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倒斗四大巨頭

  這四個人手裡掌握著這條產業鏈的源頭──冥器,因為盜墓的特殊性,一件寶器是不可複製的,價值高度集中,下面所有的分銷都得拍著馬屁才能拿到成色好的貨物。也許這四個盤口不是最有錢的,但是沒了他們,這個行業就不存在了。


  除此之外,這四個盤口的人都是亡命之徒,個個和潘子一樣凶悍不講理,敢跟他們玩欠賬賴皮什麼的,可能你第二天就不見了,到八百年後,你的屍骨不知道從哪個古墓裡被挖出來,那時已經爛成渣了。有錢的怕不要命的,所有人都很忌憚他們。


  這批人平時和三叔處於一種很曖昧的狀態,一方面指望著三叔夾喇嘛,提供古墓的信息,另一方面,也處處想占三叔的便宜。因為三叔拿的是大頭,下地的收成往往八成都得交給三叔。三叔忽然不在了,他們其實是又愛又怕,愛的是以後下地,大頭都能自己分了,怕的是三叔不在了,要從哪兒去找古墓的信息。所以,三叔出事的消息一放出來,他們就肯定已經和其他鐵筷子暗中聯繫了。陳皮阿四當時就利用這個撈了不少好處,可惜他最後也出事了。其他鐵筷子比起陳皮阿四和三叔又差了很多,否則,這四個人早就不會坐在這裡。


  這是最大的一票勢力,潘子和小花倒是說不用怕他們,因為這四個人沒得選擇,只能靜觀其變。唯一怕的就是他們趁亂提出重新定分贓比例,但也無非是錢的問題。


  比較麻煩的反而是那些分銷的,也就是站著的那些人,王八邱就是其中最有錢的幾個之一。這些人一直被壓在供貨鏈下面,雖然有錢,但是到處受氣,很想改變現狀。而且,他們不知道倒斗到底是一項什麼樣的工作,以為只要有錢就能組織起隊伍,能跳過三叔直接拿錢。所以三叔一走,很多人開始招兵買馬。雖然東西肯定不如三叔在的時候好,但好歹是自己的產業,虧損點也是自己的,他們想慢慢養著。


  前段時間三叔不在,馬盤已經不怎麼往上交錢了,如今三叔回來,眼看著前些時候弄進腰包的錢要吐出來,最不願意的就是他們。


  四個下地的盤口依照次序坐下,長相氣度我這裡不表,因為之後的事情和他們關係不大。小花在搬椅子的時候,安排好了順序,我只是記住了他們的名字和序號的對應關係。之後七個分銷的盤口也被小花拉扯著站好。


  我瞄了一眼這些人,心中就開始默背之前潘子告訴我的順序,把這些人和潘子跟我說的名字一一對應起來。除去四個坐著的,有幾個人潘子讓我特別留意。最左邊的是個大個子,他穿著膠黃色的T恤、西褲和套鞋,看著神似菜市場殺魚的小販;最右邊是個中年婦女,有點胖,穿得倒是非常體面,看得出年輕時應該頗有一些姿色;還有一個少婦模樣的姑娘,看氣質應該三十多了,但是保養得非常好,身材皮膚俱佳,紮著馬尾,顯得很幹練的樣子。


  這三個人,魚販子是王八邱的死黨,兩個人一起打拼出來的,之後一起被三叔收了,絕對是同進同退,這個人一定就是王八邱在這裡的內應。對於這個人,潘子說耍什麼手段都沒有用,直接放棄就可以了。


  那個中年婦女則是王八邱的姘頭,當然潘子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有真感情,只知道這個胖女人異常潑辣,除了三叔這種軟硬不吃的傢伙,長沙這一行裡基本上沒有人能吃得住她。王八邱和她在一起,應該有一定的利益聯姻方面的考慮,因為王八邱管的盤口和這個中年婦女的盤口是幾乎相鄰的兩個村子,王八邱經營能力很強,而這個中年婦女擅長搞關係,兩個人在一起,能夠互相出力,這也可能是王八邱敢率先反三叔的原因之一。這幾年兩個人在一起,可能暗中也賺了不少。


  對於這個中年婦女,潘子的意思是小心為上,靜觀其變。這行裡的女人絕對比男人精明,只要不是愛王八邱愛得死心塌地,那她最後站在哪一邊也是很難說的。


  而那個少婦模樣的姑娘,我看著十分順眼,卻是最麻煩的一個。因為,她很可能之前和三叔有過一段那種關係。


  潘子並不敢肯定,只說這姑娘入行之後發展得非常快,從清水塘(長沙的古董街)一個小舖子的舖主,一直到和三叔合作做盤口生意,總共才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若不是有業內的大佬在背後扶持,這麼快發展起來是不可能的。而這姑娘行事非常低調,看不出什麼過人的地方。所以很多人都猜,這姑娘可能是三叔的女人。


  我看著那姑娘,很難判斷,我之前一直認為三叔是喜歡文錦的,但是文錦說三叔是解連環假扮的,那麼喜歡文錦也可能是假裝的。如果是這樣,那這麼多年有幾個姑娘陪著倒是正常。一來男人獨居總有扛不住的時候,二來三叔梟雄本色,純爺們兒,又有錢,自己不找也會有人貼上來。


  假設這姑娘是三叔的女人,那事情就糗大了。床笫之間的生活沒有距離,三叔身上的細節定然逃不過她的眼睛,而舉手投足的姿勢習慣這女人更是瞭解。要是露出破綻,她必然會發現。


  而且,即使她發現不了,她和三叔之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一旦和她獨處,問上一兩句,我聲音又不像,答案也不知道,更是無所遁形。


  進門之後,我就看到她的視線在我身上打量,確實和其他人的感覺不同,不知道是否是我的心理作用。我只能將目光死死盯住那個魚販,努力表現出抑制殺意的感覺,讓她覺得我現在沒空理她,心裡只想殺掉這個魚販。


  隊伍中還有之前和王八邱一起跟我們吃飯的幾個人,我一一對應了一遍,感覺差不多了,才喝了一口茶作為暗號,讓小花繼續。


  小花看了我一眼,便開口對其他人說道:「各位,相信各位這段時間都很納悶,三爺怎麼這麼久沒有出現?市面上也多是風言風語,在這裡知會大家一聲,那些都是謠傳。三爺前年查出身體抱恙,最近嗓子動了個小手術,一直在休養而已。不少別有用心的人在這段時期開始胡說八道,這不,三爺就出來給你們看看,大家別聽風就是雨的。」


  「哎喲,那三爺現在沒事了吧?」下面有個長得特別忠厚老實,忠厚老實到看著就可惡的「地中海」說道,「要我說呢,外面都是小人在傳,兄弟們這裡可從來沒相信過,是吧?」他就對邊上的人道。


  邊上那個人尷尬地點頭。


  我知道這地中海,這是三叔四個喇嘛盤裡最穩定的一個,三叔不在的這麼長時間裡,唯獨他們的賬目沒問題。雖說也不是太好的東西,但這個時候我不由就覺得他有些親切。


  小花繼續道:「三爺身體沒問題,只是還不太講得出話來,潘哥也受了傷,所以各位見諒,這一次就由我來替三爺說話。咱們這麼熟了,我就不自我介紹了,各位沒什麼意見,咱們就開始,別耽誤三爺休息,速戰速決吧。」說著他就對那個魚販道,「老六,杵著幹嗎?老規矩啊,你先來。」


  「來什麼來?怕是三爺早忘了我們這幫兄弟了。生病?生病也不打個招呼,說走就走,下面的兄弟問上來,我都不知道怎麼說。」魚販道,他的聲音非常細,和他的身材落差極大,「好嘛,現在回來了,一句話也沒交代,先查賬本。您知道,老六我是走場子的,昨天回來一身泥,整不了賬本,對不住了!三爺,您下一位,今天我空手來的。」


  給我吃下馬威啊,我心說。果然如此,潘子把這個人放在第一個,就是看他的態度如何,從他的態度就可以得知王八邱的態度,也能知道他們到底準備到哪一步了。


  不過,剛才這種口氣介於囂張和抱怨之間,我聽著就鬆了口氣。看樣子,王八邱只是在試探。


  他這話一說,其他人就都互相看,也不敢贊同,也沒有反對。小花說道:「老六,多日不見,娘娘腔沒變,脾氣倒見長。你這是老娘兒們抱怨老頭子不回家,你他媽害不害臊。」


  說完下面的人立即爆笑起來,魚販卻不為所動,說道:「笑,笑,你們繼續笑,老子就沒賬!」說著對小花道,「花兒爺,要比身段誰也比不上您,娘娘腔那是我從娘胎裡帶出來的,也沒您練得好聽。您就別管這檔子事了,這兒是吳家的場子,您站邊上我都覺得您是不是改姓了。趕緊的,下一位。」


  聽完小花就失笑了,顯然是沒想到這傢伙還給頂回來了。小花一下靠到桌上道:「吳家和解家是鐵板上的親戚,這一次三爺的病很凶險,要說了讓外面長沙的那些大佬知道,興許就鬧進來了。三爺不說,有什麼問題?那是為了你們好!」


  魚販果然也笑,但絲毫不怵:「三爺不說那些人就不鬧了?陳皮那個老不死的,半年前弄死了我六個兄弟,我找不到人做主啊!三爺,那些是兄弟啊!沒您的話我不敢和陳皮對著幹,兄弟白死啊?我把話撂下了,三爺,您這麼折騰,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兄弟們可吃不消。您行行好,真身體不好不想管我們,那就別管了,否則,兄弟們沒法混了。」


  話說完,小花剛想接話,另一邊的中年婦女也說話了:「就是,三爺,老六說得對,這幾個月您沒在,您知道兄弟們有多慘,我那盤口差點就沒了。要不是這坐著的四位扛著,長沙可就沒您三爺的事了。您回來,也得給我們個交代,下面的兄弟要一個過得去的交代!」


  說完,底下的人就都點頭,坐著的四個人中的一位道:「三爺,他們兩個什麼心思我明白,不過,阿紅這娘兒們有一句說對了,這段時間兄弟們確實損失很大,這話怎麼對兄弟們說,您得好好想想。我個人不相信三爺您是那種有點小病就嚇得連知會我們一聲都不肯的人。」


  我瞄向那個被稱為阿紅的中年婦女,心說這一唱一和,說的話點都很到位。三叔這段時間忙於尋找謎底,肯定疏忽了很多生意,而這些積怨應該早就有了,如今只是爆發了而已。


  而且,這些話在理,在中國,理大過天,我又不能無視,只得咧嘴笑笑,想了想,忽然意識到自己該怎麼回答,就低頭在紙上寫了一行字。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