樣式雷(上)

  琉璃孫也許永遠也想不明白,那根鋼管是如何從四十米外飛出準確的達到他的腦袋上的。


  我以為我能看到悶油瓶一路殺過去,一路衝倒攔截者,然後猶如幽靈一樣的出現在那老頭面前,但是他沒有,他選擇了最經濟和省時的辦法。


  距離很遠,我不知道打得怎麼樣,但是這種鋼管,這種打擊程度,我看是好不了,還好是在腦門,如果是在後腦可能就直接打爆了。


  最開始那些人還不知道,一直到後面琉璃孫身邊的人大叫,所有人才慢慢停了下來,一看自己的老闆趴在地上,立即就不知道怎麼辦了,後面那人扶著琉璃孫就吼了一聲,他們才全退了回去,紛紛上車離開。


  一分鐘內,所有人都跑得精光,只剩下一遍圍觀的群眾和我們幾個。胖子滿頭是血,一邊的車子撞得前扁後凹,上面全是被鋼管砸的凹坑。地上甚至還有好幾隻鞋。


  我看著麵包車和皇冠絕塵而去,感覺好像做夢一樣,此時背上的劇痛才開始發作,幾乎要趴下。


  胖子解開自己的襯衫捂著自己的腦門,拍了拍我,讓我往車邊靠,「我們也不能待在這兒,丫頭,問問你家馬伕車還能開嗎?不開我們得攔的士,這兒看的人力,肯定還有不少琉璃張,琉璃趙。」


  「開始能開,但是過路口肯定被警察攔下來。」司機道。他也掛了彩,眼角破的厲害。


  「打的公交隨便什麼。你胖爺我不想和雷子打交道。」胖子在這時候顯得格外靠譜。


  霍秀秀還在那邊打電話,此時把電話一掛,就對那司機道:「小黎,你在這兒處理車。」又對我們道:「跟我來。」


  胖子把鋼管加到西裝裡,從車的座位下拉出那隻玉璽,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藏進去的,我們跟著秀秀衝入圍觀的人,那些人紛紛讓開,我們跑入輔路,順著一條小道就穿過一個街區,來到另一條路上。


  零零散散有幾個人跟在我們後面,連掩飾都不做了,我感覺有點像動物世界裡,一隻垂死的斑馬看著他身邊徘徊的禿鷲的感覺。好在移到另外一條路上,就有另一輛紅旗車停在了路邊。這一次,後面都有兩輛jeep,漆著讓人非常有安全感的顏色。


  我們急急的上車,胖子就道:「丫頭,怎麼早不找開道的。」


  「我沒想到他們這麼猴急,連看看形勢的慾望都沒有。」小丫頭坐在前座,此時才開始有點小小的發抖。不過我看得出來她克制著,抽出很多的餐巾紙遞給胖子,「我和我奶奶也不可能隨時帶一隊兵出來。」


  「琉璃孫認識你奶奶嗎?」胖子就問。


  小丫頭點頭。胖子被我擦傷口的動作刺的縮了一下脖子,道:「這老小子敢冒著這種風險和老九們作對,看樣子他真的很需要這玩意兒。」


  「也許他只是想把這東西搶回去送回給飯店的老闆。」


  「琉璃孫是有錢人,有錢到不知道錢的概念,他要得到一個東西,一定會是想買,搶劫不是他的強項,他現在來搶應該是迫不得已,一定是怕這東西如果給你們帶走了,他再有錢也弄不到了。」霍秀秀看著胖子塞在衣服裡的玉璽,「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他這種人也會這麼想要。」


  二十分鐘之後,我們進入到了一處神秘的大院小區內,小區裡停著不少紅旗車,最裡面竟然還有幾幢四合院,我們下車,先到社區裡的一個衛生院作了簡單的包紮。


  我背上一大塊瘀青,鋼管頭砸到的地方最嚴重,胖子頭破了,不過倒是還好,看上去很嚇人但是其實只是擦傷,被鋼管的螺紋劃了道口子,消毒之後貼了塊膏藥。


  搞完之後,霍秀秀就帶我們走,我們在小區裡穿行,發現這片真是大,走了半天進了一胡同,一直往裡走,裡面竟然有曲徑通幽的感覺,各種參天古樹從邊上的四合院裡長出來,好像是進了什麼寺廟一樣,真沒想到北京城的某個小區裡還藏著這麼牛的風景,真是大隱隱於市。


  直直走到胡同的盡頭,從一個很不起眼的小門進去,裡面就是一個大院子,我們一眼就看到老太太坐在院子裡喝茶,顯然她比我們要先回來,已經等了好一會兒了。


  院子裡有一顆柿子樹,下面有一口井,一邊還有一些一看就很名貴的植物,感覺以前是小康之家的宅院,我們三個大咧咧的進去,老太太就問秀秀有沒有受傷,秀秀把事情說了一遍,老太太才轉向我們,對我們道:「還好我們家秀秀沒受傷,否則我非剝了你們的皮不可。」說著讓我們坐下。


  我呵呵一笑:「這一次坐了總不會再點我的燈了吧?」


  老太太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我霍老太同一招不玩兩次,而且說什麼是什麼,反正也用不著我來收拾你們,找你們來,是我願賭服輸,免的你們敗了我的名聲,趁你們腦袋還在脖子上我把我們的事了了。」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心說娘的,這老太婆估計看我們闖了大禍了,要和我們快點撇清關係。也罷,反正各取所需,這麼乖張的老太婆我也不想多來往,速戰速決的好。於是單刀直入道:「您願意告訴我們了?」


  「你們不就想知道為啥我要出那麼高的價錢買你們拿張樣式雷嗎?」老太婆站起來,做了一個隨他去的樣子,然後道:「這事要擱在別人身上,我必不會說,不過你也是老九門的後門,不算外人,不過,其他兩位請留在門外。」


  這場面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給胖子和悶油瓶使了個眼色,他們點頭,我就跟著老太婆進到邊廂,一進去,我就看到那是收藏間,滿屋子的古董,什麼擺設都沒有,就是一排一排的架子,雖看是老屋子,但是一進去就感覺臉上發刺,空氣裡有靜電,看樣子是恆溫恆濕的。


  所有的收藏品都包著報紙,老太婆帶我進到幾隻架子的最裡面,我就看到靠牆有一條鋼絲穿空用來掛字畫,但是上面現在掛的都是樣式雷的圖案。


  我數了一下一共是七張,其中兩張之間空著一段距離,顯然是少了一張。應該就是我的那張了。


  「這是『雷八層』。」老太太道,「你既然懂樣式雷,應該是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我點頭,有點驚訝,只掃了一眼,我就知道,這是一座樓。


  七張紙上都是每一層的結構,都非常清楚,而且這樓不是一般意義的樓,他的最底層規模最大,然後往上逐層縮小,咋一看猶如一座塔,但是因為他每一層都是樓宇的結果,所以比塔要龐大很多,更像瑪雅的太陽金字塔,一般意義上,除了塔,很少會有古建築修的那麼高,不過也可以看出,最上面的部分,其實已經是塔的結構,能成為樓的,只有底下三層。


  「這是道光二十五年的圖樣,設計師應該是雷思起。」霍老太道:「我這裡存有七張,是樓的地下一層,兩,三,四,五,六,七層,最底下一層應該在你這裡。」


  「這樓有什麼蹊蹺嗎?」我問道,咋一看過來,都是很普通的樣式雷,雖然從圖上大體還是可以看出,這些樓都有背光的設計。


  「對其他人可能沒什麼,不過對於我就有特別的意義。」老太太擺弄著這些圖樣,「這座樓的名字叫做張家樓,在70年代,這座樓的圖樣開始在國外陸續現世,被收購回國,你知道樣式雷是皇家設計師,不可能為民間設計建築,但是你看這裡的圖樣,完全是民宅的式樣,顯然這個張家樓和道光皇帝或者樣式雷之間,有什麼故事,當時我有一個女兒,在文化局工作,他們有一個項目和這座樓有關,一九七八年的年尾,他們在廣西找到了這座樓。我記得那是一月十五號,我女兒出發去廣西參與考古挖掘,那是她第一次出遠門,一去就是好幾個月。」


  老太太轉頭看著我,表情有一絲蕭索:「我一直是想通過這次機會,能夠鍛煉一下她的能力,所以她回來的時候,我還很高興地準備和他談心,沒有想到,她回來之後,性格就突然變了。」


  我聽到張家樓這三個字就一個機靈,立即就想到了在妖湖底部的那座古樓,想說話但是不知道說什麼。但一聽到她最後的那句話,我腦子又抽了一下。


  「變了?」我奇怪道。


  「是的,她去過廣西之後,性格一下變得十分古怪,以前她的性格十分的開朗,但是回來之後,她的性格變得很陰沉,基本都呆在自己的屋子裡,不知道在做些什麼,我偷偷看過她幾次,發現她自己在屋子裡,一直在畫什麼東西。」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是因為她失戀了。我心說,她畫的肯定是她男朋友的臉。


  霍老太繼續對我說道:「我一開始認為她是戀愛了,但是後來發現不是,因為她有一次出差,我進到了她的屋子,看到那些話,我就意識到不太對。」她頓了頓,「全是鋼筆素描,所有的圖畫的都是一座樓,一座非常古怪的樓。」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