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雪山

  悶油瓶站在雪山上,神情十分肅穆,我不知道這是一種怎樣的情緒,但是我知道,這些雪山對於他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


  可以想像,此時他的心中不可能是一片空白,這裡的一切和他一定有相當的淵源,但是,我連猜測的方向都沒有。


  悶油瓶就這樣站了很久。


  當晚我們沒有繼續前進,而是在雪地之中挖了一個雪窩,舖上防水布,燃起了無煙爐子,過了一夜。


  第二天,我們帶著行李再次出發,繼續往山中走。


  一路上,只有我在不停地說話,說這個世界的美好,說還有什麼地方是他沒有去過的,什麼地方有著無比誘人的美食。他始終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現出任何厭煩的情緒。


  其實我並不知道他對什麼東西有興趣,我搜刮我和他在一起的所有經過,尋找一些他似乎有興趣的東西。比如說,他總是看著窗外,我覺得他對於旅行可能有一種特別的喜好。


  開始的時候,我勸說的密度還是相當大的,可是到了後來,路越來越難走,我的體力消耗越來越大,我也只能緘默前行。一連走了幾天,我們已經進入沒有任何裸露地表,全是積雪覆蓋的雪山的雪冠地帶。站在高處向身後眺望,來時的所有村落都看不到了。


  一眼望去,我看到長白山山脈綿亙無際,這其中有上千個山峰和山谷,很多都是人跡罕至。我已經無法判斷,我們這次的路線,是否和上一次進山的路線一致。


  我記得當時順子帶我們來的時候,曾經和我講過一些山峰的名稱,三聖雪山、鷂子雪山,那時候那些山峰的樣子,似乎和我現在看到的都不一樣。我記得當時潘子還有各種調侃,如今,山和人都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第三天晚上,我們搭起了帳篷過夜,這裡離我之前設定的要分開的線已經很近了,估計只有一天的路程了。


  這天晚上,我們找到了一塊比較乾燥的地方生起了火,坐在火堆前,他第一次沉默地把目光投向了我。


  我也盯了他好久,他一直就這麼看著,我開始判斷,他目光的焦點是不是我。但是我發現他真的是在看著我的時候,我覺得十分奇怪。我道:「我身上出什麼問題了,我身後有一個怪物嗎?」我問了幾次,他都毫無反應,我想這人平時就不是特別正常,現在這個情況,我一定無法理解也無須理解。可是過了一會兒,他忽然問我要了一根煙。


  我遞給他,以為他又要像以前一樣直接嚼了。沒想到他放到火中點燃了,接著真的抽了起來。


  「丫竟然真會抽煙。」我心中暗駭。


  在火光映照下,他忽然說道:「你準備跟到什麼時候?」


  我不禁一愣,道:「和你沒關係,這是我自己的事情。」


  他道:「你繼續跟著我的話,我明天會把你打暈。」


  我看著他的表情,知道他絕對不是在開玩笑,不由得一下就不知所措,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想幹什麼?你可不要亂來。」


  他道:「你不會有事的。」


  我實在是又好氣又好笑,道:「我不會讓你把我打暈的。」


  他淡淡地道:「那你現在就可以逃跑,或者從現在開始,和我保持相當遠的距離。」


  我道:「要多遠?」


  悶油瓶道:「只要你離我沒超過一百米,我都能用石頭打中你。我會把你背到一個安全的地方,等你醒來,你已經找不到我了。」


  在那一霎,我呆了一下,我忽然意識道,雖然這樣的對話很好玩,但是其中蘊含的意思,十分明確。


  他不希望我再繼續送下去了,他顯然不相信我說的到了那條線就會放棄的想法,他還是按照自己的節奏,他覺得,現在已經是分別的時候了。


  我道:「你就不能再認真地考慮一下嗎?現在你這樣做有意義嗎?」


  「意義這種東西,有意義嗎?」悶油瓶對於「意義」這個詞語,少有地顯出了些許在意,他看著熊熊燃燒的篝火,道,「『意義』這個詞語,本身就沒有意義。」


  我看著他有三分鐘之久,再沒有說什麼,然後轉身走進了帳篷之中。


  我放棄了,我實在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上去抽他幾個嘴巴,我覺得他立即翻身起來夾爆我的頭的概率不大。但很可能我是打不著他的,他的速度太快了。如果是罵他的話,就好像是罵一塊石頭一樣,毫無快感可言。該說的道理我都說了,我知道現在做什麼都已經沒用了。


  反正也只有一天的路程了,與其到了那條我自己定下的線的時候,我繼續糾結無助,直至崩潰,最後被他打暈,不如就在這裡放棄吧,我還可以在這裡待著,目送他消失在雪原裡。


  此時我已經決定了,明天天一亮,我就回去。我會在這裡做上一個記號,以後每年到這裡拜一拜,掃掃墓。


  我躺進睡袋裡,心中各種鬱悶,無法入睡。躺了十幾分鐘,悶油瓶也走了進來,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整理了一會兒,他才道:「再見。」


  我道:「朋友一場,明天再走吧,我不會再跟著你了。」他點點頭,拿出守夜的裝備就離開了帳篷。


  我心中滿是絕望。


  你一個很好的朋友,執意尋死,你看著他,但是你阻止不了他,你和他之間隔著一層用任何工具都無法打穿的東西。你能用任何方式去觸碰到這個東西,但是你卻找不到可以將它攻破的缺口。


  我決定了之後很難過,但是又覺得,我是不是應該理解,理解悶油瓶那句話:「意義」這個詞語,本身就沒有意義。


  我轉過臉去,心裡慢慢地平靜了下來,不去理睬外面的人,自顧自閉目養神。


  我在不知不覺中睡去。然後,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一種奇怪的聲音吵醒了。那種聲音在睡夢中聽起來好像是一群奇怪的人在唱歌,那歌聲悠悠揚揚的,人數似乎特別多,在這種地方聽到,感覺十分奇怪。


  我醒過來之後,睜開眼睛便意識到,那是風的聲音。


  我的帳篷正在左右搖晃著,裡面用來照明的風燈好像隨時會掉下來,光線一會兒亮一會兒暗。我起身走出去,發現四周起了大風,狂風捲著雪屑,正往山谷裡灌來。悶油瓶並不在四周,他的行李也不見了。


  狗日的,招呼也不打一聲就走了。我摸摸頭,想看看他是不是在我睡覺的時候已經打暈過我了。頭上沒事,看來他看我睡著了,連打暈我都免了。


  我又看了看天,知道要糟糕了。這天氣,如果再猶豫下去,肯定要倒大霉,長白山的第一場大雪,今天肯定就要來了。


  如果再往山中走,基本是九死一生。我看到悶油瓶連一點食物都沒有帶走,心中感慨萬千,知道一切已經成為定局了。


  風越來越大,帳篷幾乎要被刮得飛起來。我看了看時間,往回走個三天,就能有補給的地方。而我走得越早,被暴風雪追上的機會就越小,於是我開始收拾自己的一切。等我把一切都裝好,就看到四周雪坡上的積雪被刮得一絲一絲地在半空中飄舞,一切似乎隨時會崩潰。


  在這之前,我覺得悶油瓶還是有生還的機會的,甚至是我回到旅遊區之後,如果我告訴他們這山中有一個人失蹤了,他們也許還會派遣人進山搜索,人多說不定還可以把悶油瓶綁出來。但是現在這個天氣情況,我怕就算是派一個團、一個師的人進去搜索,悶油瓶都沒有生還的機會了。


  好就好在,他沒有什麼親人,沒有什麼牽掛。


  中國有一句老話:吃了秤砣鐵了心。悶油瓶決定了的事情,是沒人能改變的。我走到這裡,也算是盡了人事了。我壓了壓心中的各種悲傷,便開始往回走去。


  風越來越大,我才走了幾步,忽然,前面的雪坡上的積雪大片大片地滑下來,我的路開始越來越難走。


  走出了幾百米,我繞過一個山口,就發現槽糕了。前面的山體全部塌了下來,我看到一片之前沒有見過的雪包。


  我往上爬了幾米,一看就暈了,這些雪包把之前我來時的路線全部搞亂了,我一下分不清楚我應該走哪條路回去。


  我點上煙,抽了幾口,琢磨該怎麼辦。畢竟這裡離旅遊區還是比較近的,不管怎麼說,我都是有辦法出去的,只怕我萬一走錯了方向,那就麻煩了。雖然我對於悶油瓶的命運非常悲傷,但是想到我很有可能會死在他前頭,還是相當鬱悶的。


  就好比有一個重病彌留的人,基本上你去了之後,是準備參加他的追悼會的那種。可到了之後,奄奄一息的瀕死者卻端著一把衝鋒槍在等你,等你到了,他噠噠噠地掃你一梭子,你倒在了血泊裡,然後他自己才倒進棺材裡掛了。你躺在地上,眼看著自己的身體正往外飆血,心中的情緒會何等複雜。


  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


  抽完煙,我繼續往上爬,忽然我發現頭頂上落下來很多拳頭大小的雪球。


  雪球大小不一,顯然是自然形成的。我抬頭看去,看到上面的積雪滑坡得相當厲害,不停地有一片一片的雪坡斷裂,直往下滑。我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到了山頂的時候,我一下就找到了繼續往前的路線。


  我心中安定了下來。我從山頂順勢而下,到了山的另一邊,那邊是一個陽面。我抬頭一看,正看到太陽從山後升起,對面的雪坡猶如一面巨大的鏡子。我覺得渾身湧起一股暖意,接著,我忽然發現,四周變成了粉紅色,變得非常地模糊。


  我愣了愣,心說這是怎麼回事。隨即我就意識到了,這是雪盲症。我立即閉上了自己的眼睛,我知道我自己絕對不能再使用眼睛了,再使用一下,眼前立即就會全黑,什麼都看不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