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密洛陀的食物

  「你是說,這些密洛陀吃人?」


  「它們吃它們能捕捉到的一切生物,最普通的捕食方式是,它們利用一種獨特的方式,把誤入某些縫隙和洞穴裡的生物困死,然後去吃它們的屍體。」


  我們跟著他回到洞裡。


  「你說的獨特方式是什麼?」胖子問道。


  「它們能用自己的分泌物封閉洞穴和縫隙,把獵物困死在山體內部,這個過程十分迅速。這些山裡有著大量的縫隙,好像一個迷宮,很多人進去之後,會發現自己進來的入口突然就消失了。」


  我和胖子面面相覷,意識到之前在湖底那個封閉的洞穴裡發生了什麼。


  「或者可以說,它們本身能形成岩石。這裡的岩石有兩種,一種是真實的、原本就存在的岩石,另一種是它們分泌的體液凝固後形成的。這種分泌物形成的石頭和這裡原本的石頭一模一樣。它們吞噬、腐蝕岩石,然後將自己的分泌物填充進去,好像混凝土一樣。使用這種方法,這整座山就像是一塊巨大的果凍一樣。它們可以在果凍裡緩慢地運動,岩石就像液體一般。但是這種方法只對沉積岩和變質岩有效,所以它們遇到火成岩就無法前進了。還有一種辦法,就是在石頭上潑上強鹼,也可以阻止它們。」


  「難道說,這條古道周邊的巖壁上都塗滿了強鹼,雖然我們能看到裡面的密洛陀,但是它們不會出來?」胖子問。


  我搖頭:「這麼多年了,不會被雨水沖刷掉嗎?」


  鬼影就道:「整條山道在下雨的時候就是一條引水渠,在這座山的山頂有一個鹼礦層,所有的雨水從山頂沖刷下來,被引入這條引水渠中。你看這些山道的起勢特別奇怪,雨水在這裡流速特別緩慢,山道的表面有很多積水設計,所以等到流水沖刷下來,這裡會是無數的水潭,這些水潭乾涸之後,裡面的鹼性物質就會覆蓋在岩石表面。」


  我想起之前我們來的時候,胖子帶我們走的那條被原木覆蓋的古道,那裡確實有大量的水潭。


  「這麼說,這是一個極其特別的原始牧場?」


  「我覺得『牧場』這個詞語並不貼切。」鬼影說道,「當時我們認為,這就像是一個魚塘。岩石就是水,這些密洛陀是水裡的魚,魚可以在這片區域裡自由地游動,但是永遠不可能上岸。」


  「但是這和你說的他們進入張家古樓就一定會死有關係嗎?」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釣過魚。魚塘有一個十分常見的現象:在一個擁擠的魚塘裡投入餌料,所有的魚都會被餌料吸引聚集過來。他們進了張家古樓之後,張家古樓四周設置有覆蓋著強鹼的條石,那些東西是進不去的。但是它們會被裡面的人散發出來的熱量所吸引,擠在張家古樓四周。所有的東西,都會擠在入口。」


  「你是說,我朋友他們會被困死?」


  「大概是這樣,但是情況比你想的更加可怕一些。如果聚集在四周的密洛陀太多,張家古樓的機關就會啟動,大量強鹼性的水會從洞頂流下,形成水霧,充斥整個古樓,把聚集在四周的密洛陀逼退。整座古樓會處在強鹼性的霧氣中,樓裡的所有人便都活不了。」


  胖子看了看我,我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胖子就道:「等一等。這麼說,你進過張家古樓,那你為什麼還活著?」


  鬼影撩開自己的頭髮,露出了一張極其可怖的臉,探到胖子面前:「你以為我真的活著嗎?我只是沒有死完全而已。」


  我看到他的面孔,立即意識到他身體的這種融化是怎麼形成的了,這就是強鹼的作用。


  「我當時在坑道裡,還只是被強鹼氣體輕輕噴了一下,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我們在古樓裡面的人,瞬間就化成水了。」


  說這話的時候,他恢復了冷靜,雖然他的整張臉都融化了,但是我忽然有一絲觸動──我好像認出了他是誰。


  他不在那張照片上,不是我猜想的和三叔的那種關係。想想我就出冷汗,但是我確實見過他。是在哪裡見過呢?他是誰呢?


  我越覺得自己要想起來了,越是想不起來。回憶了半天,我最終放棄了。我知道,如果不去翻動相冊,或者完全放鬆下來,這麼乾想只能更糟糕。


  「哥們兒,我很同情你。」胖子在邊上兜了幾圈,發現這個洞裡啥也沒有,就在我邊上坐了下來,「你打算如何?胖爺我認識協和的醫生,我看你這情況,整得像人估計比較難了,整個燕巴虎吧。」


  「我不會離開這裡的。」他喝著水說道,「我帶你到我這裡來,只是想問你一些事情。之後你們想幹什麼,和我無關。反正你們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


  我抬頭,心中咯噔一下,心說這就要問了?只聽他道:「我說了那麼多了,你也該告訴我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你想知道什麼?」我道,心裡有些緊張,但是一想,告訴他不知道的事情,那不等於可以亂說嗎?


  他道:「現在是誰在管你們?」


  「你是指管──」


  「管你們這批『陳情派』的。」他道,「快三十年了,老于肯定不會在那位置上了。」


  「沒有人管我們。」我道,我只能靠大概的猜測來判斷他是問當年那支考古隊的管理層,「這個世界早就變了,我們這批人沒有人管。」


  其實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沒人管,但是至少從解家、霍家、吳家各自的發展來看,已經完全看不到明顯的政治力量干預的可能性了。


  「沒有人管了?」他喃喃自語,「你也說沒有人管,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你還聽誰說過?這段時間你和外界有聯繫嗎?」我問道。聽他的說法,似乎他還聽其他人說過這個事情似的。


  「我不會和任何人聯繫,你知道他們做事情的習慣,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要想活得自在點,這裡也許還更好一點。」他道。


  我道:「但是時代真的變了,你從這裡走出去,不會有任何人來迫害你,當年的機構已經沒了,大家──大家都在賺錢。」


  「不可能,時代會變,但是那東西不會變。吳三省,你何必騙我。」


  我嘆了口氣,不知道應該怎麼說。這傢伙在這裡待了那麼多年,巴乃又是一個非常閉塞的小村寨,他可能一直認為整個環境還是當年的樣子,確實沒有任何渠道讓他瞭解到外面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別裝了。」這時候胖子說話了。


  我回頭看他,胖子就道:「你講話講得那麼流利,肯定不是一個人在這裡待了三十年。在這種地方,你一個殘疾人就算有萬般的本事,也不可能待那麼長的時間還保持這麼清醒的神志。胖爺我以前見識過,人要是一個人過的時間太長,別說說話,連聽懂別人說話都成問題。」


  我也知道這樣的知識,就道:「胖子說的是對的,你是否還有什麼隱情?」


  他發出了幾聲奇怪的抽風機一樣的笑聲:「吳三省還是吳三省,總是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是我先拆穿你的好吧。」胖子不滿意道。


  我擺頭示意胖子不要說話,鬼影就道:「我能活下來,是因為當年隊伍的嚮導把我救了回來。那個村子裡很多人都看到過我,他們以為我是瘋子。我只和老嚮導有一些聯繫,他會帶一些食物回來,我用一些東西和他交換,」


  「就是你殺掉的那些人的東西嗎?」胖子道,「你扒了我的衣服,也是想拿去換東西吧?」


  「你說的老嚮導,就是盤馬吧?」我問他。


  他點頭:「不管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這座山裡埋的東西,都不應該被世人所知道。」


  「其他人後來怎麼樣了?」他繼續問道。


  我想了想,我該怎麼說呢?心中也很感慨,只好編故事,儘量不提個人的事情,只提幾個家族和一些聽來的八卦。


  我說完之後,他陷入了沉默,我能感覺到,後面一些他根本沒有在聽。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來:我想起了當時和小花的猜測──考古隊的真實目的,真的是考古嗎?


  是否像皮包說的那樣,考古隊也許是一支送殯的隊伍?


  我看著那個人,忽然覺得這樣的機會不可能再出現了。在這個世界上,那支考古隊剩下來的人,也許就只有這一個了。如果不問他一些非常實際的問題,實在太可惜了。


  但是他對我們到底是什麼態度,我弄不清楚。我嘗試將自己代入他的經歷,就覺得他現在對我們的態度應該是十分危險的。


  他對其他人的態度應該就是全部殺死。如今他沒有殺死我們,只是因為我們是與他有共同認識的人,我們出現在了這裡,他又想問明原因。他這種人,不可能因為感情而改變自己的原則。我覺得,他漫不經心地說了那麼多話,但是明顯保持著極高的警惕性,這說明他隨時可能起殺機。


  胖子的槍在他那裡,我們毫無勝算。


  不能直接問,我必須萬分小心。我腦子裡想了一個提問計劃,挑了幾個問題。這些問題每一個都有迴旋的餘地,我又自己先過了一遍,才鼓起勇氣開口提問。


  「到底是什麼東西?」這是第一個問題。


  他愣了一下抬頭。我問他道:「你們當年運進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