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洛陀

  「以前,這裡的當地人把這些石頭裡的影子叫做密洛陀。」鬼影說道,「我們一直以為,他們的意思是石頭裡的這些東西就是密洛陀,然而後來經過對古籍的考證,我們發現我們理解錯了。密洛陀指的不是這些東西,密洛陀在瑤族的語言裡是老祖母的意思,他們指的密洛陀是這裡的整座大山。」


  「山?」我附和道。


  「山是老祖母,這些影子是老祖母生出來的子女。我們到達這裡的時候,瑤民還未完全開化,對於自己文化中的禁忌部分,他們還是相當重視的。當時我們考察的時候就發現,這裡最出色的一些獵人成年後,身上都會刺上一種奇怪的紋身,紋身的圖案是一隻類似麒麟的動物。我們在前期對這種行為做了很深的反推,通過對他們紋身的演變和一些傳說的瞭解,我們發現這個紋身的來歷有兩個很關鍵的點。


  「第一個點來自漢族的紋身師傅,在當地老人的傳說中,他們一開始的紋身不是這個樣子的,不論是紋身的技術,還是紋身的形狀,都非常簡單原始的。後來來了一個漢族的紋身師傅,在這裡慢慢地教授,最後紋身才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個漢族的紋身師傅是何時來到巴乃的?根據他們的推測,應該是在明清時期。關於他的信息非常少,只有一個傳說提到他是避罪而來,但也無法考證,不過這不重要。我們首先知道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在近千年內,這個紋身被一個漢人改進過。


  「那麼,之前的紋身是什麼樣子的,沒有人知道。不過,非常走運的是,在我們接下來的調查中,從其他瑤寨那裡得到了一些旁證的信息。


  「傳說巴乃獵人刺這個紋身,是有區域限制的。據傳,只有在羊角山深處打獵的獵人,才需要刺上紋身。在古巴乃人的心中,羊角山這個地方和其他地方似乎是不同的。


  「第二個點就是,刺這個紋身到底有什麼意義?


  「難道是辟邪嗎?我們的民俗專家否定了這一說法。因為如果是辟邪的圖案,村子裡應該有相應的文化傳承下來,但是一問村裡人,誰也不知道紋身的用處,只說是習俗。而且,辟邪的圖案是不可以被改動的,如果有漢族的師傅修改了圖案,那簡直就是可以滅族的大事,那師傅不被剝皮繃鼓就不錯了。


  「考據過程中又出現了非常多的曲折事情。當時,那一代的考據工作十分厲害,一來前一代真正的大師都還在世,要問的話,總有些線索,二來各種老資料比現在的留存要稍微好些,所以我們最後還是發現了原因。


  「那個紋身是一張非常精密的地形圖,當然不是現在意義上的,而是古瑤民在那片土地上經歷無數次的嘗試之後,找出的在那個區域裡最安全的狩獵道路。這條道路十分複雜,在沒有地圖和文字的時代,古瑤民將其刺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時的紋身只是為了簡單地記錄路線,後來因為戰亂等各種各樣的歷史原因,紋身的初衷被忘卻了,變成了一個沒有緣由的習俗。到了明清的時候,一個逃入瑤寨的漢人身懷刺紋身的技藝,將這些粗陋的圖案進行了改良,最後變成了現在這樣的紋身。」


  「所以說,巴乃獵人身上的紋身,其實就是瑤國古道的路線。」我想起了悶油瓶的紋身,暫時還無法想得太細,但是我知道這個鬼影說的應該是對的,我們也發現過這一點。


  「後來我們進入了羊角山一帶,慢慢地就產生了一個疑惑。」他道,「為什麼要把路線刺在身上,難道用腦子記不住嗎?或者說,如果這裡的山路複雜詭秘到這種程度的話,不進去不就行嗎,為什麼一定要進去呢?如果說一個鐵礦所在的地方非常難以出入,採出一公斤的鐵要花費一公斤的黃金,那為什麼還要去開採?」


  「真的那麼複雜?」我有點記不清楚悶油瓶紋身的細節,不過我確實有印象,那紋身是相當複雜的。


  「複雜,複雜到人不可能用頭腦或者憑本能記住。如果不是靠身上的紋身地圖,獵人走不到路程的三分之一,就必然會放棄,那路太難走了。」鬼影道,「在這個世界上,能夠不用那紋身就走完那條路的人,現在只有我一個。」


  當時他們嘗試根據這張紋身地圖,找到這條古道的終點,因為他們發現,這條古道並沒有狩獵的價值。古瑤民花了那麼大的精力,打通了這條古道,顯然是為了更加重要的東西。


  他們當時正在進行張家古樓的考古項目,自然就把兩者往一個地方去想了。他們推測,張家古樓在這裡選址,和這張紋身地圖所映射的十分重要的東西一定有什麼聯繫。


  於是,鬼影所在的隊伍開始對那張紋身地圖所映射的古道進行探索。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古道並沒有終點,整條道路是一個封閉的環。


  「這和這座山到底有什麼關係?」胖子不耐煩道。因為水汽的蒸發,牆壁上的影子已經漸漸淡了下去。


  「你還不明白嗎?」鬼影道,說著踩了踩腳下。


  我們低頭,過了一會兒我才反應過來:「這就是古道?」


  「是,這條古道一直是貼著山巖修建的,幾乎所有的古道段都在山巖邊上,而古道邊的所有山巖裡,全都是這樣的東西。整個古道好像一個非常複雜的符咒圖案,把這裡的整座山都圈住了。所有這些密洛陀,只在這個圈子裡才有。它們在岩石中極其緩慢地遊走,但是到了石道邊緣,就再也出不去了。」


  「有……有點意思,繼續說。」胖子似乎來勁了。


  「這條古道就像一道柵欄?」


  「對,古代的瑤民似乎在飼養這些東西。」鬼影說道,「這是我們的結論。還有人進一步猜測,這些瑤民古道就像是橡膠樹上的刻痕,他們順著這些道路,把山的表皮切掉。這些密洛陀對熱源很敏感,所以在山道附近升起火爐,就能把它們引到山體表面來,從而挖出這些怪物。我們不知道這些怪物為什麼會在山中產生,也不知道有什麼價值,但是有很多的跡象表明,瑤民們就是這麼做的。」


  「難不成養出來的都是漂亮妹子?」胖子摸了摸下巴,「這敢情好,想不到這兒的人還有這種牛逼的技術。」


  「你又不是沒見過這些怪物的樣子,綠得跟啤酒瓶似的,就算是妹子,你下得去手嗎?」我哭笑不得道。


  「咱們見的那些,也許還沒發育好呢,白素貞沒發育好的時候,下半身還不是一條大尾巴。」胖子道,「胖爺我沒什麼忌諱,綠就綠點,反正不是帽子綠就行了。」


  我搖頭看向鬼影,鬼影臉上看不出任何變化,他繼續說道:「問題是,既然是飼養,那密洛陀吃什麼?」鬼影熄滅了火把,往回走去,「吳三省,你知道我想說什麼。」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