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肚子上的神秘圖形

  我們把胖子肚子上的圖案描了下來,花了將近兩小時的時間,可見圖案有多複雜。


  啞姐檢查了半天,也查不出胖子到底是什麼毛病。胖子所有的體徵都是正常的,身上除了自己劃的那些劃痕之外,只有一些擦傷和瘀傷,非常輕微。用潘子的話來說,他自己和姘頭從床上下來都比這嚴重得多。


  但是胖子就是不醒,眼睛睜得死大,像死不瞑目一樣,人怎麼打都沒用,完全沒有反應。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胖子的眼睛合上。


  因為很多人在,啞姐沒有和我再說什麼。我鬆了一口氣,但是也已經知道,她這一關,現在不過遲早要過,撐不了多久了。


  小花也懂一點醫學方面的東西,和啞姐討論了一些可能性,都被否掉了。「植物人也不過如此。」啞姐道,「我們現在沒有儀器,沒法測試他是否有腦損傷。但他現在好像是處於一種植物人的狀態。」


  我看著胖子身上的這些筆劃,心中無限感慨。


  從他肚子上那麼多血痕來看,這石縫裡面的通道一定極其複雜,他用腦子完全記不住,所以只能選擇這種自殘的方式,將路線記錄在自己的身上。


  「植物人,什麼植物?巨型何首烏。」皮包在邊上笑,「這個吃了不成仙就撐死。」


  潘子就道:「這是三爺的朋友,說話規矩點兒。」


  「喲,三爺您隨便從地裡一刨,就能刨出個朋友來,不愧是三爺。」皮包道。剛說完,他就被潘子一個巴掌拍翻在地。


  我沒心思看潘子教訓手下,問啞姐:「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性?」


  啞姐道:「現在的問題是可能性太多。他現在處於深度睡眠狀態,深度昏迷就可能是腦損傷,但是他頭部沒有外傷,所以也可能是窒息導致的。最好的情況就是他過段時間自己醒,如果他一直不醒,那只能送他出去,到大醫院去。」


  正說著,一邊的胖子忽然就翻了個身,咂了咂嘴,撓了撓自己的襠部和屁股,喃喃道:「小翠,你躲什麼啊?」


  啞姐愣住了,看了看我。我也沒反應過來,隔了好久,我才問道:「植物人會有這樣的舉動嗎?」


  啞姐搖了搖頭,忽然就笑了,一邊笑一邊扶額。我忽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不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想著我就要上去搖胖子,可被啞姐攔住了。


  「讓他睡會兒。」啞姐道,「如果是剛才那種打也打不醒的睡法,說明他可能很久很久沒有睡過了。」


  啞姐留下來照顧胖子,我和潘子走出帳篷,立即去找小花商量對策。小花正在和其他人交代什麼,我讓他和潘子到我的帳篷裡來。


  一進帳篷,我就掩飾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對他們道:「我們現在必須馬上下去!」


  「別急。」小花道,「越是這種情況,越急不來,必須把事情分析透了,才能決定該怎麼做。」


  「要多少時間?」我道,「不如我們邊下去邊商量?」


  小花按住我的肩膀,指了指帳篷外面,輕聲道:「我知道你很急,但是我們準備東西也需要時間。」


  潘子道:「小三爺,我們是下去救人,必須準備妥當,否則不僅救不了他們,還可能把自己也搭上。」


  我知道他們說的有理,只好焦慮地坐下。小花指了指外面:「我們出去商量。對於這群新夥計,如果我們在帳篷裡自己商量,他們心裡會起疑的。」


  我心裡嘆氣,跟著他們出去。入夜後,這深山中的詭異妖湖上反而明亮起來,月光蒼白地灑在湖面上,能看到對面的懸崖。乍然升起的明亮有一種妖異之感,反而使我們看不清石灘另一邊裘德考隊伍裡的情況。


  小花把其他人叫過來,把樣式雷和胖子肚子上的路線圖全部攤在帳篷的防水布上。從樣式雷和胖子肚子上的路線圖對比可以看到,兩者完全沒有共通之處。根據胖子路線圖上的路線可以推斷,這座山的岩層裡有非常複雜的自然裂縫體系,猶如蜘蛛網一般,其中有一條似乎通往悶油瓶他們所在的區域。而悶油瓶他們是從樣式雷標示的路線進入的,也就是說,這些裂縫在山體岩石中,和樣式雷標示的路線是相通的。


  我不知道胖子是靠什麼在這麼多裂縫岔路中找到正確路線的,也許是他的運氣好,或者是他一條一條地試探出來的。但是顯然,通過這一條裂縫回去尋找悶油瓶他們,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這就意味著,我又要進入到那壓抑狹窄的空間內。我曾經不止一次發誓,絕對不會再讓自己進入到那種境地中去,但是命運的玩笑卻一次次地告訴我什麼叫身不由己。


  小花道:「有幾點也是必須要考慮的。比如說,胖子到底被困在那縫隙裡多少天了?看樣子有可能困了幾天了,那說不定在他剛剛被困住的時候,底下的人還活著,但是現在已經遇難了。他剛被救起的時候神志混亂,讓我們去救,但也許已經來不及了。」


  「這一點如果胖子不醒過來自己和我們說,我們的考慮沒有意義。」我道。


  「對,不管怎麼說,我們得當成下面的人還活著去應對一切。」潘子道,「如果他能醒最好,不能醒我們還是得下去。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我想起悶油瓶的古刀,心裡不是滋味:「但是我們不能無限期地等下去,你們現在就去準備,五小時之後,我就去把他叫醒,問出消息後立即出發,如果問不出來,我們也必須出發了。」


  潘子和小花對看了一眼,顯然有些猶豫,我道:「不能浪費胖子給我們帶來的信息。」


  潘子就點起一支煙,點了點頭,對身邊的幾個夥計說道:「好,一切聽三爺的。你們分頭準備,五小時的時間。」


  那幾個小鬼都很興奮,立即點頭,小花帶著他們分頭走開了。潘子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麼話欲言又止。


  「怎麼了?」我問道。


  潘子輕聲道:「小三爺,這些孩子都是苦出身,我們在考慮事情的時候,要給他們留點餘地。他們並不是炮灰,他們也都是人命。」


  我看著潘子,忽然心中就湧起一股奇怪的感覺,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潘子遞給我一支煙:「五小時後,我和花兒爺帶一半的人下去,秀秀和皮包留在上面,如果我們出事,好歹還有一次機會。」


  我點頭,立即就想先回去收拾裝備,沒想到潘子一把抓住了我:「等下,你不能下去。」


  「為什麼?」我一下就急了,「要我在上面等,我寧可下去。要不這樣,我和你下去,小花留在上面。」


  「我們沒有其他辦法,這是必需的措施。」潘子指了指我的臉,「你現在是三爺,你在就有希望,如果你出事了,那就真的完了。如果三爺都死了,你說這兒誰還會理我們。」


  我愣了一下,知道他說的很有道理。


  「小三爺,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就好好走吧。」潘子湊過來輕聲道,他給我點上煙,然後站起來對其他人大吼道:「三爺說快點,別磨磨蹭蹭的,想不想發財了!五小時後還沒準備好的,就留在上面喝西北風!」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