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中的玄機

  胖子說得很對,在這個時候,我之前學的基礎知識是非常關鍵的。如果不懂基礎物理學的話,很多人往往只會注意樓是怎麼出現在鏡子裡的。但是我知道,這面鏡子最離奇的地方根本不在這裡。


  鏡子要反射東西,需要光源,沒有光源的地方,鏡子不會有任何的反光點。


  但是鏡子中的古樓籠罩在一股慘青色的光中,這光不是我們的光源,而是古樓自己發出的光源。


  光源來自於鏡子裡面。


  這也就是說,只要我關掉手電,那整個洞穴唯一的光源,就是這些青光,青光會透出鏡子,把這裡照得青幽幽的。


  但是我們剛剛進來的時候,這個洞裡是一片漆黑的,從鏡子裡沒有任何光線放射出來。


  「關燈。」我對胖子說道,說完也立即關掉了自己的手電。


  整個洞穴一下暗了下來,按照正常的物理情況,此時鏡子裡的青光應該會成為主光源。


  但是現在整個鏡子一下就黑了,洞穴變成了絕對的黑暗,只有胖子手電上的螢光標誌在發光。


  「啪!」手電再次被打開。


  再照鏡子,裡面還是我們之前看到的樣子,慘淡的古樓安靜得猶如化石。


  胖子問我在幹什麼,我把我的理論大概和他說了一下。


  他聽不懂,但是明白了我要試驗的目的,便對我道:「直接說結論,天真,別跟我這種文盲客氣。」


  「這說明這個現象和光的傳播沒關係,只要有光源照射到鏡面上,這鏡子就會啟動,顯示出影像來。但是據我所知,中國古代沒有光敏的技術。中國古代有記載的使用光線來開啟的機關,一般都是利用動物的趨光性,是短效的機關,一般只是些用來逗樂的手工藝品。」我道,「也虧得中國古代沒這技術,否則在古墓裡就只能摸黑倒斗了,一點火把就會觸動機關全死。」


  「你這說了等於白說啊。」胖子摸著下巴,「你這不就等於告訴別人,丫這鏡子牛逼,你丫搞不懂是怎麼回事嗎?」


  「那不一樣,我是從原理上來反推,這樣就可以排除很多錯誤的思考方向。你讓我想想,我相信偉大的無產階級戰士是不會被怪力亂神打敗的,所有的現象都有其自然原理在背後。」我被他說得有點惱怒,就讓他別說話。


  「搶我台詞。」胖子嘟嚷了一聲,「得,你想吧,胖爺我吧嗒一根。」說著就縮到石樑上點煙抽起來。


  終於也有將胖子一軍的時候了!我嘿嘿一笑,想著就再次把目光投向鏡面。


  說實話,我確實覺得這面鏡子太牛逼了,但是以我對中國古代一些工藝技術的瞭解,這一定還是可以被我們所理解的。


  中國古代一些能工巧匠的工藝技術已經到了鬼斧神工的地步,但他們仍舊是工匠,而不會成為真正的神鬼。所以,我們的眼睛看到的東西,很多時候猶如神跡,但是說破往往也只是「障眼機巧」四字而已。


  首先要考慮的是,如果我自己要做這樣一面鏡子,我會使用什麼樣的方法。我用手電在鏡面上滑動,看著那些光源的點,忽然想到以前做實驗的時候,老師說的一種實驗方法。


  一個現象一定有一個起點和一個終點。有的時候這個起點和終點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起點是如何到達終點的,只要通過不停地改變參數,仔細觀察變化,就能知道很多線索。


  我舉起手電,開始扭動手電的光圈。我們之前只有明亮和黑暗兩個參數,現在我要看看,從最亮到最暗,這面鏡子是如何變化的。


  胖子關掉手電配合我。我慢慢把手電擰暗,立即就發現,整個鏡面裡的青光也在緩慢地變暗,而且變慢的幅度和我手電變暗的幅度完全一致。


  我再把光源慢慢地擰亮,鏡子之中的青光竟然也慢慢地變亮了。


  我不禁莞爾,剛才對這面鏡子技術的高估一下就消失了。我立即就對胖子道:「你看,沒那麼神奇。這鏡子裡的青光,就是我們手電的光源。我們的手電亮,裡面就亮,我們的手電暗,裡面就暗。」


  胖子在樑上也看得很清楚,點頭:「我們的手電光能通過這鏡子,射到這座樓裡去?」


  我搖頭。我們的手電雖然是「狼眼」,能把人給閃盲了,但是要用來給這麼大的一座樓照明是不可能的。


  真實的情況我還無法完全推測出來,但是,既然這鏡子裡光線的問題這麼簡單,那我覺得其他的情況也一定不會太困難。


  二叔教過我,凡事都要看目的,由目的才能推測出很多從正面推測不到的方面,這是我從老一輩那裡學來的最有用的一句話。我摸著被冰冷的潭水凍得發麻的腿,開始思考,這面鏡子放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你說這面鏡子放在這裡,和風水有沒有關係?」我問胖子。


  胖子說道:「一些陽宅風水中會用到八卦鏡,不過這也太大了。這鏡子要掛陽台上,都能把飛機晃下來。你他娘的就整天在陽台上看著掉飛機吧,今天掉一空客,明天落一波音,多熱鬧。」


  「又打飛機又晃飛機,你他娘和飛機槓上了是吧?咱們沒時間了,往正經了想。」


  胖子最後吸了幾口煙,把煙屁股掐了丟進水裡,又點上一根:「我要想得出來就早想出來了,然後殺進古樓,把小哥他們全部拯救回來,那麼現在這時候我們已經在北京吃烤鴨了,還用在這兒嘬煙屁股?你多想想,別依賴我。」


  「你不是風水大拿嗎,還問我?」我問他道。


  他搖頭:「他娘的這高深的我肯定沒轍啊,何況那時候你啥也不懂,老子亂說也行。現在你丫進步了,我得兜著點。」


  我心說我靠,原來那些都是你亂說的。胖子繼續道:「我覺得你琢磨風水沒用,這風水,要懂的一眼就懂了,要不懂看瞎了都不懂。你要真想聽我的意見,我可以告訴你,我當時的第一反應以為是上面的倒影。不過你看上面──」他把「狼眼」手電指向頭頂。這個山洞往上的縱深十分深,能看到上頭全都是亂石,但是具體看不太清楚。


  我掏出一根煙,從胖子嘴裡扯過煙點上,再給他塞回去。胖子的手電光在頭頂上來回地晃。


  「上面全是石頭,什麼都沒有,所以我才覺得,這樓他娘的就在鏡子裡。」胖子把腳踩到鏡子上面,「如果這鏡子裡的影像是從那裡倒映下來的,我走在鏡子上面,肯定就會擋住鏡子裡的影像,但是顯然沒有。比起你這個大學生,我雖然沒什麼文化,但基本的道理我是懂的。」


  我看著上面的岩石,又看看胖子在鏡子上搔首弄姿,來回看了好幾遍,我覺得胖子說的一點沒錯,但是我心中產生了一絲異樣。


  也許是因為最近我身邊有太多的欺騙和設計,所以我對於很多事情的破綻有著一種敏感的直覺。我忽然覺得,這個洞不夠嚴謹。


  這就好像一個魔術。說起魔術這個東西,最牛逼的魔術是街頭魔術,魔術師就在你面前沒有任何掩飾地表演,魔術高手往往給人感覺有特異功能,這是最厲害的。


  其次就是舞台魔術。舞台魔術裡很多最基本的橋段,都需要布匹遮擋,或者使用箱子。舞台魔術的原理在於,使用布匹和箱子並不能改變這件事情的不可能,但是因為我們知道魔術大多是錯覺和陷阱,所以,聰明的人會立即知道,蹊蹺一定就在布匹後面或箱子裡面,只是掩飾得很巧妙,我們看不出來而已。


  現在這種感覺就是舞台魔術的感覺。如果這裡的設計工匠要把張家古樓就在鏡子裡這件事情做實的話,那麼是否應該尋找一個矮一些的山洞,這樣我們只要抬頭往上一看,就知道洞頂上也不可能做手腳。


  但是這個洞頂太高了,有些看不太清楚。雖然我們基本上判斷洞頂上除了石頭很可能什麼也沒有,但是因為它高度很高,讓我覺得如果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那機關也一定會藏在洞頂,因為我們四周的情況太明顯,不可能有任何機關的可能性。


  那可能性就一定在我們看不到或者還沒有看到的地方。


  當然,這也許只是我一時的錯覺。如果有一個人告訴我,你必須拆穿舞台魔術師的把戲,否則你就會失去你的朋友。我首先要做的,當然是踢翻魔術師的箱子,看蹊蹺是否在裡面。


  「我們得爬上去看看。」我對胖子說道。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