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物體的偷襲

  那爆炸場景極其恐怖,一朵很大的火紅雲噴向夜空,爆炸的火焰很高,很多東西直接被拋到了空中,帶著火星落到四周。


  「是汽油,發電機被炸掉了。」胖子道,「這下他們慘了。」


  「怎麼會爆炸?」皮包拿著鐵鍬,「這些大貓不可能把發電機咬到爆炸啊。」


  話音剛落,那邊又是一下爆炸,這一次的聲勢略小,但還是把鬼佬炸得人仰馬翻。


  胖子臉色蒼白,一下看向另一個方向,那是鬼佬營地左邊的森林:「不對,我操,剛才那是──」


  「那是什麼?」


  「不可能啊,那是迫擊炮的聲音。」胖子道。


  「迫擊炮?」我驚訝道,「有人在用迫擊炮轟他們?」難道真的是有軍隊來了?不可能啊,即使是一支武警部隊,對付我們這些人也只需要用槍就行了,用迫擊炮未免太看得起我們了。


  胖子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還直起耳朵去聽,希望能聽到下一聲動靜。


  我看向裘德考那邊,那裡沒有再發生爆炸。另一邊的攻擊似乎也結束了,除了爆炸的火坑,其他地方一片寂靜,似乎全部被炸死了。


  胖子聽著,忽然就罵了起來,轉頭看身後的篝火,大吼:「皮包,把篝火滅了!」


  還未說完,黑暗中的林子裡冒了一小點火光,隨著一聲小炮聲響,胖子立即大吼:「趴地上!」


  我拉著啞姐和秀秀一把趴到河灘上,身後就爆炸了。我的耳朵嗡的一聲,身體被震起來好幾尺,一股滾燙的氣流直接從我的腳底裹上來。整個石灘被炸得像下雨一樣落滿了碎石頭。


  等石頭全部落完了,胖子大罵了一聲「狗日的」,回頭一看,我們的篝火被炸沒了,四周只有零星的炭火。


  「游擊隊的打法,先用野獸把人趕到篝火邊上,然後用迫擊炮精確打擊篝火。」胖子道。


  「你連這個都懂。」我問道。


  胖子道:「三爺,你不會分析嘛?你怎麼變得和你侄子一樣,這戰術用眼睛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心中暗罵,他就繼續道:「不過對方只有一個人。」


  「何以見得?」秀秀一臉灰地問。


  「我們還活著,就足夠說明這一點。這種戰術,如果有人在迫擊炮開炮前狙擊我們,我們就死定了。這個人是個高手,對距離感有極強的直覺。這幾炮打得天衣無縫,我們千萬不能露頭,否則還得挨炮。」


  「那就摸黑過去。」皮包道。我搖頭:「鬼佬那邊肯定和我們情況一樣,他們也會摸黑過去,如果兩方遇上肯定會有誤傷,現在只能靜觀其變。」


  剛說完,前方的林子裡,忽然又是一道火光和一陣悶炮聲。


  我們所有人都條件反射地低頭,我心說,我靠,還要炸哪裡,就聽到空中輕微的呼嘯聲,炮彈竟然是朝我們這個方向過來了。


  難道同樣的位置他還要補一炮?我心中大罵。這一下爆炸卻不是在我們身邊,而是在離我們大概幾百米外的森林裡。


  隔得還遠,衝擊不強烈,但是那邊立即就燒了起來。


  我和胖子看向那邊,胖子就問我:「那裡有什麼?」


  我看著,幾乎是一瞬間,又是一發迫擊炮打了過去,落在了同一個地方。


  我立即知道對方在攻擊什麼地方。我們完蛋了!


  「裂縫!」我大叫,「他在炸那條裂縫!」


  「哪條?」


  「把你拉出來的那條!」我大罵著衝過去,被灌木絆著腳,一口氣衝到林子裡,來到山體邊上,就知道徹底完蛋了。那邊整個山坡都被炸塌了,裂縫已經被埋在了下面。守在裂縫邊上的人凶多吉少,很可能被壓在了下面,而小花和潘子恐怕再也不可能從這個口子出來了。


  我衝上前,嘗試著去搬動那些碎石,隨後而來的胖子一把把我拉回來,幾乎是同時,又是一發炮彈落到了山崖上,炸出滿天書包大的碎石雨。


  在火光中,我看到遠處的山脊上站著一個人。


  我看不到那個人的樣子,但是認出了那個影子,他沒有肩膀。


  皮包和胖子要上前去圍剿,我攔住了他們,那個影子迅速轉身,消失在了林子裡。


  這一晚的襲擊,所有人都損失慘重,我眼睜睜看著幾十發炮彈準確地落在山崖上,把整條裂縫完全摧毀。


  這些炮彈都不是從同一個方向發射的,顯然打炮的人一直在移動。但是他對這裡太熟悉了,這麼黑的夜晚,他都能準確地從各個地方打出炮彈,擊中那條裂縫。


  我把我在巴乃對於那個沒有肩膀的怪人的想法和盤托出,胖子並不感興趣。他看著自己的肚子,簡直憤怒難當。


  一開始我只是隱隱覺得他就是放火的人,如今看來是坐實了。他一定知道很多內幕,如果有時間的話,我一定得想辦法抓住他。


  天亮之後,我們整頓了一下自己的營地。接著我派了幾人摸去裘德考的營地看情況,從而瞭解到他們比我們更慘──死了七個,大部分還都是被自己人亂射射死的,傷的人不計其數,幾乎所有人都帶著傷。


  猞猁是從湖面摸過來的,我們和裘德考的崗哨都設在靠林子的地方,沒有想到它會從湖面上偷襲,之後竟然還有如此詭譎的重武器攻擊,自然誰都好不了。


  這些猞猁似乎是被訓練過的,攻擊我們的人竟然能夠控制這些動物的舉動。這些我們都沒法去深入思考了。讓我崩潰的是,那條縫隙竟然被堵住了,不要說救人,小花和潘子都回不來了。


  怎麼辦?我滿腦子都是這個問題。所有人都看著我,我必須給出一個答案來,否則我只能說:我們各回各家吧。


  不能回家!我拿回一個胖子,失去一個潘子、一個小花,這交易不合算,我還是虧本的。


  胖子非常沮喪,因為他刻在肚子上的路線圖一下失去了所有的價值。我們坐在石頭上,默默地吃著還有火藥味的食物。秀秀道:「三爺,你得拿個主意。」


  我嘆了口氣,知道自己只有唯一一個選擇了,便對他們道:「計劃不變,但是我們現在只能換條路走。這裡的縫隙四通八達,也許我們能找到其他入口。」


  胖子搖頭:「不可能,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回原來的路口,重新去走走那不可思議的走廊。」


  只能去原來的路口了,雖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是比在這裡挖石頭要節約時間。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