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雕補完

  霎時間,我面前三面洞壁上的孔洞都被填滿,洞壁變成了一整片牆,而從洞裡伸出來的東西,突出於洞壁,看上去像是什麼浮雕的一部分。


  整個過程非常快,我們愣愣地看著四周的變化,誰也沒有說話,因為在那一剎那,同時所有的洞口都長出了「東西」,而且立即長成了這麼個東西,那過程其實極端的震撼。


  我甚至有錯覺,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牆壁裡衝出來一樣。


  用手電去照那些從洞裡伸出來的東西,就發現那些全部是用和洞壁一樣的石頭雕刻而成的,每個從洞裡伸出來的雕刻都不一樣,我一眼就看出,那確實是某一面浮雕的各種部分。


  往後一步退到洞口,來看整個洞壁,我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原來,這個洞壁上應該雕滿了浮雕,但是如今全部都被敲掉了,一點也不剩下。


  而這些凹坑,是在浮雕上挖掘出來的孔洞,就好像拼圖一樣,這裡挖掉一塊,那裡挖掉一塊,所有挖掉的部分,其實都嵌到了那些洞的深處,使用機關驅動,一被觸發,就會被裡面的機括退出來,洞口被填滿,浮雕地拼圖的全貌才會出現。


  真是精巧,這樣的設置,浮雕之中肯定應該是隱藏了什麼信息,但是最關鍵的部分被隱藏了起來,只有浮雕復原之後才能看出來。


  可是看著這些洞壁我又無語,所有的關鍵部分之外的浮雕都被敲掉了,我說這洞壁怎麼看上去這麼毛糙。


  這些非常易於推斷,小花和他的夥計幾乎同時做出了判斷,一下子也沒人去理會那隻豬了,所有人都朝牆壁走去,看那些被推出來的部分。


  勉強辨認,我們發現,那些浮雕的片塊,雕刻的東西各不相同,最明顯的幾塊,刻的是人的手,但是都是很模糊的小手,顯然是遠景中人物的手部,有些刻的是一些很難辨認的線條,但是會有細節,我看到有一塊上,可有一隻眼睛,那麼肯定是某張臉的一部分,但是那隻眼睛又不是人類的眼睛,不知道是張什麼樣的臉。


  有遠景,有臉部雕刻,這一定是一幅敘事或者場景的浮雕。想到這裡,我忽然就想到了從廣西寄過來的照片。那上面的浮雕似乎和這裡的浮雕,在細節上有點類似。


  立即想問小花,卻見小花已經拿出那張照片在對照了。幾個細節對照下來,發現果然不錯,在我們之前看到的廣西拍的照片上,圓盤圖案四周的三個浮雕中,我們找到了和這裡浮雕碎塊一樣的細節。


  那幾隻手,就是之前看到的照片裡少數民族裝扮的那些人像的手,和照片裡的「犼」的眼睛完全一樣。


  看來照片裡廣西石壁上的浮雕,應該就是這裡原本洞壁上的浮雕,兩者完全一樣。


  「原來是這麼回事。」我心道,這裡的那些浮雕雖然都只有一塊一塊的,但是裡面雕刻的技藝十分的高超嫻熟,而且刀口很圓潤,顯然是精心雕刻的精品,而剛才我就發現廣西照片上的浮雕,卻似乎是高手的敷衍製作,顯然很可能廣西那邊的浮雕,其實是對這裡的一個提示,那麼提示的是什麼東西?


  我努力的揣摩,從照片上和四周進行對照,想發現什麼蹊蹺的地方。但看了半天,沒有什麼啟發性的發現。


  四周,如果我背對著洞口,那麼我左手的洞壁上,就是那隻「犼」,如果那些浮雕不被撬掉,那「犼」的造型肯定十分的壯觀,在我面前的洞壁上,應該是那幾個沒有右手的人,而我右手的洞壁上,是那些少數民族的伏兵。


  照片上那三個孔洞,似乎代表的就是我背後的洞口,順序絲毫不差。


  整個洞裡沒人說話,都在仔細的看著那些照片,我坐了下來,喝了口酒,就感覺有點不對。


  因為照片上的圖案,我能夠發現,那些圖案都很簡單,一點也不複雜,這不是那種非常精細的浮雕雕刻,而簡單的雕刻中,很難看出什麼特別的信息。


  於是把注意力放到了鐵盤上,一看,我立即就明白了問題。


  鐵盤上有無數複雜的花紋,但是有兩條大的花紋,在鐵盤形成了一個十字,這十字的頂端都有一乳頭狀的凸起。而十二點位置的凸起,非常大。


  照片中的鐵盤,這粒凸起在犼的位置,而我面前的鐵盤,這粒凸起,在洞口的位置。如果這凸起代表鐵盤的指向性的話,那麼,鐵盤的指針指錯了位置。


  我把小花叫過來一說,他也皺起了眉頭,我就道:「看樣子,這張照片上拍到的圖案是一張示意圖,它告訴我們這裡所有東西應該如何擺放。這鐵盤可以轉動,如果把鐵盤推到和照片上同樣的位置,很可能會觸動下一道機關。」


  小花摸著鐵盤,看了看照片,覺得很有道理:「是順時針推還是逆時針推?」


  「一般來說應該是逆時針,但是剛才我們用豬血啟動了機關,機括的方向也可能會有變化,要推推才知道。」說著我就想上去。


  這一次小花卻拉住了我:「最好不要再轉動它。」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