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毛

  這是什麼?我還沒仔細看清楚,就見水花一濺,那東西猛地整個從水裡跳了出來,朝我撲了過來。


  感謝上帝給我的條件反射,快到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第一時間我貓腰翻身,那東西整個撞在我身後的石壁上。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我的身體快與神經,這要得益於這一連串時間我所經歷的東西。不管那是什麼玩意,老子一定見過比你狠得多的東西,也見過那些玩意兒是怎麼被幹掉的。


  摔翻之後,我立即爬了起來,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定神去看清那到底是什麼,但是這一次,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竟然沒有去看。雖然我很想扭頭,但是我還是以最快的速度再次翻到了那軸承之後。


  幾乎同時,我就聽到我身後剛才所站的位置上勁風一閃,那東西幾乎是同時撲了過來,如果我剛才多猶豫半分肯定已經和它滾在一起。


  但是就算我躲得再漂亮,形勢也極端的不利,我還沒站起身就發現兩次翻身之後我的腰部已經沒力量了,立即翻身前往,同時反身從腋下就是一槍。


  槍的後座力巨大,我在秦嶺領教過那玩意,有了心裡準備和經驗,一槍之後順著後坐力就把手甩了出去,瞬間甩到肩膀上反身又是一槍。


  所有的動作幾乎在一瞬間完成,我聽到後面有東西摔翻的聲音,就知道自己肯定打中了,但是不知道效果如何,一下繞著那軸承又跑回到走廊口,我把手裡的槍一甩,扯起那隻裝備包,抽出了另外兩把槍,先在牆上一卡,把其中一把上了膛,就一下往地下一躺轉身。


  我能預見那東西幾乎就貼在後面,那我直接一槍就能把它轟出去。但是那一瞬間我發現身後什麼都沒有。


  幾乎是同時,我看到我頭頂的的鐵鏈一陣晃動,接著那冷焰火就熄滅了。


  整個暗室瞬間暗下來,我本能地立即往前一撲,都根本沒有時間表示驚駭,就感覺背後一陣劇痛,感覺什麼東西一下抓在了我背上。


  接著我被衝力一下撲倒在地上,腳竟然立即就抽筋了。


  剛才的過程,我幾乎在這幾秒內把我所有的潛能都發揮了出來,那一瞬間,我甚至感覺我游刃有餘,然而這還是錯覺。媽的!我心念如電,幾乎就絕望了,知道自己死定了。


  就在電光石火之間,忽然我腳下一空,槍一甩,一個翻滾,一下滾進了軸承下面的井口,摔進了水裡。


  入水之後一片漆黑,但我立即就撞到了下面的轉葉,水流速度極快,我一下就被水流帶了出去,然後猛地一撞,我就撞到了什麼東西上,那是水下的鐵鏈。


  我一下扯住,摸索著就發現這井口下的空間十分大,但是到處橫亙著鐵鏈,交錯成網狀,把整個井口附近包住。


  幾乎是同時那東西就跟了下來,但是我先入水,強大的水流,讓它在那一瞬間頓了一下。


  我知道無論它是什麼東西,在水下是不可能瞬間就置我於死地的,我的背後火辣辣地疼,屏住呼吸,迅速拉出兩隻冷焰火,伸手探出水面,打亮就甩了出去。


  火光一下照亮,耀眼的白光從水面上透了下來,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就在我面前。


  我幾乎立即就把腿蹬了出去,一隻腳已經劇烈的抽筋,但是我竟然感覺不到那種疼痛。那一腳實實蹬在那東西的胯下。


  我感覺就像踹到了一隻厚輪胎上。但是在水下那玩意兒沒什麼借力,我一下就把它踹了出去,同時借力一下就衝上了水面。


  外面亮得驚人,我大吼一聲,拚命往上爬,竟然給我翻了上來。可沒等我站起來,水面又一下炸開,那玩意兒也翻上來。


  那一瞬間,我終於看清了那玩意兒的真面目。


  那幾乎就是一隻猿猴,但是我能看出,那是一個人,非常非常的瘦,只是那人的渾身上下,全部都是之前我們在洞裡看到的那種頭髮,所有的毛都貼在身上。這東西指甲極長,而且似乎灰化了,這傢伙看上去在這兒有點年頭了。


  最讓我感覺到恐懼的是它的眼睛,我看不到它的眼睛,它的眼眶裡竟然也全是頭髮。


  它的動作非常的詭異,完全不像是人類的動作,上來之後,迅速地朝我撲我,這一次我再也沒有力氣躲開,只得用盡全身的力氣,把身上剩下的最後一隻冷焰火點起來,當武器。


  沒有任何作用,那東西幾乎一下撲在了我的身上,一爪就抓在我的耳朵邊上,我的耳朵根立即就出現一條非常深的血痕。


  我已經完全沒法思考,噁心的抓狂起來,翻手就是一掌,拳頭打在那東西臉上,好像打在一坨鋼筋上,抖了我一臉水。我第二下掄起那冷焰火猛敲它的腦袋。敲得火星四濺。我本沒覺得會有作用,卻發現那東西竟然猛地退開了。


  同時我就看到,它身上的頭髮全部都扭動起來。


  我一下就想了起來。我操!這些頭髮怕我的血。


  隨即摸了一把耳根的鮮血,我立即朝那東西指去,那東西立即就縮了一下,一股奇異的感覺從我身上升了上來,我對它叫了一聲:「跪下!」


  那東西卻猛地站了起來,幾下就順著軸承爬到了上方的鐵鏈上,開始朝縫隙裡爬去。


  我一看不好,立即就回身,抄起一邊的短頭獵槍,對準就是一槍,一下就把它給轟了下來,緊接著又是一槍,將它打了一個趔趄。我跑到縫隙口,此時我才發現,那東西的琵琶骨上,竟然連著鐵鏈,另一頭在水裡。


  我立即上去,抓住鐵鏈,一下就把鐵鏈卡到軸承的牙口上,旋轉的軸立即扯動鎖鏈,將它拖動起來,沒想到那東西力氣驚人,鎖鏈沒扯動幾分,竟然連整個輪軸都停住了。但是,它被鐵鏈拉死,再也動不了半分。我從裝備包裡掏出幾瓶燒酒朝那東西砸去,然後點起打火機就甩了過去。


  那火一下就燒了起來,火勢蔓延極快,順間就燒滿了全身,很快它的力道就沒了,輪軸繼續轉動,把鐵鏈纏繞了起來,那東西被拖到了拖到輪軸下,火才熄掉。


  酒精燃燒很乾淨,我看到了頭髮的焦炭下,是一具發綠的古屍,在水面上的部分冒著煙,張大的嘴巴、眼睛裡全空了。空氣中瀰漫著頭髮燒焦的味道,讓人作嘔!


  我長出了一口氣,摸了摸背後的傷,腿才開始抖起來,我感覺我背後的皮全開了,恐怕都能摸到自己的脊椎骨了。


  就在我一分神之際,就見那綠色古屍的腦袋突然動了一下,我端起槍以為沒死透呢,猛地水裡出現了幾個氣泡,接著,一瞬間就從它嘴裡吐出一條紅色的東西,一下就吐到了我的脖子上。


  紅光一閃下,我看到那是一條紅色的蛇,繞著我的脖子抬起頭來,就在我嘴邊頭一縮,做出了攻擊的姿勢。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