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運入古樓的神秘棺材

  他看著我,氣氛無比沉默,我心中的緊張感越來越甚,很快腦門上的筋都開始跳了起來。要不是有面具遮著,我的表情一定非常恐懼。


  「我不知道。」沉默了半天,他終於開口了。


  我立即鬆了口氣,同時心中一陣狂喜。


  這個反應說明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皮包可能猜對了,真的考古隊的目的不是考古;第二個是,我這個問題並沒有引起他的懷疑,那我後面問問題就會保險很多。


  「你不知道?」我問他道,「你不可能不知道。」


  「我們所有人都被騙了。」他說道,「一層瞞一層,知道的人恐怕不超過三個。如果我們知道,也許我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他忽然抬頭,「這件事情不是你們『陳情派』提出來的嗎?你們也不知道?」


  「嗯,」我心中有了一個判斷──這人看來不是三叔那一派的人。「陳情派」只是我聽來的音譯,不知道應該是哪三個字,但一定是他們中的一個派別。「我們知道的情況不比你們多。」


  「弄了半天,原來誰也不知道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不過,我很快就會知道了。」我說道,我是想試探他接下來會怎麼對待我們。


  他發出了幾聲幾乎不算是笑聲的聲音,沒有接我的話,只道:「當年你是不是預料到了結果,所以沒有加入我們?」


  「這種結果還需要預料嗎?」我道。


  「那你為什麼還要讓你的人參與這件事情呢?你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你說上面已經不管你們了,你就絕對不應該再來這個地方,這說不通。」


  「事情有了其他變化。」


  「是因為那些老外嗎?」


  我想了想,實在沒法說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到巴乃的本身就是為了弄清楚悶油瓶的身世,沒有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其實,是為了一個人。」我說道,「張起靈。」


  我說出悶油瓶的名字,看著他的反應,他忽然就笑了起來:「不可能,你在開玩笑。」


  「有什麼不可能的?」


  「你回到這裡來,是為了我?」他道,「放你的狗屁。」


  我愣了一下,忽然整個人就懵了,好像被雷劈了一下。看著面前的人,我的第一反應是,我想立即跑出去,找個懸崖跳下去。


  以當時的情況,我幾乎在瞬間就要垮下去了。那一剎那,我覺得整個世界都不真實,幸好胖子及時拍了拍我,說道:「三爺,沉住氣。」


  「怎麼?」對方問,「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我讓三爺別和您開玩笑,您現在開不起玩笑。」胖子就道。說著胖子狠狠地拍了我一下,把我從睃睜中拍了回來。


  我努力吸了口氣,以掩飾我心中的震驚。我不確定我剛才是不是聽錯了,於是遲疑著說道:「你竟然還記得你的名字,我還以為你早就忘記了。」


  「我們的名字沒有意義。和你們『陳情派』不一樣,我們不可以有過去,也沒有未來,所以,我在這裡也許還比較好。你們覺得我變成了這樣很慘,但是我想想,也許還是件好事情。」他道,「說吧,到底是因為什麼,讓你還要牽扯進這件事情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心說,媽的,沒法聊了,我好想衝上去一腳踹翻他,把我心中無限的疑問直接甩在他臉上,然後用老虎凳、辣椒水,用一切殘忍的手段,讓他把所有秘密都說出來。


  但是沒辦法,胖子說得對:沉住氣,否則我可能會像前幾次那樣,什麼都得不到。


  「真的是為了張起靈,但不是你。」胖子在我邊上說道,「是另一個叫張起靈的人。」


  好樣的,胖子!


  胖子一說我還驚了一下,但是我隨即發現胖子這句話說得非常好。這是把問題拋給他,讓他來分析,他的分析一定會加入大量他所知的信息,這樣等於是把分析問題的主動權推給了他。


  沒有想到,鬼影竟然一點都不驚訝,只是「哦」了一聲:「他們又找到一個?」


  我不做聲,心中祈禱:「多說點,多說點,多說漏點!」


  他頓了頓,就道:「我不知道這個名字有什麼意義。他們在全國找了那麼多叫張起靈的過來,最後能留下的,也不過是我一個而已。看樣子,這個計劃在我『死』後還在繼續。」


  我想了一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忽然落了下來。看樣子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聽他這麼說,他們的組織曾經對全國叫張起靈的人進行過排查,他們在找一個叫張起靈的人。而且看樣子,他們還集中了一批人,進行了測試,最後只有面前的這個人留了下來。


  我忽然意識到,在這段歷史中,我所調查的所有使用張起靈名字的,原來並不是只有一個人。這會不會是我查到的信息凌亂而且沒有作用的原因?我查到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穿插的歷史。


  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組織又是為了什麼?難道是為了討個綵頭嗎?


  「也許就是因為你死了,他們才認為,你並不是他們要找的那一個。」胖子繼續道,「胖爺我講話直啊。咱們現在找的這個張起靈,不太會把自己搞成這副德行。」


  鬼影沒有理會他,只對我做了一個繼續說的動作。


  我腦子裡稍微構思了一個故事,告訴他,這個張起靈非常特別。我說了很多他的神奇事跡,並告訴他,這個張起靈讓老九門的老一輩都很忌諱,所以我是被老九門的上一輩拜託,來幫他尋找過去云云之類的話。


  鬼影沒有說話,沉默了很久才道:「他現在在哪裡?」


  我指了指腳下:「就是你說的那支已經死了的隊伍裡,他現在在山裡,胖子說,在……在一面鏡子裡。」


  「你犯了你這輩子最大的一個錯誤。」他忽然道。


  「什麼?」


  「你馬上就要失去解開一切秘密的鑰匙了。」他道,「唯一的一把鑰匙。」


  「為什麼你確信他們一定會死?」


  「總之他們一定會死,這已經確定了。我要是告訴你原因,你一定會覺得還有機會,這只會給你平添煩惱。」他頓了頓,「可惜了,想不到這個秘密有機會被解開。」


  「如果你去救呢?」胖子問他。


  「比你們機會大一點,但我是不會進去的。不過,我可以送你們進去。走吧。」


  「你知道我們的決心?」我心中有些驚訝。


  「不,因為我不想親自動手殺你。」他道,「你知道,我不會讓任何人知道我還活著。我沒有想到在這裡遇到你。我剛才一直在想怎麼處置你們,現在看來,讓你們進去死掉,是最合適的。」


  他站了起來,把我們帶到那些迫擊炮彈中間,搬開了幾個箱子,露出了幾個深綠色的長箱子。他從邊上拿起石頭,敲掉箱子上的鐵封,把蓋子踹開。


  「你們會需要這些的。」


  裡面是清一色的衝鋒槍,全部用已經發黑的油紙包著,底下是還澄黃發亮的銅質子彈,足有一百來發。


  「還能用?不會爆膛?」


  「你最好希望它們還能用。」


  「我的『小叮噹』還給我就行了。」胖子道,「這些老槍射速太低了。」


  「你的槍最多還有二十發子彈,你需要的子彈數是二十後面加上兩個零。」鬼影道,「拿上吧。」說著拿起兩支甩給我們。


  我們把槍背到身上,胖子開始拆油紙裡的子彈,把子彈壓入彈匣,一邊壓一邊問:「你能送我們到哪裡?那樓似乎很難進去。」


  「沒有你們想的那麼複雜,我會告訴你們,現在說了也沒有用。」鬼影從他的雜物中找出幾個袋子,把子彈全部抓了進去,然後甩給胖子,「進去之後再弄吧,沒時間了,天馬上就要亮了。」


  鬼影已經迅速走了出去,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胖子對我道:「別問了,看看就能知道。」


  我點頭。只聽見鬼影在黑夜中打了一個呼哨,我們跟出去,正在奇怪他幹嗎呢,就看見草叢裡一陣騷動,幾隻猞猁躥了出來。


  他發出了幾聲怪聲,猞猁立即掉頭往前走去。鬼影做了個手勢,讓我們跟上去。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