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在我這裡

  「魚在我這裡。」


  這是我在永興島上上網搜索考古隊的名字時,在一個尋人網站上發現的文字。


  剛才我和老太婆講述我經歷的事情的時候,沒有提這一句,因為這些都是細節,我全部都略掉了,霍秀秀悠悠的唸出來,有一絲戲謔,又有一絲得意,我聽她這話,已經有點驚訝,心中意識到她可能真的知道些什麼,否則,說不出那麼關鍵的詞。


  看樣子,她也上網查過那幾個人的名字,也看到過那個網站,如此說來,她至少是真的調查過這些事情。


  對著這小丫頭,我的心中倒出奇的鎮定,很奇怪沒有什麼好奇或者疑惑,大概是因為她年紀比較小,我感覺自己的江湖經驗勝過她的原因,看著她小得意的眼神,我還失笑,心說這有什麼好得意的。


  「好吧,我承認你也調查過這件事情,不過,那個網站太容易被找到了,這不代表你會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東西,我前幾年就看到這張照片。」


  小丫頭面不改色,還是那樣的表情看著我,悠悠道:「你說的不對,我可沒說那照片上的字是我在網上搜到的。」


  我愣了一下,就覺得她的話裡有點意思,一開始我被她的眉眼電的有點發昏,但是很快我就反應過來了,意識到她的笑並不僅僅是小孩子的得意。


  我想著,她為什麼那麼有自信的看著我,我並沒有表現的很被動,氣場上我覺得我並不弱,但是她的眼神一點也不動搖,似乎她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說服我,偏偏她用來說服我的東西,又不像那麼有力的。


  我判斷了一下,感覺她投機的可能不大,因為那很低級,如果不是投機,也就是說,她認為她提出的東西很有利,而我可能沒有理解那東西有力的部分,想著,忽然一個念頭瞬間濃烈了起來,心說不會吧。


  「大姐。」我脫口而出:「那個尋人啟事,難道是你發的?這句話是你寫的?」


  「嗯,真乖。」霍秀秀得意道:「你剛才說你搜索那幾個人名,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找到那張照片。」


  「你──」我頓時不知道怎麼反應,我靠,我一直以為那東西的發佈者至少應該是個年長的和三叔一樣的,當年考古隊的某個長輩兄弟之類,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小丫頭。


  丫頭從口袋裡拿出一本很卡通的筆記本,從裡面拿出一張黑白照片遞給我。就是那張合照,上面還寫著「魚在我這裡」幾個字,和我在網絡上看到的一模一樣。應該就是用這張照片掃瞄到網絡上取的。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們合照的原版,拿在手裡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你再看這個。」秀秀拿出另外一張照片遞給我。


  我一眼就認出,那是霍玲年輕時候的照片,是一張全身像,這應該是少女剛過一點的年紀,穿著那個年代特有的衣服,梳著馬尾,邊上有「青年節留念」的印刷字。我心中一個蕩漾,媚的簡直是隻妖精,和眼前的秀秀感覺十分的相似。


  「這是我阿姨十八歲時候,五四青年節在王府井拍的。」


  「如何?」我奇怪。


  「你再看這張。」秀秀又拿出一張照片,那是一張報紙的圖片,拍的是一輛解放車帶著花球,不知道是北京的什麼活動,我能認出解放卡車的背景,就是前一張霍玲拍照的時候的那個路口,我看到相同的路標。


  「這是我在北京博物館找到的,好像是一九八四年的時候,同一個路口的另一張照片,我根據解放卡車的高度,以及當時拍攝的角度,推測出了那座路牌的高度,再通過路牌來推測我阿姨的身高,同時我找出阿姨當時穿的鞋,推算出當時我阿姨的赤腳身高,大概是一米六八。再看這個。」她遞給我另一張彩色照片,我一下就看到,那是西沙他們十人合照的碼頭,但是碼頭上沒有人,同樣是無人的取景,背景裡是一座沙山,在一邊的纜繩墩上靠著這一輛鳳凰自行車。


  「我當年找到過那個碼頭,同樣使用相同的角度拍攝,以碼頭上的纜繩墩為標準,靠自行車算出墩子的高度,也找到了當時的鞋,測試了這張照片裡,我阿姨的赤腳身高,大概是一米六零。」


  「差了八厘米。」胖子就皺起了眉頭。


  「我綜合了鞋子的因素,因為當時鞋種類很少,這種測算方法經過論證過,結果非常準確,如果算上鞋,兩張照片裡的人身高是基本一樣的,但是去掉鞋精確計算,就會發現,一個妙齡少女,在青春期竟然縮短了八厘米。」秀秀道,「這確實是兩個人,你的推論是對的!」


  我長出了口氣,秀秀就道:「我還沒給我奶奶看這些,但看來,我的阿姨真的已經死了。」


  「小丫頭蠻利索的啊。」胖子看著幾張照片就歎為觀止,「這屬於高科技啊。」


  「我是文化人,和你們不一樣。」秀秀得意道,「如何,現在判斷我有資格和你們做交易了沒?」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