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的真相

  鬼影連火把也不打,就帶著我們走出這個山洞。我們順著那塊巨大的山巖往上走去。


  胖子穿上了衣服,領口全是泥巴。他已經罵累了,幾次朝我做手勢,問我要不要制伏他,我搖頭。這個鬼影行路的敏捷程度,和那種我們保持距離的氣度,讓我有一種非常強烈的感覺──即使他是這樣,他的身手也一定在我們之上。


  試想,這個人在山裡待了這麼長時間不出去,顯然對於人世間的所有事情都有警惕,不可能見到一個老朋友就放鬆掉所有的警惕了。別看他若無其事地走著,他心中的警惕性一定非常高,胖子要發難我看成功概率不高。


  我不可能和胖子說這些,只能不理他,並把當時發生的事情和他講了一遍。胖子道:「我靠,胖爺我綁得很緊了,他是怎麼掙脫的?想不到那傢伙不是個省油的燈啊。你的臉沒事吧?」


  「也許他身上帶著刀子。」我道,「我們沒有搜身,是個失誤。時間太急了。」


  「是縮骨。」鬼影回頭說道,他離我們很遠,但顯然聽得很清楚,「吳三省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了吧?」


  我心中一動,知道不能再亂說話了,立即嘴硬:「不是,我有提防,不是縮骨。」


  鬼影沒再說話,我就對胖子做了一個不要私自說任何話的動作。走了十幾分鐘,山巖上的一個凹洞就出現了。


  我們走到凹洞之中,就看到凹洞裡全都是陶罐,鬼影從邊上拿起一根樹枝,往其中一個陶罐裡一伸,然後點燃,又拿起另一邊裝滿水的罐子,不停地往牆壁上潑去。


  我大概知道他想幹什麼,也立即來幫忙。很快水就滲進了山巖之中。


  點燃的樹枝往山巖的壁上一靠,我們立即就發現,整個山巖上全都是奇怪的影子。


  整塊巖壁浸水之後,呈現出一種半透明的質地,像玉石一樣。


  「這是那些石中人。」胖子說道,「我操,這麼多,要是放出來還得了。」


  「你知道這塊石頭裡有多少這樣的東西嗎?你知道這些東西的真實來歷是什麼嗎?」鬼影問胖子。


  胖子搖頭:「這東西不是這裡的山神嗎?」


  鬼影搖頭,看向我,我沒有露出我是否知道的表情,只是摸著巖壁,做出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些都是人。」他說道。


  「這要從這座妖樓是怎麼蓋起來的說起。當年我們做這幢樓的考古研究,做了幾種推測。」他道,「我們相信,在廣西這一帶存在著大量地下溶洞體系,張家古樓很可能是利用了其中一個溶洞體系在整個地下山脈中發展得比較深的一個暗洞。但後來我們對這裡的山體進行了各種勘探,發現這裡的暗洞體系太複雜了,以樣式雷圖紙的建築規模,需要太多的人力物力,才能夠在溶洞裡建起如此巨大的一幢樓。」


  我心說果然沒錯,他就是考古隊的人,看來我的推測八九不離十。


  「一開始他們認為這確實是行不通的,這只是張家一個望族的古樓群墓葬,不是皇陵。倒不是說財力的問題,因為這種盜墓世家,到底有多少錢財確實很難估量,主要是一個行事方便的問題。只要不是皇帝,要想在那種世道中隱秘地進行如此浩大的工程,都是很困難的。


  「但等他們在山中探索之後,就發現了一個讓他們驚訝的問題──這裡山上的植被非常奇怪。」


  「特別是羊角山附近的植被,和其他地方都不一樣,尤其是樹的種類,那地方的樹木,全都是非常好的木料。」


  我聽到這裡,心中咯噔了一下,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我道:「我聽說,在明朝的時候,羊角山附近曾經發生過大火。」


  「對。」鬼影冷冷地說道,「這是他們早就計劃好的。」


  張家古樓的祖先早在明代的時候,就已經計劃要把張家移葬到這座山裡,所以他們在明代的時候焚燒了這裡的山林,種下了千年後可以使用的木材。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精神?到底是多可怕的家族才會進行以百年為單位的計劃?


  「這些木材種下之後,經過了近千年的成長,長成了羊角山附近的整片山林,工匠進來之後可以就地取材。你會發現這裡的灌木非常多,這是因為他們砍伐樹木的時候非常小心,在樹與樹之間平均地砍伐。


  「但即使所有的木料全部可以就地取材,可要運入地下的溶洞,也幾乎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這種大型的建築,需要整根的木樑,這種巨大的木材是不可能通過那麼細的溶洞的,最好的辦法當然是有地下河,這樣把木材往水裡一丟,就能流到洞裡,但這樣的條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們在這裡到處尋找地下水系,可這裡的地勢太高,是整個廣西群山中海拔最高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找到地下河。」


  「你絕對想不到張家是怎麼把這些木材運下去的。」鬼影說,「就在這塊山巖的下面,有一個垂直的深洞,幾乎從頂部垂直地打到下面。」


  「盜洞技巧。」我道。


  鬼影點頭:「鬼斧神工。問題是這個洞是怎麼挖的。即使人非常多,要挖出那樣的洞,在那個年代也需要很多很多年。


  「所有的木材都是從這個洞裡吊到地下溶洞中。而且,他們還在這裡的山體縫隙中,找到了很多奇怪的鐵器。這些鐵器像一把把非常長的調羹一樣,把山上的很多雨水引入這些縫隙裡。我們認為這是為了加速山體內部溶洞溶解,這也是在明朝時就佈置好的措施,我們在那個洞的洞口附近也找到了一樣的鐵器痕跡,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我搖頭,他道:「這個洞是被上千年的雨水沖刷出來的。他們在洞口設置了一個銅球,做了一個機關,敲掉表面的岩石之後,裡面全是容易溶解的石灰岩。銅球非常重,當雨水被這些機關集中沖刷在這個洞裡時,下面的岩石就會分解脆化,銅球本身的重量會把石頭整片壓碎。在近千年的時間裡,銅球不斷地往下沉,終於打穿了這個穹頂。」


  當你想在某座山上打一個洞,而你有近千年的時間時,其實對你來說很多事情是很容易的。


  我聽著,身上的寒意越來越甚,這事情可能嗎?我的第一感覺是太玄了,但腦子裡的知識告訴我,這是絕對可能的,甚至都不用那麼久的時間。如果水流持續穩定,並且含有某種特定的化學物質,滴穿一塊石頭可能只需要幾年時間。這也是很多地方山體滑坡頻發的原因。


  我就是在一個泥石流坡下醒過來的。那裡的植被很多,按道理泥石流不會有那麼大的規模,顯然是因為那裡的岩石中本來就有很多縫了,這個前提是成立的。


  而最可怕的是,為什麼會有人有這樣的念頭?


  我們想瞭解的是,到底是怎樣的一批人?他們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做出這種可怕的設計,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我相信他們肯定不會只找這麼一個地方,因為近千年的時間,中間的變故太多,這個地方可能是他們選定的場所中的一個。」鬼影說道,「在廣西,這樣的地方並不少。不過能最後逃過旅遊和各種工業的發展,在幾年後還是蠻荒之地的,很可能只有這十萬大山的腹地。」


  「這些你們都論證了嗎?」我問道,因為很多事情光靠推測是不行的。


  鬼影只道:「不需要,你聽我說完就會信了。」


  「基本上我們所有的判斷都可以還原成事實,但這個解釋到了這裡,就有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鬼影拍了拍邊上的岩石,「也就是,這座山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對這些山巖做了很多研究,很快就發現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真相,進而我們就發現了這整座山的真相。」他道,「現在你們看好了,我要讓你們看一看,這座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我為什麼會說,他們進了樓就必死無疑?」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