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三省時代的終結

  所有人的位置都亂了。潘子給我安排的那些人的位置順序,在剛才的變故間已經全部亂了。我手裡拿著賬本已經有了摔的動作,現在卻一下子硬生生地收住,反手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小花看了我一眼,臉色就變了。他知道糟糕了,因為這個動作停頓了。


  如果說之前我不說話,砸了潘子,摔了賬本,立即就離開,別人會覺得我不說話是因為心情極度鬱悶。


  但現在我站了起來,卻摔了一本賬本在桌子上。一般來說,這是要說話的前兆,如果我這樣還不說話,那別人立即就會感覺到異樣。


  怎麼辦,怎麼辦?我腦子一下亂了,看著下面那些眼巴巴地看著我、等我說些什麼的人,我只能竭力忍住不說話。我想著,如果我立即轉身離開,是不是或許還有轉機,因為別人會認為我忽然肚子痛了。


  就要露餡崩盤的一剎那,幾乎是在那種焦急的慣性驅使下,我忽然就吼出一句話來:「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都給我滾!」


  這是我竭力壓著自己的嗓子吼出來的,聲音極其沙啞和難聽,簡直不像人發出來的。


  所有人都看著我,目瞪口呆。小花也目瞪口呆,顯然不知道這種場面應該怎麼說話了。


  整個場面靜了很長時間,氣氛非常尷尬,小花最後才勉強開口道:「你們沒聽到三爺說什麼嗎?還想三爺再說一遍?」


  這些人互相望了望,都開始鬆動。雖然覺得非常奇怪,但還是準備離開。


  我心裡真想抽自己嘴巴,心說果然不行,我還是搞砸了,準備了這麼長時間,我還是搞砸了,我真他媽是個廢物。


  就在這時,窗外忽然傳來了一連串汽車喇叭的聲音,足有十幾輛車,突然同時鳴起笛來。


  那魚販忽然就笑了,停下腳步,對我道:「三爺,老邱來了。」小花來到窗邊上,勾住窗簾往下看了看,就冷眼看了一眼魚販,低頭在我耳邊說:「不妙,準備走,下面全是王八邱的人。」


  魚販繼續對其他人道:「各位,不想和三爺一起的,現在離開,咱們以後還有生意來往,想和三爺一起的,不妨留下來看看待會兒的好戲。」說著他轉向我,「三爺,不是我說您,潘子這樣的狗,您也不多養幾條,一條死了,您就沒人看家了。現在,您還有什麼話不妨說,我們不嫌您說得難聽。」


  其他人互相看了看,此時,有手下從外面走過來,到那些人耳邊耳語,很快,所有人都開始離開。他們顯然都得到了消息,房間裡一下子只剩下了老六和那個中年婦女對著我們。


  小花倒也鎮定,說道:「老六,你膽子真大啊,敢在這麼多同行面前幹出這種事情來。」


  「幹這一行,都為錢,他們和三爺都沒感情。」魚販道,「三爺是什麼近況,我知道得很,混到如此田地,只能怪自己失策。今天這茶館裡待會兒要是發生一場大火,一個時代就過去了,明兒這些人還是和我稱兄道弟,沒人會提今天發生了什麼,您信不信?」


  「你沒讓我走,那你是想連我一起做掉嘍?」小花笑道。


  「我本不想的,不過,霍老太的事情您自己還沒擺平呢!您要是出點事,可別說霍家人不開心。不過放心,秀秀小姐我會送還給霍家的。」


  小花臉色一變,秀秀驚訝道:「老六,我兩個哥哥是不是和你說過什麼?」


  「您自己回去問他們。」魚販道,「不過,您想想,我們哪來那麼大的膽子?耍刀子這種事情我們不專業,不過你們霍家可有人才。」


  我和小花對視一眼,感到無比驚訝。我實在沒想到,背後還有這樣的事情。


  看來秀秀的兩個哥哥還都不是省油的燈,竟然夥同王八邱想吞掉三叔的地盤,可能連小花的地盤都想吞掉。


  「那你憑什麼覺得我會就範?」小花嘆了口氣,臉色就陰了下來,沒有之前那種一直很俏皮的表情了。


  「您憑什麼覺得自己不會就範呢?花兒爺,您可沒二爺當年的身手。現在外面全是人,最多半分鐘他們就上來了,您現在報警都沒用。」


  「一定要能打才是本事嗎?」小花道,「你以為,你真的殺得了三爺嗎?」


  魚販看著小花,就冷笑:「難不成到這個時候了,你們還能飛?」


  「就算你把我們都殺了,你也殺不了三爺。」小花笑道。


  「什麼意思?」


  「因為三爺根本不在這裡。」小花道。


  我不知道小花想幹什麼,但隨即我就明白我們必須冒險了,事情已經對我們極端不利。


  小花轉向我:「親愛的,用自己的聲音和六爺打個招呼吧!」我動了動喉嚨,就用自己的聲音說道:「六爺,剛才得罪了,演得不好,不要介意。」


  魚販和那個中年婦女的臉色霎時變得蒼白:「你是?這聲音是?」


  「在下花兒爺手下小小戲子一個。」我道。


  小花道:「老九門留下的手藝不少,又豈是你們這些土鱉會懂的。」


  外面已經傳來了王八邱帶人上樓梯的聲音,我背上都有點毛起來了。


  「不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像?」魚販連連搖頭。


  「還不信?那再讓他們看看。」小花道。


  我心想難道要把面具撕下來?一想不對,這面具恐怕不是那麼好撕的,而且讓他們發現我是吳邪也不是好事,於是我心一橫,就把自己的外衣脫了。


  我的身材和三叔差得非常遠。三叔常年在外,黝黑結實,我和他年齡上也差了很多,很容易看出來。衣服一脫,魚販的臉色就更難看了。


  「那真的三爺在哪裡?」中年婦女臉色發青道。


  「現在王八邱傾巢出動,你們老窩有人看嗎?」小花道,「三爺是什麼性格的人,你們不是不知道;你們這幾個月做得那麼絕,他會安心來找你們要賬本?」


  正說著,忽然魚販的電話就響了,他立即拿起來,估計是來了條短信,正看著,他的臉色立即從蒼白變成了鐵青。他對中年婦女道:「媽的!是真的,三爺現在帶了人在我們舖子裡!快走!」


  「那他們……」中年婦女指著我們。


  「三爺不死,弄死他們也沒用。」魚販直跺腳,「我就知道沒那麼順利!」說著,他們帶著手下急忙衝了出去。


  不出片刻,他們應該在走廊上碰到了王八邱,就聽到魚販大叫:


  「我們被騙了!這個三爺是假的,真的三爺在我舖子裡!」


  「什麼?」王八邱大叫,「什麼情況?」


  「我就說那老狐狸沒那麼好弄,我們被算計了!」魚販幾乎吼了起來,聲音好似太監一樣淒厲。


  「走!回去!」王八邱大叫,接著他們所有的人又重新衝了下去。


  小花咧嘴一笑,往窗簾外看了看,就聽著嘈雜的聲音一路往下,汽車又開始發動起來。


  一直到聲音遠去,我幾乎癱倒了,坐在地上,感覺渾身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來,剛才的緊張全從毛孔中湧了出來。


  小花似乎也鬆了口氣,一把就把我從地上提了起來,然後道:「真險,我們快走。」


  「剛才是怎麼回事?」我問道。


  「面具這種東西,能有第一張就有第二張。」小花讓我別說話,繼續拿出手機給我看,「我們解家人,做事情從來不會不留後手。」


  「怎麼說?」我動嘴型。


  「路上說吧。」他道,「事兒還多著呢。」秀秀笑著遞上了最後一杯茶,我一口氣喝完,撩開帷帳走出去,迅速地下了樓。


  外面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些大佬的手下還在扎堆。我誰也沒理,徑直走向車子,忽然就看到,那人群之中還站著一個人。


  是那個三叔的女人,她站在人群後面,冷冷地看著我。


  我後腦又開始冒冷汗,不知道作何反應。我心說,不會還有加時賽吧,卻見她看著我,隨後轉身離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小花已經把我推到車邊,讓我坐了進去。


  車子啟動,我在車窗經過那姑娘時看著她的身影,覺得她可能會是個大麻煩。但是我懶得去琢磨了,疲倦猶如潮水一樣向我襲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