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在水裡

  我立馬跳進水裡,水其實只到腰部,我在水裡慢慢地摸著,很快就摸到了護棺河的邊緣牆壁上確實有一個洞口。


  在水底有一具已經被泡爛的屍體,使得水的味道相當難聞。我用手電照著洞口四周,摸幾下洞口邊緣的牆壁就忙用手電照一照那屍體的位置,生怕屍體漂到我這裡來。


  胖子也下來幫忙,他摸到洞口後,站起來對我說:「沒錯了,他們是從這個洞裡出來的。看來,這裡的結構,大體上和西沙那裡很相似。」


  所有的技術似乎都來自於汪藏海,看樣子張家和汪藏海還是有相當多的聯繫的,他們之間有著很多技術和知識的傳承。


  胖子潛到水底,在水裡摸了半天,探入了那個洞裡。我看著手電光一點一點地深入,之後又慢慢地退了出來。


  「裡面很寬敞,往前幾米就有去往上面的台階了!」胖子浮出水面道,「但是我估計是一條水路,不知道前路情況如何,但是要想出去可能只有在此一試了。」


  我稍微有些安下心來。


  我倆爬出護棺河,按原路返回,準備背著悶油瓶再次過來。


  但是,上去後我剛把悶油瓶背起,才走了幾步,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了──我的喉嚨真是不太舒服。


  胖子的呼吸系統看來已經受傷了,他的不適顯然比我更甚,他才走了幾步,就立即捂住口鼻,表情痛苦地扭曲起來。


  我覺得很奇怪,我倆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胖子的臉色已經鐵青了,他忽然做了一個讓我別動的手勢,然後扭頭向到這裡來的密道口跑去。一路過去,他幾乎是連滾帶爬地在跑。


  我放下了悶油瓶,也跟著跑了過去,結果還沒到進來時的密道口處,我們就看到有一團濃霧飄了進來。在這個地方只要呼吸一口,就感覺到劇烈的灼燒痛苦,一路從鼻腔燒到了肺裡。


  「我靠,機關啟動了?」我大驚失色。


  胖子在旁邊拼命地點頭:「快走!」


  我們連滾帶爬地往回跑,我心說,狗日的,太陰了,竟然連一點動靜都沒有,這機關就這麼悄無聲息地啟動了。


  跑到悶油瓶待的地方,我背起他,胖子抄起放下的背包,然後我們繼續不顧一切地向護棺河那邊跑。


  到了河邊,我們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接著迅速找到洞口,一路潛水向裡,不到十米,胖子拉著我的手臂,我背著悶油瓶一邊向上浮一邊往前狂摸,很快就發現前面果然是有台階的。我們踩著台階一步步向上走,很快就完全浮出了水面。


  我們用手電四處一照,發現這裡是一條通道,通道的積水只到膝蓋位置,而順著這條通道一路往前看,大概有七八米遠就能到達洞口了。


  是那個全是水潭的毒氣洞嗎?如果是的話,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出來了。沒想到這一次還挺順利,如果真這麼出去了,我肯定要好好地找個神仙表示一下。


  我心中狂喜,一路蹚水衝了過去,胖子跑在我的前面。剛到那個洞口,胖子卻立即停住了,我整個人撞在了他的熊背上,還沒反應過來,胖子已開始往後退了。


  「搞什麼?」我問道。胖子就道:「奶奶的,這事情麻煩了,咱們仨凶多吉少了。」


  我從胖子的肩膀上方往前看去,就看到前面的洞口處,出現了非常奇怪的東西──我看到好多絲線一樣的東西橫掛在前面通道內,絲線上面掛著好多果實一樣的東西。


  我怎麼來形容這個洞穴的結構呢,它實在是太難形容了。


  這是一個基本呈圓形的洞穴,洞穴的底部有一個深度到我們腳踝的水潭,能看到有一條用鐵鍊修築的獨木橋,在水下一直通到對面,對面也有一個洞口。然後,在洞穴口的地方,橫亙著無數的不知道是鐵絲還是其他材質的絲線狀的東西,密集得好像盤絲洞一樣。在這些絲線上,我之前看到的那些果實一樣的東西,是一種我早就見過而且有點聞風喪膽的東西──六角鈴鐺。我看到了無數的六角鈴鐺掛在上面,難道胖子說我們凶多吉少指的就是這個?只要有一根絲線被牽動,這裡所有的六角鈴鐺就都會響起來。如果是這樣,情形將完全不受我們控制,根本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心說,悶油瓶他們是怎麼過來的?不過,我判斷當時所有人的情況都很糟糕,悶油瓶如果一個一個地背他們過來,以他的身手和定力,還是有可能的。


  「這是防盜系統啊。」胖子道。他指了指洞壁上一些雕著龍嘴的口子,「張家人通過這裡的時候,肯定會通過這些口子往這裡灌水,把鈴鐺全部淹掉,然後自己潛水過來。」


  我們顯然不可能去啟動機關了,我往絲線的上頭看了看,如果能從洞穴的頂部過去,也行。不過正看著,我就發現頭頂上也有大量的鈴鐺。


  「從水下走?」我問胖子道。胖子搖頭:「你看,這個洞穴寬有三十米左右,但是只有半個巴掌深,我們不可能從水下潛過去。除非咱們能變成蟑螂。」


  「變成王八也行。」我道。


  胖子就道:「不過,咱們至少現在暫時安全了,先別急,休息一下,總能想出辦法來的。」


  我往地上一坐,心說這一路上,有個能安心休息的地方也真他媽不容易,然後就去看小哥。我看到小哥的眼睛睜了一下,我對他道:「我們已經出來了,你放心,很快我們就安全了。」悶油瓶非常虛弱,他立即又閉上了眼睛,我就道:「你好好休息。」說完就看到悶油瓶的嘴巴動了動。


  我覺得他好像在說什麼,等了等,果然他的嘴巴又動了動。我確定他是想說話,就把耳朵湊了過去聽,聽到他在說:「酷愛舟。」


  酷愛舟是什麼意思?是什麼電腦的品牌嗎?我就道:「好,乖,我們出去就給你買。」胖子轉頭,他已經有點恍惚了,問道:「買什麼?」


  我讓胖子去聽,胖子聽了聽,就皺眉道:「不對,小哥讓我們快煮粥,他想喝粥。」


  喝粥,我心說小哥什麼時候這麼不靠譜啊,胖子突然一拍大腿,「什麼喝粥,小哥讓我們快走!」


  「快走?快走是什麼意思,難道這裡也會有危險?」我道。


  胖子看了看四周黑暗的通道,就往回走了幾步,剛走幾步他就大罵起來:「我操,快走!」


  「怎麼了?」


  「霧氣!」我也探過去看了一眼,就看到來時的通道裡,牆壁上有兩個小孔,正在冒著白色的強鹼霧氣,好像有生命一樣,在空中慢慢地瀰漫開來,霧氣非常濃。


  這裡的毒氣殺蟲系統看樣子是沒死角的,所有的通道都會進入毒氣!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