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內而外的破綻

  我在湘江邊上的咖啡館裡和潘子碰頭,潘子看到我的那一剎那一下愣住了。我看他渾身發抖,看著我幾乎說不出話來。


  但是,他幾乎立即就意識到了什麼,慢慢冷靜了下來。


  「小三爺?」他看著我,試探性地叫了一聲。


  「果然還是瞞不住你。」我苦笑。


  他還是看著我,良久才長出了一口氣,坐了下來:「你這是要幹什麼?這東西,你是從哪兒弄來的?」


  我把我的想法還有小花給我面具的事情對他說了一遍。我告訴他,我覺得這是唯一可行的計劃了。


  他看著我的臉,很久沒有說話,好像在思考,又好像在打量面具的逼真程度。過了很久,他捂住了自己的臉,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點頭道:「你真的決定這麼幹了?」


  我點頭。


  「小三爺,三爺的日子不是人過的。這話有很多種意思,總之,以你的品性,你是絕對扛不過去的。」潘子道,「你知道我們都在和什麼人打交道嗎?你看到的只是我們最溫和的一面。這個行業真正的面目,是超出你想像的。」


  我嘆了口氣。我知道潘子絕對不是在危言聳聽,他說這些話也是為了我好。


  「我想去救他們。」我說,「我很想去救他們,我不想這件事就這麼結束,所以,扛不住我也會扛。」


  潘子繼續看著我,問道:「面具能維持多久?」


  「四個星期。」


  他點了點頭:「那時間有點緊,我們必須加快速度了。」


  我看他的意思是同意了,鬆了口氣。潘子這一關算是最好過的。我接著問道:「你覺得應該怎麼辦?我們第一步應該做什麼,去找王八邱算賬嗎?」


  潘子搖了搖頭:「你知道剛才我是怎麼認出你的嗎?」


  我搖頭,他繼續道:「你猶豫。在你剛才看到我的時候,你的臉上滿是猶豫,這是你特有的表情,在三爺臉上是看不到這種表情的。」他頓了頓,「所以,我們要做的第一步,應該是讓你沒有一點破綻,否則,你只有一副空皮囊。那些人都是人精,你誰也瞞不過。」


  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心裡想著,我真的猶豫了嗎?潘子立馬指著我道:「就是這副表情,你必須完全改掉你的猶豫。」


  我嘆了口氣,心說這幾乎是我的本能,怎麼改得了?


  潘子看了看四周沒有禁煙的標誌後就點起煙道:「三爺遇到事情,一定是自己先有一個判斷,很少會有徵詢別人意見的表情。看人的時候,他是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這些你都沒有。」


  「那怎麼辦?這種東西太難了。我只露幾面,你替我扛著行嗎?」我問道。


  潘子苦笑著搖頭:「在幾個月之前也許還有可能,現在你也看到了,他們不會聽我的。要實行你的計劃,你需要實打實地站到我們面前,告訴別人,你就是三爺,你回來了,不聽話的人準備死。」


  我想了想就覺得不寒而慄,馬上搖頭:「我肯定做不到,這個太難了,就算天天練也不太可能做到那種地步。」


  「你剛才不是說要扛嗎,小三爺?」潘子看著我,「這只是第一個難關,你還沒嘗試就說做不到,那之後的所有事情更別提了。這不是拍電影,這是真實的生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我看著他的眼神,意識到他是想讓我知難而退,但我知道自己正站在底線上,是沒有退路的。我終於道:「好吧,我會做到的。」


  潘子繼續看著我,盯著我的眼睛,我努力傳達出一種不是猶豫的堅定。他終於把煙一掐:「走吧,我們找個隱秘的地方繼續。我來想想辦法,你也要隨時記住,你現在就是三爺,這裡到處都是三爺的老兄弟,眼睛太多,你逃不掉的。」


  我點頭,他起身,忽然對我道:「三爺,走吧。」


  我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心中湧起一股難受的情緒,好不容易才忍住,站了起來。他走在我的前面,幫我把門打開,我忍住道謝的衝動,徑直走了出去。


  那一刻,我忽然覺得自己開始失去了什麼,那失去的東西一定是我平時沒有注意到的。就在這一刻,我忽然覺得無比沮喪。


  正想著,前面的路邊忽然有人分別從幾輛車上下來,全部朝我走了過來。我一看就愣住了──竟然是王八邱。


  我回頭看了看潘子,潘子也是一愣,就見王八邱帶著四個人,看著我笑:「三爺,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通報一聲,兄弟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情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