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的秘密

  我的朋友是下午兩點到的,我和他說,我叔叔需要他幫忙查電腦,費用是十萬。這傢伙缺錢,五點起床一個飛機就到了。我和他說,我自己有事就不來找他了,讓他自己把這份錢給踏踏實實賺了。


  這人是我一個同學,在電腦上有一些技術,上次我查那個網站也是他幫的忙。我把我的要求和他一說,他立即就明白了,也沒問為什麼,立即開整。


  但是他剛把電腦整個搬了起來,看了一眼,就「咦」了一聲。


  我問怎麼了,他道:「您這台電腦沒有聯網啊。」


  「沒有聯網?」


  「您看,沒有網線啊。」


  我趴下去一看,也愣了。果然,這電腦後面光溜溜的,連我這種沒什麼電腦知識的人也能肯定,這台電腦絕對沒有連通網線,因為它只有一條電源線連接著插座。


  「無線網絡?」


  「不可能,電腦裡沒有安裝無線網絡驅動系統。」


  「那這是怎麼回事?」我奇怪。


  我靠,這是GHOST NET啊,我心說。以前我看過一個電視劇,裡面的電腦可以通過某種靈力和另一個世界的另一台電腦連接,裡面的人說這種網絡叫做「鬼網」。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理,但是絕對不會是鬼網,我忽然意識到這事情很關鍵。


  我坐回到電腦前,冷靜了一下。他就道:「我得拆開來看看,才能知道是什麼情況,否則的話,你就是在自己和自己對話。」


  「我不懂,你說得詳細點。」


  「理論上也能做到這一點。一台電腦裡面可以設置兩個賬戶,在同一個電腦裡互相通信。」


  「不需要網絡?」


  「不需要,不過,您的郵件往來有實際內容嗎?」


  我點頭:「當然有。」


  「那就不可能是這樣的,我覺得機箱裡面一定有蹊蹺。」他說道。


  我問他會不會損壞機器,他搖頭說絕對不會。


  他速度很快,顯然在電腦城裡裝電腦裝慣了,很快就把主機的殼子拆了下來,裡面全是我看不懂的電路板。他用鑷子在裡面敲來敲去,看完後臉色蒼白,對我道:「叔,這真他娘的詭異了,這裡面沒網卡。」


  我不理解這有多嚴重,露出疑惑的表情。他道:「在計算機的層面裡,這是違反物理定律的。你沒有網卡,就絕對不可能收到任何外網的郵件。不可能,你收到的這封郵件,只能是來自於你這台電腦本身。」


  「什麼意思?」


  「您要麼是自己在和自己發郵件,要麼,您這台電腦自己能發郵件給您。」


  我搖頭,這絕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仔細看看。」我道。忽然就想起昨天最後一封郵件,我靠,難道這電腦是有智慧的,它是在這個房間裡看到我出去抽的煙,並不是在這裡其他某個地方監視我的陽台?


  我渾身湧上一陣寒意,如果是這樣,那我們現在的舉動是不是就是在強姦它?不,解剖它。


  我很快打消了這個可笑的念頭。這其中一定有蹊蹺。我同學繼續研究機箱內部,忽然,他「咦」了一聲,用手電照到了一根很細的白色電線,說道:「原來如此。」


  「是什麼原因?」我急不可待地問道。他說:「現在還不知道,不過,這裡有一條奇怪的電線。」他撥弄著那條白色的電線,電線非常細。他摸著,一直摸到電線的源頭,電線連接到了電腦的電源裡去。


  他立即動手拆卸電源,在把電源拆卸完成之後,用螺絲刀挑出了那條白色的電線,發現電線接在一個很小的電子元件上。


  我完全看不懂,看著我的同學摸著下巴。他想了半天,就道:「不敢相信我看到了什麼,我竟然會在這個時代看到這個東西。我說了您可能也無法理解。這是一個非常原始的網卡,它利用接地線來傳遞信號。這是一個點對點的網路,對方的計算機只和您的計算機相連。其實就是一個摩斯密碼解析器。」


  「那他在什麼地方?」我根本不想知道運作原理。


  「不知道,他使用的是電源的接地線,這是一條專門的線路。您有這間房子的電路圖嗎?如果有的話,我可以幫您查出來。」


  我搖頭,不消說我不知道那東西在什麼地方,就算以前真的有過這個東西,三叔肯定也銷毀掉了。以三叔的謹慎,他不可能讓可以暴露這條線路的可能性存在。


  他說:「那唯一的辦法是把這條線路扯出來。線路的一端在這裡,那麼另一端只要順著線路去找就能找到。」說著他指了指嵌入地板的插座,「這裡就是源頭。我們得把地板全部撬開,找到這條線的走向,另一台電腦一定也連在這根線上。」


  我想了想,讓他先別輕舉妄動。我得琢磨一下,動靜太大一定會被人發現,必須舉重若輕地搞。他道:「這種專用網絡傳播距離很短,而且不可能離開這戶人家太遠,否則就會牽涉到路邊的街道變壓器。所以,他的位置一定不會離這裡太遠,肯定在幾百米之內,很快就能找出來。」


  「你覺得,最多需要多少時間?」


  「最多三個小時就能找到。」


  我拍了拍他,就道:「這樣,你先休息一下,我們等晚上天黑之後再弄。你先把電腦給我裝起來。」


  情況繼續變化,需等到子時。


  這是我發的郵件,讓那人繼續等一等。這樣的話,這個人子時的時候一定會等在電腦邊上。如果能找到,我就能破門而入抓個現行。


  對方一直沒有回信,我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下來,便讓我同學用布包著手電筒開工。


  三叔的家其實是一棟老式農民房改造的,所有的線路都是明線,但是三叔為了安全,在地面上加了一層。我朋友小心翼翼地把地板撬開後,敲破保護線外面的保護殼,把電線扯了出來。


  我跑到二樓,看房頂上的外接電線哪一根被扯動。


  然後一路找下來,發現這根電線又直接連到了屋子外面。我把固定這根電線的所有鉚釘全部拔掉,繼續讓我同學抽動。


  再到一樓,我們跟著這根電線一路往前走,就來到了院子裡。接著,我們就看到電線直接往下走,一路通到了地下。


  我心中奇怪,三叔的院子不大,也就六七平方米,那一束電線有四五根,全都是在牆壁的房簷下走,只有這一根電線是往地下走的。


  地面上堆滿了凌亂的盆栽,足有十幾盆。我和朋友小心翼翼地一盆一盆搬開,我驚訝地看到了一個窖井蓋。


  電線一路往下,竟然通到了這個窖井裡。


  我從來不知道三叔家裡還有這個東西。窖井蓋上有一個提手,我上去提了一下,發現可以提動,裡面一片漆黑,心就吊了起來。


  有門兒。


  我吸了口氣,就對我的同學說:「行了,到這兒就行了吧。」把他支走後,我立即就去屋裡拿了手電,來到窖井蓋前,深吸了一口氣,拉起來就往下照。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