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洛陀的祖宗

  讓我毛骨悚然的是,那東西太巨大了。


  那是一個巨大的肉球,烏漆麻黑,沒有五官,我們能看到的,是那東西身上貼滿了黑毛一樣的東西,就像一個巨大的潮濕的肉球上貼滿了黑毛。


  它只有一半探出了入口的邊緣,就好像一個害羞的人正在偷偷看著我們。


  沒能再看仔細,胖子就大吼了一聲:「他娘……他娘的快跑!」說著手電光就轉了方向。


  我們幾乎是連滾帶爬地往隧道的深處跑去。幾步之後,隧道有一個直角的轉彎,一下我們就衝了出去──前面是一個山洞。


  胖子用手電一照,發現山洞裡有一個水潭。他衝過去幾步,就回頭對我道:「就是這裡!你看鏡子!」


  我沒空去看,就看到洞口竟然有一道石門,立即對胖子道:「幫忙先把這兒給堵上!」


  胖子過來和我一起用力頂門,把門堵上,胖子就問我:「那他娘的是什麼玩意兒?」


  「密洛陀祖宗。」我道,心說在這地方出現什麼都不奇怪。我們在門後面等著,等了很長時間,門後面沒有什麼動靜。


  「祖宗還是比較講道理的。」胖子說著就想去開一條縫看看,我急忙把他拉住:「別,也許人家祖宗年紀大了動作慢。」


  我們兩個人趴到門後面,貼著門聽著,門後面一點聲音都沒有。


  「怎麼辦?」胖子問道。


  我心說剛才也只看到一腦袋,那通道非常狹窄,也不知道它能不能進來,也許正卡在通道口呢,便道:「以不變應萬變,要是它在門後面,我們也沒有把握能弄死它,先別動,等著唄。」


  胖子想了想:「成,那你跟我來,我讓你看一樣東西。」


  我看了看門,就跟著他順著水潭邊的石樑往裡走。他用手電照射水下,我立即就看到了他之前說的那個場景。


  那是一面大鏡子,有六七米寬,手電照下去,我一下就看到了鏡子裡的古樓,慘白慘白的。但是沒有胖子說的那麼清晰,很多細節並不能看清楚。水下巨大鏡面裡的張家古樓,寧靜得就像一幅畫一樣,整幢古樓籠罩在一種暗青色的光源下,沒有看到任何手電光閃爍的跡象。


  胖子指著其中一個位置,說道:「就是這裡,我之前看到他們就在這裡休整。」


  如今那個地方什麼都沒有,不要說人了,連手電光都沒有。


  難道是照明設備沒電了?我心說。不過,我知道那不太可能。


  悶油瓶他們所帶的手電有兩種,除了最基本的「狼眼」光源,還有一些是手壓發電式的手電。雖然這些手電的射程和光照強度都沒法和「狼眼」比,但這種手電沒有電池的問題,只要你的手有力氣,你能幾千個小時地使用下去。這樣配置的目的是讓照明時間最大化,在探險的時候使用「狼眼」,在休息和露營的時候使用手壓式手電,這種手壓式手電還有儲備電池,你打個飛機的時間就能把它充滿,充滿後能使用四十分鐘到一小時。


  通過這種照明電源的分配,加上備用的電池、螢光棒和冷焰火,我們可以使探險的照明時間延長一百多倍,在洞穴中待上十天半個月都不是問題。


  當時店家和胖子解釋手壓式手電的儲備電池時,胖子還開玩笑說,要是以胖爺他打飛機的時間算,他能把這手電充爆了。


  「看裡面這麼安靜,小哥他們總不會是他娘的已經被強鹼融化了吧。」胖子喃喃道,「被那個死畸形說中了,咱們來晚了。」


  我搖頭道:「在看到他們已經死了的證據之前,我是不會放棄的,就算他們已經融化了,我也要找到他們的骨頭帶回去。況且,真實的情況是他們有可能在樓的深處,我們看不到。或者可能關掉了光源,因為只靠這些冷光,也可以做很多事情。」


  「有道理,死老太婆比較摳門兒。」胖子道,「也許他們的情況不好,已經懶得花打飛機的時間給手電充電了,或者乾脆在睡覺,咱們先別琢磨太多,你先研究一下這鏡子是怎麼回事啊。大學生同志,你見多識廣,幫忙給診斷一下,我真他娘的覺得太邪門了。」


  我蹚水繞著鏡子走了幾步,發現鏡子是用銅製的乳頭釘打在石樑上的,整個形狀像一把圓形的扇子。


  鏡子完全是銅製的,黃銅鋥亮猶如擦拭過的金箔,鏡面兩邊捲起,其實更像一只很大的水盆浸在水下。或者說,我認為更貼切的是,像一鼎巨大的火鍋。鏡子的邊緣雕刻著百獸圖案,光看風格已判斷不出朝代,但能看出這些圖案不是鑄成,而是人為用絲雕方式雕刻出來的。


  如果不是鏡面非常光滑,我會認為這東西其實更像是一面「鑒」,而不是鏡子。


  我撫摸著這件雕刻出來的東西,很快意識到,之前我的第一感覺是錯的。這東西不是銅的,這是一面鎏金式的鏡子。不知道是在什麼材質的鏡面上貼了極其光滑的金箔,才使鏡面在這麼長時間裡保持那麼高的反光度。


  正好是我最熟悉的東西──鎏金器是我的老本行。


  鏡面的做工讓人歎為觀止,如果你站在水面之上,光滑的鏡面幾乎和水面融為一體。在水中走動,水波顫動,水下的鏡面也會生出漣漪。手電光隨著這些漣漪反射到巖洞的四壁,好像整個巖洞都在波動,景象非常綺麗夢幻。


  我潛入水底,用防水的「狼眼」看鏡子的背面。鏡子背面有十幾個巨大的鏡鈕,形成了一幅巨大的星圖,在星圖的中間,是很多的古篆字,密密麻麻不知道寫的是什麼。外沿是很多類似於八卦的圖案,把星圖圍在裡面。


  我前後潛了好幾次,試圖看懂古篆字裡的內容,但很快發現不行,這些古篆字用的筆法特別奇怪。我辨識起來非常困難,只能認出「天地」「福壽」「泉溪」這些字來,但是很難聯繫成段。


  我浮出水面爬到樑上。現在我可以確定,鏡子本身絕對不會有什麼機關,鏡子只有一巴掌厚,沒有太多空間可以架設機栝。


  如果裡面有什麼蹊蹺,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這鏡子裡有一台巨大的液晶顯示器,連通著張家古樓的監視器。但是看這鏡子的古老程度,應該還在明清以前,不僅液晶顯示器不可能,那時連玻璃鏡片都還沒有出現呢。


  這東西很大程度上是一件老物,就和在四姑娘山懸崖洞中發現的那些青銅機栝一樣,都是從上一幢張家樓中帶出來的。但是,如果不是鏡子本身的問題,那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張家古樓真的是在這面鏡子裡?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