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

  小花非常快地把整個計劃和我們介紹了一遍,我覺得頭暈腦脹,感覺受到了身體和心靈的雙重打擊,前面的勉強聽了一點,後面的基本就什麼也沒聽進去。


  很難說那是種什麼感覺,大約可以說是沮喪。比如說你在好好的和別人聊天,忽然衝進來一幫人,對你說,你好,我們後天去玩吧,我都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後天是不是有時間,他又說,如果你去了我就給你很多錢,但是你必須馬上決定,否則機會就給別人了,然後開始倒數。


  這時候你的朋友紛紛表示同意,在這種情況下,人根本沒法思考,接著他們開始興高采烈的討論去哪兒玩,而我才冷靜下來。


  時候想想,這真他媽的像一個蹩腳的騙局。


  他們走了之後,看著小花留下的圖,問了胖子幾個問題,才搞清楚到底他們要去哪裡。


  我首先明白的是,這一次,不是一支隊伍,是兩支。


  有一支隊伍會前往巴乃的湖邊,另一支隊伍是前往四川。而兩支隊伍,似乎是有聯繫的,不是各管個,我看到他們設置有聯絡的體系,通過各種方式,似乎兩支隊伍會交流某些信息。


  為什麼會這樣,胖子說小花說他也不知道,但是老太婆說,這非常必要,這兩個地方,一定有某種聯繫,必須兩邊配合行動。


  去廣西那邊,顯然是為了那座古樓,小花說,他們分析那座古樓應該就在山裡,很可能被包在整個山體之間,他們要找到我們之前出來的縫隙,再次進去,很可能通過那些縫隙找到古樓的位置。


  而四川那邊,我立即就想到了金萬堂說的,史上最大的盜墓活動的那個地方。看來,果然所有的這些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胖子說,他決定去廣西,因為他想雲彩了,這一次一定要帶很多禮物回去。順便看看能不能訂婚。


  我都不想想這些。看著悶油瓶坐在那裡,盯著那幾張紙看,我深吸了口氣走過去,就問他道:「為什麼?」


  他抬頭看我,沒有任何表情。


  「你答應之前,應該和我們商量一下。」我道,「我覺得,今天我們上了他們的當了。」


  他低頭繼續看那些圖紙,只道:「和你沒關係。」


  「我!」我為之氣結,想繼續發怒,卻見他聚精會神地看著那些圖紙,顯然並不是在發呆,而是在研究。


  我看著他的眼睛,一股距離感撲面而來,忽然就意識到悶油瓶發生了一些變化,這種距離感,其實我並不陌生,那是他失憶之前的氣場,他失去記憶之後,我一度失去了這種感覺,但是,忽然他就回來了。


  難道他恢復記憶了?我心中一個激靈,卻又感覺不像,如果他恢復了記憶,他一定會忽然消失,不會顧及到任何的東西。


  我嘆了口氣,不敢再去惹他,心裡琢磨著怎麼辦。忽然就見他起身,朝外走去。


  「什麼情況?」胖子驚了一下,跳起來。


  悶油瓶走到門口,忽然停了下來,看著我們:「你們誰有錢?」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都走了過去,我問道:「你想幹嘛?」


  「我要出去買樣東西。」他淡淡道。


  我又和胖子對視一眼,我無法形容我的感覺,但是我忽然想笑,不知道是苦笑還是莫名其妙的笑,胖子一下勾住他的肩膀:「好啊,小可憐,我終於覺得你是個正常人了,來,讓胖爺我疼疼你,你準備去哪兒,連卡佛還是動物園。」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