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這件事情的起因,在二○○三年的二月一日,一個金牙老頭在快打烊的時候到我店裡來,問爺爺的事情。


  當時我長個心眼,沒怎麼搭理他,不過這事情怎麼看怎麼奇怪。爺爺的事情,我們家裡壓下去已經快六七年了,再沒人提過,為何這個金牙會突然問起?


  看他那派頭和講話的腔調,不是善茬。


  後來,隔壁的錢老闆告訴我,他認識來我店裡的金牙老頭,那傢伙臭名遠揚,名叫金萬堂,是北京新月飯店的老莊客。


  新月飯店是潘家園的升級產品,有了家底的倒爺盤口都開在那邊,不用風餐露宿,也不用和雷子正面衝突。我的資歷不夠,還沒法進去,只是有一些耳聞。據說,裡面隨便一件東西放上櫃面,都是翻著金磚的買賣。


  這家底厚實的老傢伙跑到江南,到我這麼一個屁股大的店舖裡來套磁,究竟是何居心?


  當時我告訴自己,有機會要查一查,不過這個念頭轉眼就忘了。做我們這一行的,怪人、怪事太多,開個古董鋪也不得安生,我不是很在乎這點破事。


  不過那一天我頗有點感慨。說起來我的境遇很慘淡,隔壁樓外樓開了外堂,還有了點心加工廠,連領班都是開著小車來上班,自己卻得每個月省吃儉用給手下發工資,老闆當得非常窩囊。當時想,賣古董的還沒開飯館的風光,這是什麼世道?不如說服我老爹,把這店盤了開飯館得了。


  當然這只是隨便說說的,我完全沒想到之後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如果能早知道,我就一把火把店燒了,以絕後患。


  說歸說,事實是我們不可能知道未來的事情,所以最後我不可避免的陷了進去,然後越走越深。


  可即使如此,我也沒有想到,自己之後必須使用這種方式來理清楚整件事。


  現在的我仍處在過程中,結局仍舊不明朗。回顧記憶中的種種點滴,不如趁機整理一下,理出一些東西來,也方便之後再查閱。


  終有一天會得到答案。我堅信,並且堅持。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