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起靈這個名字的意義

  才看了幾行,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因為我看到了其中有兩個很關鍵的字:選為。


  這個人,是在十九歲的時候被選為「張起靈」的。我愣了一下,意識到:原來張起靈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名字,而是一個稱號。


  但是,這個稱號顯然就變成了這個人的名字,就像成吉思汗一樣──本來叫鐵木真。


  「我靠!」胖子說道,「那這張起靈還是個官銜啊!」


  「起靈,如果單獨看的話,確實是一個有著其他意義的詞語。起靈嘛,撤除亡者靈位,運送靈柩入土的意思。張家為倒斗世家,這張起靈,也許是某個相當重要的職位的代稱。」我道。


  「如果是運送靈柩入土,那不應該是盜墓賊的工作,而應該是入殮送葬隊伍的工作。那張起靈這個職位,可能就是族內專司入殮張家樓的人吧。」


  我點頭。這是一個很大的發現,而且從這個墓室的大小來看,這個張起靈確實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職位。所以這裡才會這麼豪華,這麼巨大。


  我們把目光投向棺材裡面。裡面的骸骨因為暴露在棺材外面,很多部分已經成了粉末。棺材裡還有些棉絮一樣的東西。胖子撥開那些東西,想看看棺材裡的殉葬品。


  殉葬品在屍體的下面。屍體下面的棉被看上去非常整齊,只有一個角被翻動過。我們把屍體的碎骨撥到一邊,將腐爛的棉被掀開,就看到了十幾件殉葬品整齊地排列在那裡。有各種玉珮,兩件已經爛得無法辨認的皮革製品等。另外有三個位置,我們看到了放置過東西的痕跡,但是東西已經被人拿走了。


  「真的是盜墓行為。」我說道,一邊拿起一串蜜蠟的手鍊。這是一串金絲老蜜蠟,年代久遠,已經發黑了。我一看便知這是來自西藏的東西,價值連城。「但是,為什麼只摸了這幾樣?這串老蜜蠟最起碼值一輛最先進的越野車!」


  胖子接過來,看了看,直接戴到了自己手上:「不識貨唄!」說著親了一口,「乖啊,別傷心了!那些人不識貨,胖爺我來疼你。」


  「你還能再噁心點嗎?」我說道。


  我又從整齊的殉葬品中挑出了一串瑪瑙項鍊。項鍊每三顆瑪瑙隔著一顆老珊瑚,這也是西藏那邊的東西。看樣子這個張起靈以前應該和西藏某些人有禮物往來──這些在當時都是相當名貴的禮物。


  胖子照常收下了。我道:「這串珠子,看上面瑪瑙的數量和成色,價值也相當高。而且你看,這些珊瑚上都有藏文的銘刻,說明這串珠子很可能是有來歷的,那實際價值可能就更高了!這些東西都沒有拿走,他們拿走的是什麼?」


  「我說了,像咱哥們兒這麼識貨的人肯定不多吧。或者,他們拿走的那三個東西,價值比這些東西要高多了去了,拿了就能吃幾輩子。」胖子道。


  我看那三個被拿走的殉葬品在棉被上留下的印記。其中兩個,我一看就知道──那是兩個環。


  那是一大一小的兩個環:大的有碟子那麼大,小的好比一隻煙灰缸。胖子比畫了一下:「是玉嗎?」


  我搖頭:「不知道,但是玉環除非是成色極其好的,否則絕對不會太貴。在鬼影那批人進來的那個時代更是如此。因為古玉這個東西水太深,那個年代玉石的價格可能只是現在的萬分之一。所以,如果單純從金錢上來推斷,我覺得不應該是古玉,而應該是在當時那個年代非常貴重的東西。」


  「除了玉環,還有什麼東西是這個樣子的?」胖子道,「難道是瓷器?」


  我嘆了口氣,只得看向那條長條形的印記。胖子和我一樣,看著看著,他忽然道:「天真,你覺得這條長印子是不是有點眼熟?」我摸著下巴,好像有點他說的那種眼熟的感覺。但是,我實在想不出來那到底是什麼。


  「你覺得像什麼?」看了半天,我問他。


  他似乎有了眉目,但是抓不住細節,在那裡「嗯嗯嗯嗯嗯嗯……」,嗯了很長時間。忽然他打了一個響指。我抬頭。他比畫了一下,說道:「刀,刀,黑金古刀!」


  我也比畫了一下,不停地腦補那把倒楣神兵的形象。慢慢地,我就開始冒冷汗了。


  「確實是黑金古刀,長短和寬度都相當接近。」我道,「我靠!難道這東西是量產的?張家人人手一把?」


  我腦子裡出現了一大排悶油瓶帶著黑金古刀列隊出操的景象──這真是可怕,不過也夠氣勢逼人。


  「黑金古刀絕對不會有那麼多。古時候如果有這樣的鍛造技術,咱中國早就征服世界了。」胖子道,「小哥那把黑金古刀是一把做工相當精細的、鍛造得非常完美的刀。我提過,雙手都很難提起來。這種刀肯定是古代最厲害的刀匠打出來的。不說材料難弄,刀刃要鍛造得完美,還要把重量做得那麼重,肯定不是傳統工藝,打幾百次才有可能成功一次。所以這把黑金古刀,市面上很可能不會超過三把。」


  我定了定神,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就對胖子道:「假設,當時鬼影他們的隊伍進入了張家古樓──我們幾乎可以排除小盜墓賊或者說其他高手進入的可能性,因為進入這裡需要太多信息了,不是大組織根本不可能做到。那麼,這個墓室被竊,基本上就是鬼影他們隊伍中的人所為了。」


  也就是說,帶走這兩個環狀物體和這把黑金古刀的,就是這一批人。


  最後鬼影隊伍中的很多人,因為古樓的「薰蒸」機關啟動,死在了裡面。但是東西肯定是被帶出去了。


  那麼,當時三叔舖子裡出現的那把黑金古刀(後來賣給了悶油瓶),是否就是這裡被盜竊的這一把呢?


  我有一種強烈的直覺:肯定是,否則事情講不通!


  那麼,當時考古送葬隊的人從古樓中帶出的黑金古刀,為何會落到三叔的手裡呢?同時,為什麼進入古樓的考古送葬隊要開啟這個棺木,而開啟之後卻只拿走了黑金古刀和那兩個神秘的圓環呢?那兩個神秘的圓環又是什麼東西呢?


  看來,從我接到三叔「雞眼黃沙」的短信之前,很多事情就已經啟動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博弈早已經進入白熱化了。


  「看看這個。」我正在思考,胖子又叫我。我走過去。他蹲在翻開的棺蓋上,指了指棺蓋內側刻的族譜。


  在這個族譜的中心,是棺材主人的名字,刻的是:張瑞桐。瑞字輩的嗎?我心說,前面有個人叫張瑞山。


  邊上的「張起靈」三個字要小一號。如果看得不仔細,還以為張瑞桐和張起靈是夫妻關係。


  這個張瑞桐有六個子女,其中兩個也有了後代。胖子指了指其中一個道:「你看這個名字。」


  我看到這個張瑞桐的兩個孫子中,有一個的名字叫做:張啟山。


  張大佛爺。


  我撓了撓頭,饒有興趣地呵呵一笑。狗日的,終於找到切實的證據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