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域

  我一路跟著手電光來到了那棟農民房下面,敲門進去,發現門並沒有鎖。一路往上,所有的門禁都是打開著的,整棟樓似乎都是空的。我來到了那個房間,那是一個什麼擺設都沒有的空房間。一扇窗子大開著,手電就放在窗沿上。


  透過窗子,能直接看到三叔那樓的陽台和廚房,我看到了一架望遠鏡,架在窗邊上。


  我看了一眼,發現望遠鏡正對著三叔家的廚房。


  手電下面壓著一張紙條,我一下子展開,發現那竟然是一封信,信的第一句話特別奇怪。


  「看一看四周,你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鬼域。」


  我拿著信,看了看四周,一開始我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看了一圈我就明白了,一股強烈的寒意撲面而來,從窗口吹進來的涼風似乎一下子降低了這個空間裡的溫度。


  我從這個窗口看去,整片區域,連同所有的農民房,全都沒有亮燈,四周一片漆黑。


  只有三叔那棟房子有燈光。


  我看了看手錶,現在是九點多,正常的話不可能是這樣的情況。我立即低頭繼續看信。


  信上面寫著:從十九年前開始,你爺爺或買下或租下了這裡所有的房子。每棟房子都有專人定期打掃,但不做任何使用。十九年之後,你三叔住的那棟房子的四周,幾乎全都空了。夜晚沒有任何燈光,就如同一片鬼域一般。


  這一切,都是因為這片區域的地下,埋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而這個秘密並不是古來有之的。這下面埋的是一個撒手鐧,是一次巨大博弈之後的一件遺留品。


  我屏住呼吸,在這個黑暗的房間裡,找了一個角落蹲了下來,用手電照明,慢慢地把這封信看完。


  這封信中的很多信息都需要和前面的很多信息互聯,其中一些信息已經表述過,這裡再表述會非常麻煩。我只是陳述幾個最重要的部分。這幾部分一出來,整件事情就全部聯繫上了。


  這封信裡,非常明確地說了一件事情,就是當年有一隊人,將幾十盒奇怪的東西,送到了我爺爺的手上,我爺爺將其放在一個棺材內,埋在我現在所在的這片區域之下。這幾十盒東西十分重要。


  這幾十盒東西,一想就知道,是當年那支掉包的考古隊從張家古樓裡面帶出來的東西。記得盤馬說過,當年考古隊離開的時候,帶走了很多箱子。


  找了一個地方藏了起來?難道,狗日的那具屍體就藏在這裡,在我眼前這片區域裡?


  這果然是撒手鐧,這具屍體太重要了,這具屍體的出現,會毀掉「它」的一切依存。


  信的內容不長,我將全文附錄下來,裡面有很多敘述比較雜亂,但是,只要是對這件事情有一定瞭解的人,看完這封信之後,必然會完全理解,並發現信中所包含的巨大信息量:


  ==========


  吳邪:


  看一看四周,你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鬼域。


  從十九年前開始,你爺爺或買下或租下了這裡所有的房子。每棟房子都有專人定期打掃,但不做任何使用。十九年之後,你三叔住的那棟房子的四周,幾乎全都空了。夜晚沒有任何燈光,就如同一片鬼域一般。


  這一切,都是因為這片區域的地下,埋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而這個秘密並不是古來有之的,這下面埋的是一個撒手鐧,是一次巨大博弈之後的一件遺留品。


  在很久以前,有一支由收編的盜墓賊組成的考古隊,準備將一具裝載著屍體的棺材,送入一個古墓,在這個古墓中,屍體會發生一種匪夷所思的變化。這種變化,對於屍體所在的這個組織十分重要。


  然而,這群盜墓賊中有人預見到了將屍體送入古墓之後,會發生什麼可怕的後果,其中有幾個盜墓賊,為了阻止這種後果,背叛了其他人。他們殺死了同夥,假扮成了他們的樣子,將那具屍體隱藏了起來。


  這具屍體,現在就在你面前所看到的這片鬼域之中,你千萬不要試圖去尋找它。在這片區域之內,只要是觸及核心秘密的人,要麼成為我們的一員,要麼,就會被無情地抹殺掉。就算你是這個計劃的最初參與者的孫子也是一樣。


  我想,你也應該察覺到了,在你的經歷中,有的人就算在再怎麼無法繼續撒謊的情況下,也一定會繼續對你撒謊。應該有人和你說過了,有些謊言是為了保護一個人,這就是核心的原因。


  因為這個核心的秘密實在是太重要了,我們無法承擔任何風險。


  不過,我現在之所以給你寫這一封信,是因為我們的時間到了。明天一過,一切都會煙消雲散。


  你也許要問為什麼,我想說,我們終於熬到了,熬到那個組織最後一個領導者的死亡,那個組織終於完全消失了。就在明天,那個組織將成為一粒永遠不能被揭露的歷史塵埃,誰也不知道它曾經存在過,誰也不知道它曾經有多強大。


  你不用去思索時間到了的意義,我可以很直白地告訴你:這具屍體,只要過了這個時間,對於一切就都沒有任何作用了,這便是時間到了的含義。一直以來,這具屍體是一個巨大的秘密,他們一直害怕我們把這具屍體以及背後所有的荒唐計劃暴露出來。依靠這具屍體,在任何情況下他們都不敢對我們進行最大力量的捕殺。


  不過,現在我們也不打算將它公之於世。我們的威脅消失了,那麼,威脅的證據,雖然還是可以毀滅很多東西,但我們也不想引火燒身了。


  明天就是這個時間點了,明天的九點四十五分,我們就會毀掉那具棺材和所有相關的東西,離開這裡。


  整個宿命徹底地終結了。


  你不要再為這宿命的終結,做任何犧牲和猜測,事實就在這裡。你要感謝你上一輩對你的保護和之後做的所有一切,那些隱瞞、欺騙、設計,讓整件事情終於可以在你這一代人完結。因為,原本你是很可能要接替我們,繼續和命運對抗的。但是,現在終於不需要了。


  我想你應該非常想知道,我到底是誰?我在很久之前就用一種最決絕的方法隱去了我的身份,只有你爺爺和你三叔知道我的存在。快二十年了,如今我終於可以離開,希望我之後的人生,可以忘掉這一切。


  我之所以破例放你一條生路,也是因為我們之間不尋常的關係。但是,這是我唯一一次猶豫了,不會發生第二次。


  你爺爺和我父親,當時是最早兩個對於所有事情萌生退意的人,但是他們各自走的路線不同──你爺爺一直想等待,希望通過時間,將一切都洗去;而我父親則知道,只要那件事情的可能性存在,我們所有的宿命就都不會終結。


  所以,我父親便展開了自己的計劃。我們掉包了那支考古隊,藏起了棺材。但是,我們逃亡時,卻在杭州遇到了最大的圍剿,走投無路之下,我們只能求助於你爺爺。


  你爺爺給了我們最大的幫助。而在之後的歲月裡,吳三省也幫了我們很多。你們吳家雖然一開始並沒有參與,但是沒有你們,這個計劃不可能在當年最可怕的歲月裡堅持下來。這也是我這次手下留情的另一個原因。


  吳邪,我聽吳三省提過很多次關於你的事情。我看到你的時候很驚訝,你竟然會陷入這麼深。幸好,你直到現在才發現了我的存在,也幸好,你單純地相信了你三叔的各種謊言。


  你三叔第一次帶你進入古墓時,已經是在準備當他自己無力承擔的時候,由誰來替代他的位置──他選擇了你。


  你也許不知道,你從小練習的所有技巧,包括你的筆跡,還有你三叔給你講的各種故事,都包含了什麼秘密。你用來練字的所有字帖,全部都是來自一個叫做齊羽的人的筆跡。從小你三叔和你說了很多很多故事,裡面無數次地暗示著這個人的名字。這都是為了在所有的計劃中,讓所有人誤會,你就是齊羽。你不知道,從七星魯王宮的那次探險開始,你的出現,讓無數暗中調查這件事情的人摸不著頭腦。


  他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也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他們調查你的筆記就會發現,你很可能就是當年失蹤的齊羽。你是一個巨大的煙霧彈,幫我們消耗了敵人無數的精力。


  後來你開始調查了,萬幸的是你只是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並沒有深入思考。但是你肯定會頭疼吧,你應該不止一次懷疑自己的真實身份。


  我知道你還有很多的不解,但,不該讓人知曉的,我就不會讓人知曉。


  你不要再傷害自己了,因為一切已經沒有意義了,沒有人會為了你的安危而暴露這個秘密。相比於這個秘密來說,你太微不足道了。這封信,其實本身已經沒有意義了,一切都無法改變。


  當一切結束之後,我會找一個適當的時機,把一切都告訴你。不要試圖去尋找那具棺材,揭下你可笑的面具,回到你自己的家裡,忘記這一切,等待我將真相送給你的那一刻吧……


  ==========


  我看了看手錶,離第二天的九點四十五分還有差不多十二個小時,看樣子,這個人應該現在就在這片鬼域之中。


  看完之後,我靠在牆壁上琢磨。這封信寫得十分簡短,但是,它是唯一一封真真正正把事情講清楚的信件。我看完就明白了這封信說的東西都是真的,並且我總覺得寫信的人似乎與我有特別的關係。這封信的行文非常穩定,顯然寫這封信的時候,他的心態沒有任何波瀾變化,這一定是一個極其冷靜的人,冷靜到,就算明天一切宿命完結,他都不會有任何起伏。


  在這裡,我能看到三叔的樓房。如果真如信上所說的那樣,在這個時候,如果我是他,一定是坐立不安,無比忐忑。而他還可以在這個地方監視我,甚至冷靜地寫好這封信。


  如今我應該如何?


  如果是小說的橋段,此時我應該奮發圖強,一直到明天九點四十五分。我還是有大量的時間可以去折騰,可以一個個窖井地去翻找,一個個地窖地去挖掘。


  但是我實在動不了了,這幾年的疲憊似乎一下湧了上來。


  他說會給我一個答案,那麼我就等待這個答案吧,我現在什麼都不做,至少也還有一線希望。就算從此再沒有任何提示,我還是可以等下去,等到自己對此完全沒有興趣為止。


  我靠在牆角,拿著那封信,一直等待著,似乎在中途睡著過兩次。五點時,天就濛濛亮了,我困得不行,終於完全睡著了,一直到警笛的聲音把我吵醒。


  我爬了起來,看了看手錶,十點多了。我趕緊出了那間空房,爬上頂樓,四處眺望,就看到這片區域之內,有十幾處著火點,正在冒著濃濃的黑煙。


  消防車試圖進來,但是所有的街道都被違章建築堵得很不通暢。我在房頂上坐下來,點上煙,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