慾薰心,問有沒有化解之法?


  當時這個夥計正要下村去收村租,齊鐵嘴推卦一算,不由皺眉,把剛才賣香爐子的錢全部拿出來,讓他把這些錢帶在身上,收來的錢則放在箱子底。並且囑咐他,瓜農今年的份錢就免了。


  那夥計很奇怪,莫名其妙地上了路,到了村裡才發現當年下大雨,瓜農沒有收成,根本繳不起田租,就算硬收也絕對收不起來。


  回來的途中,他在同路上遇到強盜,身上的錢全被搶去,對方卻沒有傷害他的性命,也沒有搜箱子就跑了。


  回到香堂後不久,那強盜就被抓住了,竟然正是村裡其中一個瓜農。


  原來,當年的瓜全被雨水全泡爛,那人走投無路,只好落草為寇,卻見被劫的是免了自己份錢的賬房先生,不忍殺人滅口,又怕被認出,因而劫了一點錢就慌忙跑了。


  不難推想,如果那夥計沒有免了瓜農的份子錢,這一次必死無疑。又如果他沒有把賣香爐的錢放在身上,箱子裡的銀子必然遭劫。


  事後,夥計問齊鐵嘴,這到底是怎麼算的?齊鐵嘴告訴他,買香爐的錢,就是買爐錢,而買爐錢,不就正是買路錢嗎?意思是這一次出去會有匪截,截的就是買香爐的錢。另外,當初那掮客不算卦,就是卦不算,那不就是瓜不算嗎?自己造的業自己背,幸好祖師爺念你是初犯,給了你一條後路,以後要小心做人,不要再犯這種昏了。


  夥計服貼,從此再也不敢逆齊鐵嘴的意思。這件事情的經過很快被傳出去,傳遍全長沙。


小解九


  小解九,解九爺,外八行裡唯一的一個正統知識份子,還曾經在日本留過一年的學。


  解家是一個楷模似的家庭,不像之前所有的人,這一家最大的特點就是沒有特點,是勢力最平均的一個家族。無論人手、套路、渠道,都不是最出眾的,但卻也是最能夠用的。


  九門提督裡,解家的生意做得最穩,雖然不見得最賺錢,可一直沒有任何的風波。誰也不找他麻煩,也很難找他幫忙。


  解九爺是一個做事按部就班、天衣無縫的人,對於一件事情的任何可能性,都能在發生之前想到,事先定好對策,這可能也是沒有人願意和他作對的原因之一。


  這種人,一般是平淡無奇的,幾乎沒有任何奇聞異事傳出來。要說有什麼可以講的,只有一件趣聞。


  當時廣州有一個棋聖,被一個軍官請來長沙鬥棋,竟可以同時和八個人下棋,殺得幾個棋手都丟盔棄甲。正好解九爺工於心計,平時最好的就是下棋,也算是個棋友,便知道了這個事情。


  那十年間,長沙下象棋下得出名好的,一個是解九爺,另一個就是我家的二叔。解九爺以奇局見長,設局厲害,我家二叔則以解局見長。可以說,一個喜攻擊,一個喜歡防守反擊。但是他們是分屬兩個時代的人,解九爺下得最好的時候,我二叔還不到火候,所以事情傳出後,只有解九爺出面。


  然而,解九爺天性不愛露面,最後決定再開一場一對八的棋局,其中一局由他在幕後指揮。


  對弈的結果讓人瞠目結舌,那高人贏了解九爺,卻輸掉其他七局。


  有幾個棋手在一邊看棋,就嘖嘖稱奇。解九爺的那盤棋,下得可以說驚心動魄,明明破綻百出,偏偏每次眼看就要輸了,又被扳過來,但是優勢又不明顯,還是被人壓著,如此膠著,最後還是輸了。


  解九爺就對其他人道,這叫臣子棋,是那些自身棋藝高超,卻又不得不和那些地位很高者一起下棋的人發明的。比如說和皇帝下棋,你必須輸,但是又得輸得非常艱難,讓皇帝認為自己是靠實力贏的。


  靠臨場應變下這樣的棋非常困難,所以就有人琢磨出很多的套路,專門做膠著難下的棋路。不過,這樣的棋路畢竟一開始就是奔著輸去的,便有人又問了,為何不直接贏了,挫挫對方的銳氣?


  解九爺道,人家從廣東一直殺到這裡,鬥棋無數,自然有著自己的門道。這種人只挑軟柿子捏,如果八個人裡面有一個棋力和他相當,他必定會繞過去,反正贏七個輸一個也不算丟臉,還是他厲害。這樣的比賽方式,本身就是個陷阱。


  當然,此人肯定是有真材實料的,至少博聞強記的功夫非常厲害,因為這種下棋的方法,要非常高的記憶力和對於棋局的熟悉能力,應變力反而是其次。


  解九爺抓准了這點,先用臣子棋露出破綻,引他入局。對方肯定是認為這人棋力最弱,必先攻之,欲殺出優勢,其他的棋路便只是周旋了。


  這是一對多的基本方式,不可能對所有方面都是猛攻,必是幾方攻擊幾方守。幾局之內,注意力並不平均。解九爺巧妙利用這一點,幾次眼看就要輸了,卻又下一個奇招扭轉過來,始終把形式集中在他欲贏卻不能贏的境地,看似破綻很多,但沒有一個真能用。打個比方,就好比少女撩撥你的情慾又不讓你近身,委實難受。


  如此一來,這人既不肯乾脆地放手,專心攻其他人,又無法再進一步,最終被一個難攤子給拖死。


  長沙方面本來就是想下他的面子,一贏七輸,他的確面子全無,但是事後再怎樣反省,只會認為問題出在自己身上,不會想到這棋局背後藏著陰謀。


  眾人聽完都佩服得五體投地,當晚喝酒慶功,很是歡暢不提。等人一走,他兒子卻再次提問:「老爹,到底是如何?」


  解九爺大笑曰:「田忌賽馬也。」


  原來,當時每人各在一室內,所以實際狀況外人不明。那一盤臣子棋,實為另外七個人合下,其他七盤才是解九爺所下。


  解九爺棋力在那人之下,真的一對八也必輸無疑,改用這個辦法,七人之力加總,必然高於一個,成功牽制住那人大部分精力,而他招招猛攻,既沒有輸一兩盤的顧慮,又佔了對手被牽制的便宜,最終七局全下。


  整件事情既沒有人察覺,也沒有任何破綻,解九爺設局、破局、鬥棋,最後淡過旁人的追問,每一步都是天衣無縫,可見其智之深,其計之詭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