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頭髮

  小花點起一把火折子,甩了進去,一下把我們面前整片地域照亮,我們就看到滿地的頭髮,黑色的「毛」幾乎鋪滿了整個地面,甚至牆壁上,整個洞涼氣逼人,我們靜了一下,身上的汗水變涼讓我們的毛孔立即收縮,都起了雞皮疙瘩。


  同時又看到,所有的牆壁上都被砸出了一個一個的凹坑,凹坑裡放滿了東西,能辨認出其中大部分是竹簡,有些空了,顯然被人拿走了,我想金萬堂翻譯的最關鍵的那幾份帛書肯定就是來自於這裡。


  竹簡的數量非常多,也是順著山洞的「管道」一路往內,兩邊的牆壁上都有,看上去,這裡像是個秘密的藏書走廊。


  最深處手電光照不到,估計了一下距離,起碼有三百多米,幽深的嚇人。


  這種場面讓我想起了我在龍泉的時候見過一種龍窯,但是沒有那麼長,兩個人在洞口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裡面和外面一樣的侷促,得爬著才能進入,小花嘗試著往前爬進去,但是我把他拉住了。我認得那種罐子,我在塔木托裡看到過。這些陶罐看上去非常像那種裝著人頭的罐子。如果是這樣,那很可能,裡面會有那種蟲子。


  我和小花說了,小花看了看身後那具鐵衣古屍就道:「這麼說來,那件鐵衣服不是用來修道的鐵衣道袍,而是一件防護服,用來防這些蟲子的,可能是當時設置這裡的工匠擺放這些陶罐的時候穿的。」


  我點頭,用手電照了照面前,果然就發現面前的空地上,全是紅色屍鱉的碎殼,一地都是,看到就讓人感覺渾身不舒服。


  小花把手電照向另一隻罐子,長滿了頭髮的東西實在是讓人發悚,我很難說服自己那不是頭髮而是其他什麼東西。


  「你說當年他們是怎麼進去的?」我問道,「總不會踩著那些罐子,那不噁心死了。」而且那些罐子擺放得十分整齊,不像很多人踩踏過。


  小花用手電照牆壁和天花板,朝我笑笑,就道:「對於他們來說,要進去太容易了。」


  我看他笑的有點小賊,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見他從包裹堆裡抽出兩根手臂上的棍子,不知道是什麼材料,接了起來,然後脫掉手套,露出已經完全被汗濕的手,做了一個柔韌性非常好的準備動作:把兩隻手掌插在一起轉了一個圈。


  我不知道他要幹嘛,一時間沒想到去阻止,他拿起竿子,忽然就往前方地上一撐,在狹窄的空間內猶如雜技一樣翻了出去,接著凌空一轉,腳已經踩到了一遍的洞壁上。


  我還反應過來,他撐在地上桿子一下鬆開撤回,在空中舞出一片影花,在自己失去平衡的那一瞬間,桿子撐到他腳踩的洞壁上,把他再次彈起,用一個牛B到妖孽一樣的動作頂到了洞的那一邊。


  我看著下巴都掉了下來,就見他如此重複,一根桿子猶如魔術棒一樣,極端的時間內,他猶如一個精靈在洞壁上極快的翻轉跳躍,動作行雲流水,不見一點吃力,幾秒內他就離我遠去了。


  「專業。」我腦海裡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個詞語,比起爺爺,陳皮阿四之流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在機關重重上摸過去,這種神乎其神的伎倆絕對高級了不止一個檔次,在倒斗的過程中,這覺得最效率和安全的方法。


  不一會兒,就聽到裡面一聲呼嘯,手電的光芒從裡面射了出來。看樣子,裡面的距離比我想的要淺。


  「怎麼樣?」我問道,在洞裡激起一陣回音。


  「沒我想的難,很輕鬆就能過來!」他叫道。「裡面有個洞室。」


  「輕鬆你個屁,我怎麼辦?」我大怒,我連第一個動作都做不到。


  「等一下我來想辦法,你先別動。」小花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我看到一個奇怪的東西。」


  他的聲音在洞穴管道裡回聲不斷,因為被繃帶蒙著臉,聽起來讓人不舒服。


  「是什麼?」我立即問道。


  靜了一會兒,他的聲音才幽幽道:「不知道,說不出來,好像是鐵做的。」說著,我聽到了裡面傳來金屬敲擊的聲音。


  「你形容一下。」我的好奇心一下被吊了起來,腦子裡出現了很多奇怪的畫面。


  「呃……」他遲疑了一下,「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這有什麼難形容的?」我不耐煩的朝裡面吼道:「圓的方的?長的扁的,多大?」


  「是一隻巨大的鐵盤子,像一隻鈸。上面有很多奇怪的紋路。」小花道,聽聲音,注意力已經完全這這個東西吸引了過去。


  「這有什麼奇怪的?」


  「老天。」小花的聲音輕了下來,好像有點不敢相信:「這東西在轉動,自己在轉。」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