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廣西的提示

  如果,把圍繞著鐵盤雕刻的浮雕,在一條直線上表示,那麼,這幅大型的浮雕,最左邊的,是一隻「犼」,中間雕刻的,十幾個在逃跑的人,最右邊,是一群穿著奇怪的少數民族。而在雕刻的最後,是三個孔洞。


  讓我最在意的,是裡面構圖的朝向,從內容上看起來,犼雖然被鎖在了鐵盤上,但是它還是一個追擊的動態。


  中間的人沒有右手,背對著犼,呈現逃跑狀。而很關鍵,那群少數民族的形象,卻是面對著逃跑的人的,也就是說,少數民族刀客和犼對中間的那幾個人,形成了一個前後包夾的形式。


  這可以有很多種理解,我的第一感覺是,難道,這是一場殺鬥,兩方,一獸一人,圍殺了這幾個沒有右手的人?


  從圖面上看來,這是最合理的理解,但是如此理解,有什麼意義。我實在是想不出來。


  我幾乎能肯定,這種如此具體的浮雕雕刻,肯定是在傳達什麼意思,不可能是單純的裝飾,裝飾一般都是龍鳳紋那種可以無限複製而且很容易讓人有整體感的圖案。


  如果不是這麼理解,那麼,其實還有一些需要揣摩的,比如說這是場埋伏?


  少數民族刀客埋伏在前方,沒有右手的男人們負責作餌,不過,如果對方是犼──我是不相信會有這種生物的──這幾個刀客估計一秒都挨不到,全部被燒成渣。


  浮雕一般都有誇張之說,很大的可能是,他們當時遇到的東西,他們無法解釋,所以就套用了一個神話裡的形象。


  這麼推測,完全沒有方向,我貼近,去看所有浮雕的細節,感謝專業的單反相機,細節清晰的一塌糊塗。


  不過,仔細看卻是更加的失望,浮雕根本就沒有細節。


  如果假設它們不是連續的,每塊浮雕都有單獨的意思,那就更加無從分析了。


  怎麼看怎麼搖頭,因為連思考的方向都沒有,小花往後一靠,就道:「這有點像千里鎖。看樣子,可能要回到那個鐵盤那裡,才能有些眉目。」


  我默默點頭,我聽說過,千里鎖是一種計策,不是真的鎖,而是一種非常有效的防範措施,如何使一件事情的操作成本成倍的增加,最好的辦法就是使得這件事情成功的要素隔離的足夠遠,比如說,門在南極,鑰匙在北極。在北歐神話中,被殺死的惡魔往往被切成無數塊,散佈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這樣,要使得魔神復活,陰謀論者不得不進行長達幾個世紀的旅行。


  但是,既然有打開的機制,說明這座張家古樓並不是一個墓穴,我猜想,很可能和這種群葬的制度有關係,可能每隔幾代,依據祖訓,張家死去的人就要被移入這座古樓之內。


  只是不知道這件事情是如何和樣式雷扯上關係的,樣式雷擺明的姓雷,皇家姓愛新覺羅,都沒有理由為這神秘的「張家樓」買單。


  悶油瓶那邊面對的是一道機巧的機關封石,開啟封石的訣竅,應該就在這四個圖形中,而我們這裡的鐵盤,也許就是揭開這四個圖形蘊含信息的解碼盤。具體如何,確實只有到了鐵盤邊上才能知道。


  經過幾天的修養,我們的體力都有回復,小花的傷口也早就止血,回去也沒有什麼大的風險,於是我們開始做準備。想到那條通道是一個巨大的麻煩,我們不可能頻繁的在通道裡穿梭,所以,我們準備了一周用的水和食物,怕洞內的空氣流通太慢,在洞口搞了一隻排氣扇,是成都的哥們從村裡借來的打穀機,買了一大捆電線接到懸崖下的拖拉機電池裡。


  說實在的,我的想法是,弄幾桶汽油,直接一路燒過去,一了百了,但是在狹窄的山洞裡,氧氣很容易燒完,會形成氣閉效應,很難燒得起來,我們學建築的時候,學過相應的知識,如果使用鼓風機往裡鼓風,那裡面會變成一個高溫窯,本來就不是特別穩定的岩石結構,說不定被我們燒塌了。


  小花已經沒法施展自己飛簷走壁的絕技,我們爬回洞口,查看那些鐵衣,就發現小花的鐵衣裡,那些血跡上已經長出了手腕長的黑毛,一團一團,沾了血的地面上也全是,凡是只要有一點血跡的,都長出了黑毛,這東西他娘的和真菌一樣。


  抖開我穿的那件,倒是還好,沾到小花血的地方有被感染,其他地方卻是沒有。


  小花說,有我的血在,不用害怕,我就這麼走進去應該也沒關係,他穿鐵衣,他可以揹我過去。


  那鐵衣已經極其重,再揹我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加上洞穴的高度很低,人都站不直,揹一個人更加得夠嗆,合計來合計去,小花想了一個辦法。


  由我戴上防毒面具,穿上鐵衣先進去,一邊走,一邊在洞頂上架設巖釘,吊上一根滑繩,這樣,一旦有人拉動繩子,吊在滑繩上的東西就會前進,他反正體重很輕,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吊過來。


  我一聽,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於是照辦,下面的巖釘吊上來,小花給我穿上鐵衣,似乎是感覺很有意思,拍的我的鐵衣梆梆響,在他的鼓勵聲中我走進洞裡,就感覺這傢伙骨子裡其實跟胖子一樣不靠譜。


  用巖錘把特製的巖釘釘到洞頂的巖壁縫隙裡,我學過結構工程,知道三角受力的方式,所以打算在一個地方釘入三到四個,這樣就算吊相撲選手都問題不大。


  搞完一切大概花了三個小時,我的手都麻了,沒有再遇到什麼危機。洞的盡頭,鐵盤還是那個樣子,竟然還有輕微的金屬敲擊的聲音從鐵盤的底部傳出來,但是已經不似劇烈的敲擊,那聲音好像是什麼垂掛的東西被風吹動撞擊到鐵門的聲音。


  我脫掉貼身衣物,發現完全汗濕了,濕的好比洗過澡一樣,於是將小花拉進來。架起照明的礦燈,在洞口處對上一堆柴火,澆上汽油以防頭髮的突襲。我們一起把帶進來的食物、燒酒放到鐵盤上,就立即開始比對鐵盤和照片。


  兩個人帶著防毒面具,這一次沒有發生喉嚨失聲的事情,不過那東西非常重,戴著,脖子就非常難受。小花建議我們速戰速決。


  照片上石壁上刻得東西,果然就是這鐵盤,所有的花紋都完全一樣,不過,鐵盤的四周,並沒有照片中石壁上刻的三組圖案。


  鐵盤順時針緩緩轉動著,小花知道建築和機械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就問:「怎麼辦?」


  我心說一般的機械,要先弄清楚它是怎麼運作的,我讓他幫忙,現實順著鐵盤,看看能不能加速它的運行,發現鐵盤順時針推速度很快,顯然順時針的時候沒有機括會被激活,再次逆時針開始推,一推就發現不對。


  一下我就感覺到鐵盤吃到了力,非常非常沉重的力道,但是不是死力,我能感覺到好像是上發條的感覺,我用力推動,幾乎用足了力氣,鐵盤被我逆向推動起來,幾乎是同時,鐵盤下面穿來了一連串鐵鏈沉悶的傳動的聲音。


  可惜,我只逆時針推動了五十度,就立即沒力氣了,無論小花和我如何青筋爆出的使力。那鐵盤往前一分都不行。


  但是我很清楚,那不是卡死,而是因為我們的力量不夠,我深吸一口氣,幾乎是大吼一聲,往前憋氣繼續狂頂,不過所有的聲音在防毒面具裡顯得非常可笑。終於我先腳下一滑失去了支撐點,小花一個人不夠力氣,那鐵盤立即順時針轉了回去。


  你搞頭牛來才行。小花靠在洞壁上不停的踹氣。


  我的腳幾乎扭了,疼得要命,心說要是胖子在就好了,這種體力活兒就輪不到我了。


  不過我們都沒提讓下面的人上來幫忙,因為剛才的手感,還不是說我們的力量不夠,主要是因為這鐵盤沒有什麼著力點,光光的,上面的圖案被打磨得很光滑,根本沒法受力,如果有個槓桿,也許局面會不一樣。


  於是掏出那些長條形的工具,想看看有沒有地方可以插進去。找了半天,就發現整個鐵盤沒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上面雖然全是花紋,但是花紋都非常細膩,東西卡不上去。


  我回憶著以前的生活經驗,現在的情況好比是面對一支礦泉水瓶,但是因為手上油太多,怎麼擰都擰不開。


  最簡單的辦法應該是增加手上的摩擦力,用毛巾什麼的包住來擰,這裡沒有毛巾,但是身上的衣服可以。


  於是想脫掉衣服,我們檢查身上衣服的質料,看看有沒有粗糙的部分,這時候小花忽然發現了什麼異樣。他指了指我的衣服:「這是什麼?」


  我低頭一看,就看到自己的衣服上,剛才推動鐵盤蹭到鐵盤的部分,全部都黑了。


  「掉漆?」我甕聲甕氣地罵道,看了看守信,發現手心裡也全是黑色的,但是,那不是漆,好像是煤渣一樣的顆粒,我心中奇怪,難道上面被人用煤渣抹過。


  用手電照了照手心,捏了捏,又發現那不是煤渣,這種顆粒呈現片狀,但是用手揉搓之後,會變得十分細膩。我發現,我好像認得這種顆粒。


  用手電照了照那鐵盤,用肉眼看不出來鐵盤上面覆蓋了那麼一層東西,但是我用尖銳的東西劃了幾下,刮下一片,用手捏碎,我「啊」了一聲,就對小花道:「不妙,這是血。」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