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終人散

  坐在車裡,我全身的疲憊湧了上來,回想起剛才的一切,我幾乎記不清發生了什麼。


  不過,從小花的表情來看,這件事算是成功了。


  小花在車上告訴我,從一開始,他就知道我這邊肯定會有問題,所以在整個計劃裡,我這邊只是一步,目的是把所有人都引到茶館裡,然後他的兩個夥計在另一邊待命,其中一個戴了一張三叔的人皮面具。


  如果王八邱不發難,就由我這邊唱大戲一直唱到完,一旦我這裡出現任何問題,被人戳穿或是王八邱來硬的,他都還有一個後招兒。


  潘子一倒,他就知道事情有變,已經做好了準備。果然王八邱立即來了,顯然早就埋伏在四周了,小花立即給那兩個手下發了信息,這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我道:「這也夠驚險的,老六那邊的夥計要是晚幾分鐘發短信,我們就死了。」


  小花道:「這一行靠運氣沒法生存。」說著讓我看他的手機,上面有一條短信:「六爺,三爺帶了人在我們舖子裡,怎麼辦?」


  「老六最得力的手下昨天和我唱K的時候,沒發現自己的手機被掉包了。」小花道,「可惜,這種小小的伎倆,總是屢試不爽。」


  我心中苦笑,不知道說什麼好。不過,我這輩子最最難熬的一個上午算是過去了。


  人皮面具貼合得非常好,我在車裡抽了半包煙才慢慢地緩過來,問這些人回去會怎麼辦。


  小花說:「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至少三爺回來了這個事情已經成為現實了。你三叔在長沙威名遠播幾十年了,我們這麼一鬧,潘子再去走動,氣勢就完全不同了。」


  「我總覺得懸,士氣已經頹了,說起來就能起來?」


  「我舉個例子,現在有很多入行的新夥計都是聽著三爺的故事長大的。這些人把三爺當神一樣崇拜,只要潘子說替三爺辦事情,他們死都願意,但前提是,潘子必須代表三爺。這樣他們就會覺得替潘子辦事能進到三爺的盤口來,得到三爺的點撥,」小花道,「這就是區別。這批人數目可不小,潘子靠自己是叫不動的!」


  我點頭,確實有道理。小花繼續道:「剛才那些人中,肯定有很大一部分是潘子能直接叫得動的。王八邱和魚販還是個麻煩,不過只能直面了。」


  我問起潘子的消息,小花道:「你很快就能見到他,他就要出院了。」


  「出院,為什麼要出院?」我道,「他媽的,他不要命了!」「今天晚上很關鍵。」小花道,「我們剛才的『成果』需要有一個人『變現』,潘子必須出面,確定到底有幾個盤口是在我們這一邊,然後,也就是今晚下半夜,王八邱和老六必須除掉。」


  我心中一驚:「什麼意思?」


  「事不過夜,這是三爺的規矩,王八邱也很清楚,也不會坐以待斃。」小花說著看了看天,「今晚要下雨,流血的天氣。」


  我看著他,意外道:「這麼可怕的話,你說得倒一點也沒壓力,能不這麼幹嗎?」


  小花笑了笑:「剛才那句話,是我爺爺說的,我媽又轉述給我聽的。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才十七歲。」說著他嘆了口氣,「壓力這種東西,說著說著,就沒了。」


  我皺眉,感覺到一陣恐懼,我從來沒有想過還會發生這種事情,於是問道:「一定要這樣?要不我們打匿名電話報警,把他幹掉好了。」


  「天真這外號還真沒起錯。」小花道,「如果我是你三叔,也許我有辦法讓你繼續天真下去,可惜我不是。小三爺,面對現實吧,這是你自己的選擇。」


  我沉默不語,看著車外的長沙,想起潘子也和我說過類似的話。這確實是我的選擇。


  回到昨晚住的小旅館,拿上行李,我搬到了小花在長沙的招待所。這裡比在四川時略差,顯然是很早裝修的,應該是他發家時就建立起來的中轉站。據說招待所食堂的師傅以前是成都獅子樓的總廚,他給我們搞了三個很精緻的小菜。


  我們回到房間,吃飯的時候,我又問晚上的事情什麼時候開始。小花笑而不語,只是一個勁兒地讓我喝酒。


  那是一種我嘗不出來品種的酒,我懷疑可能是綠豆燒,就是以前土夫子經常喝的那種酒槽原汁,外加一些冰糖和藥材做成的。這酒喝的時候辣口,感覺有一股綠豆湯的味道,但是幾杯之後,我就毫無徵兆地醉了過去,連什麼時候迷糊的都不知道。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我看到小花和潘子躺在我房間裡的沙發上,兩個人身上全是血跡,都睡得很熟。我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陽光,就知道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我很默契地沒有問前一晚的細節,只知道七個盤口站在了我們這一邊,王八邱和魚販的手下都是烏合之眾,他們本身善於經營不善於火拼,結果不言自明。潘子收了下面盤口欠下的貨款,總計小一千萬,接著迅速整頓了崩潰的長沙總盤。我在這段時間,就像吉祥物一樣,到處露一小臉。


  等我離開長沙飛往杭州的時候,總盤已經有了四十多個夥計,雖然大部分是新人,但在潘子的運作下,磕磕碰碰的走貨又動了起來,整個長沙已經穩定了下來。


  至此,最初的難關算是過去了,回到杭州之後,不用像在長沙那麼腥風血雨,只需要風花雪月就可以了。在這段時間裡,潘子會留在長沙為我物色隊伍,利用三叔的名氣和錢,夾一些還不錯的喇嘛,而我則必須在杭州處理三叔積累下來的事務,同時更加系統地模仿三叔,包括聲音。


  這看上去很難。小花教給我一些技巧,目的是在去巴乃營救之前,能大致讓三叔的臉和聲音顯得不那麼突兀。


  之後小花會回北京,繼續和霍家的人周旋,拖延時間,一直到潘子把隊伍拉起來為止。


  我們計劃完成這一切只用五天時間,我心中默默祈禱悶油瓶和胖子他們能堅持下去,一定要等到我下來!


  繁瑣之事不表,五天之後,我、小花、潘子分別從杭州、北京、長沙飛往廣西,三方人馬在廣西機場會面。一到機場,我就看到潘子帶了能有一二十號人浩浩蕩蕩地過來了。他們打扮成旅行團的樣子。潘子舉了一個小旗,上面寫著「中青旅」,他拿著耳麥在朝我笑。


  果然是打不死的潘子,五天時間他的傷一定沒有好,但是看氣色完全不同了,頭髮也焗油變黑了。小花那邊只帶著秀秀,兩個人好像一對小情侶一樣。


  我一個人穿著三叔經常穿的衣服,忽然有種孤獨感;這些人來到我的面前,潘子就對身後的人道:「叫三爺。」


  「三爺!」身後所有人都叫了起來,我點頭,盡量不說話,潘子在前頭引路。


  我們上了幾輛很破的小麵包車,我和潘子、小花坐在最前面的那輛車裡。一路上潘子把後面車上的一些人給我介紹了一遍。


  我聽得格外用心。我知道平日裡這些環節都是三叔做的,如今我就是三叔,在潘子不在的時候這些人會聽我的,我的很多決策會影響到這些人的生死,我不能像以前那樣渾渾噩噩,以觀光的心態來下地了。


  「七小時後,我們會到達巴乃。我已經和阿貴打了招呼,到了之後我們立即進山。不過,現在有個麻煩,大家要做好心理準備,特別是三爺。」潘子道,「那兒的情況也許會出乎您的預料。」


  「什麼?」我問。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