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中的線索

  之後的幾天我都是渾渾噩噩地度過的,只有在一些突發事件發生時,我才能回到這個世界來。在其他的時間裡,我大都是躺著或者坐著,腦子裡一遍一遍地過以前發生的事情。所有的事情,細節我已經不去思考,只是在腦子裡放電影。


  但是我沒有任何情緒。


  絕望是一種最大的情緒,它可以吞噬掉一切。有一刻我甚至意識到,我對於生命已經沒有太多的依戀了。要麼讓我知道這背後的一切,要麼就讓我死在去瞭解這一切的路上吧。


  這是我應得的報應,因為我的執念,已經害死了好多人,我如果不死,那這個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想這些的時候,我的心情特別平靜,沒有絲毫以前的那種焦慮。我感覺,即使最後知道了這一切背後的所有關鍵,我也不會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以後我再也不會有之前那種強烈的慾望了,任何的未知,都不可能打動我了。可是,就在幾天之後我就發現我錯了。看來這件事情的發展,永遠不會在我的意料之中。


  幾天之後,我得到了一個很出乎意料的消息,裘德考的公司開始資產重組了。


  顯然,因為第一股東裘德考健康狀況的惡化,裘對於自己公司很多方面的控制開始衰弱,其他股東開始活躍起來,暗股之間的鬥爭越來越激烈。很多人淪為了這場鬥爭的犧牲品,包括裘德考核心隊伍裡的一些高層。


  這些高層在雲頂天宮的時候和我還有胖子有著很好的私交,雖然聯繫並不密切,但是有的時候,我還是會去請教他們很多問題,他們也會私下給我一些建議。


  公司混亂之後,很多這樣的高層開始離職,其中有幾個人便開始發送一些本來是公司保密的卷宗給我。


  這些卷宗在裘德考掌權的時候是頂級保密的,但是裘德考一倒,這些東西就變成了雞肋,根本沒有人相信卷宗裡面的信息。這些卷宗紛紛被分開而且銷毀。


  那幾個人說,既然公司已經不重視了,與其銷毀,還不如給我這個需要的人看看,是否有有用的信息。


  卷宗的數量之多,令人咋舌。顯然,這些人雖然好心,卻也沒有好心到為我分類,幾個文件加起來最起碼有幾百G,全都是圖片文件,是用掃瞄器掃描下來的。


  我泡著紅茶,從第一個文件包開始,將這些卷宗在兩天內全部看完了。


  卷宗的內容相當豐富,雖然並不是每一卷都有價值,但是其中有價值的部分相當有價值,而沒有價值的部分,也有蹊蹺的地方。


  我把這些文件全部整理出來,分成三大類,一類是有價值的文件,一類是有疑點的文件,一類是無價值的文件。


  讓我最恍然大悟的,是其中一份關於西沙考古的綜述文件,這份文件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向董事會要求資金,這種文件必須向董事會解釋,開展西沙的項目為什麼是有必要的,潛在價值是多少。


  這份文件的核心部分分為兩塊,一塊是解釋為什麼:裘德考認為西沙地下有古墓的概率相當高,其中有著大量的民間傳說和歷史記載,這些資料就有幾百M,很多都是古籍的照片。然而,決定性的證據並不是這個。決定性的證據,是一份「內部文件」。


  這封內部文件很奇特,它是一份紅頭文件,是以很高的價錢買來的一個考古隊員的死亡報告。


  經過仔細推敲之後,我意識到,這個死亡的人,是第一個進入西沙古墓的人,就是他帶出了第一批資科。然後,公司內部有眼線把這個消息帶給了裘德考──當時的情況,應該是在黑暗的海上,裘德考的船冒充了組織的船,截獲了資料。


  之後,裘德考將這份資料交給了解連環,於是才有了三叔的那次西沙事件。


  那麼,我一直覺得奇怪的一件事──裘德考是如何獲得西沙內部資料的,由此就有了解釋。


  看樣子,組織的習慣是:先用自己的人進入古墓探索,看是否能獲得第一手資料,如果不行,就把所有的資料提交給考古隊,讓考古隊進行第二次探索。


  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信息是,三叔當年欺騙裘德考,讓裘德考出錢出力時,使用了一個信物,這個信物就是「鐵塊」。


  這東西就是當年巴乃事件中,從巴乃帶出來的幾隻箱子裡的鐵塊。三叔以這個鐵塊,證明了他有當時巴乃的全部資料,以此交換了他那次去西沙的資源。


  我暫時還不知道三叔是如何得到那種鐵塊的,但是顯然他是得到了,這背後肯定還有我不知道的步驟。


  而最讓我疑惑的一份卷宗,我需要重點地說。這個卷宗,只有一個題目:關於吳三省宅附近地貌特徵調查。


  沒有具體的卷宗內容,在這封卷宗的封面上,有英文的「不予通過」的字樣。


  這份卷宗的提案人,竟然是阿寧,阿寧的英文我認了很久才認出來。


  阿寧提案,要對我三叔住的地方附近的地貌特徵進行調查,這是為什麼?難道我三叔家附近都有古墓嗎?


  我記憶中的阿寧是一個非常靠譜而且敬業的女人,她不可能做出毫無意義的提案來,她做的提案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看了看日期,應該是在我們第一次下地之前。顯然,對於我三叔,裘德考的公司早就開始監控了。


  不過,在國外專業的公司體系中,資金和董事會始終是最大的,這個提案顯然沒有被實施。


  我靠在椅子上,一邊抽煙一邊想,卻完全沒有概念。我來到三叔舖子的房頂上,往四周看去。


  三叔的舖子在一個農民房特別密集的地方,四周全都是各種農民房,很多都相當老舊了。在這種地方,哪有什麼地貌可言,連地面都看不到。


  如果能看到卷宗,我說不定還能猜到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可惜,現在只能如此沒有方向地去猜測。


  我給自己琢磨了一個大概的理由,沒準兒阿寧是覺得三叔的舖子四周可能有古墓。很多盜墓賊選擇一個地方,看上去是想做點小生意,但是實際上可能是用來做掩護,在地下挖掘很長的通道盜墓。而且,三叔這種瘋子,如果地下的寶貝夠值錢,他挖掘地道的計劃可能會持續幾年。


  除此之外,卷宗中還有大量信息,可以對我之前的很多信息作補充。我看完之後,很多飄忽的想法都確定了下來,但是那些都意義不大。


  其中還有很多信息,但英文實在是太難了,我看不太懂。我把這些全部打包發給我英文好的朋友,讓他們幫我翻譯之後再來仔細查詢。所有的操作,都是在我的手提電腦上進行的,但是文檔實在太多了,我一個螢幕很難操作得順暢。


  這時我才想到,三叔這裡有一台電腦。我把電腦打開,用U盤把文件拷了過去,進行對比操作。


  在進行這個操作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在兩台不同的電腦上,很多文檔中顯示的細節都不一樣。我打開了剛才看的阿寧的那個文檔,在三叔的電腦上,竟然比之前多了一頁,之前只有一個封面,而在三叔的電腦上,卻多了一頁扉頁。


  我覺得有些奇怪,打開來看,就發現這扉頁是一個說明頁,說系統版本太舊,無法顯示全部的頁面。


  難道,這些卷宗之中還有蹊蹺?我頓時一個激靈,想到很多加密文件,必須在特定的機器上才能將其所有的頁面都顯示出來,而在其他的機器上顯示出來的,只能是對方想給你看的那幾頁,真正的核心信息不會顯示。


  我心說,看樣子得找高手來處理,我自己是肯定無能為力了。我把電源都關了,腦子裡過了幾遍,發現我在杭州真沒有認識多少懂電腦的。在濟南一帶倒是有朋友,以前的大學同學,不過,專程把他叫過來似乎太誇張,還是找時間從杭州找幾個靠譜的吧。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