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正題

  我花了一秒鐘才理解,幾乎是同時,就看到那秀秀的臉色一下變色,冷目看著胖子。我以為她會狡辯一下,沒想到忽然她就叫大叫了聲:「搶!」聲音竟是男人的。


  我沒空驚訝,說時遲那時快,此時那三個人已經猛的撲了過來。不是撲向我們,而是衝向一邊我們放鋪蓋的地方。


  我頓時明白了他們的目的,那地方放著那隻玉璽,立即大叫,那邊的悶油瓶早就反應了過來,一腳踢出把玉璽從他們幾個人中間踢出來,我一下就接住,那三個人立即反身就撲向我,房間太小距離太近實在沒法躲,我瞬間給他們衝倒,好在最後關頭我把玉璽朝胖子哪兒又甩了過去。


  胖子早有準備一下接著,虧的那幾個人動作極端敏捷,我還沒完全到地他們已經從我身上跨過去了朝胖子衝去,我抱了一下腿竟然一條都沒抱住,看胖子背後就是牆壁無路可退,我立即對胖子道:「快扔給我!」


  胖子罵了一聲,「扔個屁」,掄起那玉璽就是一砸,離他最近那人直接給砸翻在地。另兩人一下撲上去想把他撲翻,胖子頓時和他們滾在一起,三個人撞到牆上,胖子這才把玉璽扔出來,悶油瓶接在手裡。


  那三人發現這樣不行,兩個人死命拽住胖子,那個「秀秀」一個人起來再次衝向悶油瓶,我爬起來從後面一下抱住他,就感覺這人軟的好像沒有骨頭一樣,直接一鬆就從我懷裡脫了出去,回手一拳打在我鼻樑上,我立即就掛彩了,但是我到底的一剎那還是用一個鏟球動作將他鏟到。


  他一個踉蹌,沒有倒地,同時我忽然看到他的袖子裡翻出一把奇怪的匕首來,似乎是古董,反手握著就迅速朝悶油瓶的方向衝去,我立即大叫當心,卻看到悶油瓶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上。同時閃電一般一個影子從半空中壓了下來,瞬間用膝蓋將那小子整個頂翻了出去。


  胖子那邊被制的死死的,兩邊互毆他竟然還沒吃虧,我知道真正的狠角色是這小子,也不去幫忙,和悶油瓶兩個圍上去,想制服那小子再說。


  那「秀秀」從地上爬起來,整個人忽然就以一個奇怪的姿勢舒展了開來,整個人的身形頓時變大,肩膀變寬,身高也高了起來。同時撕掉了臉上的面具。


  我一看,立即認了出來,竟然就是那個粉紅襯衫,他喘氣在笑:「縮著被打疼好幾倍,原來不是騙人的。」


  我看著他的奇怪狀況背上直出冷汗,這樣的情形我以前見過,這是縮骨啊。以前悶油瓶假扮禿子的時候也這樣來過一回。與此同時,我們就聽到了樓梯上出現了大量的腳步聲。立即回頭。


  「媽的,外面還有接應!」我心叫不好。胖子在一邊立即大叫:「你們先走!別全被他們窩裡憋了。」


  我惡狠狠看向粉紅仔一邊迅速往後退,一邊想著怎麼撤退,難道要爬天窗,卻見他把匕首插了回去,對另外兩個人晃了晃手,那兩個抓住胖子的人也鬆開了手,三個人滿嘴鼻血互相推攘的爬起來,


  門被推開。我們轉頭防範去看,霍老太和霍秀秀一前一後走了進來,臉色一點驚訝也沒有,臭丫頭還在朝我們吐舌頭。


  那粉紅襯衫揉著自己的關節,微笑的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轉頭對霍老太點頭:「夠格,你眼光不錯。」說著指著悶油瓶:「這傢伙歸我。」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