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鬧天宮

  樓下的情況一時之間還不明朗,但是胖子那邊已經大打出手了,桌子全翻了,碗碟碎了一地,先衝進來四個酒店的夥計,瞬間被胖子撂倒了三個,胖子自己也掛了彩了,另一個看胖子如此生猛,不敢再靠前,疾退出門口,大叫:「保安!保安!叫保安上來!」


  一邊的老太婆被我們的舉動驚的夠嗆,小女孩也嚇的花容失色,躲在中年婦女後頭,我左顧右盼,想應該去幫那邊?看了看樓下,頗有點高度,我這麼跳下去恐怕夠嗆,還是跟著胖子打保安比較穩妥。


  就在四處摸著東西想找個傢伙的時候,忽然看到老太婆的兩個保鏢衝進來,擋在我和她們之間,老太婆才道:「你們瘋了?得罪了這兒的老闆,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此時既然已經鬧開了,我也是鬧起來就什麼都顧及的人,之前心中憋著股怨氣現在一氣發了出來,就道:「如您所說,這飯店開的太久,老闆當的太安穩,得有人給他點刺激了,咱們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今天就給這兒的大佬刺激刺激。」說著喝了口茶,把茶杯一摔,就想起身加入混戰。


  可剛想離開凳子,立即就想起和老太婆的約定了,立即去看錶,發現已經四點廿五了,忽然就心中一動。問胖子:「還能不能堅持五分鐘?」


  胖子堵在門口,一個頭椎把最後那個夥計直接放倒,莫名道:「啊?我靠,你還想上個廁所是幹嘛?」


  我學著胖子那種語調回道:「咱們都坐了這麼久了,禍也闖了,氣也受了,不能前功盡棄,就五分鐘,就老太太看看啥叫風骨。」


  胖子樂了:「天真,他娘的在斗裡你他娘的蔫不拉吉的,遇上人頗有點氣派,有你胖爺我年青時候的風韻,行,胖爺我就發發威,讓你風骨一回。」說著把包廂大門一關,把那些桌子椅子全抵過去撐住。


  外面很快就有人撞門,胖子往後門一靠,就開始看錶。


  我心跳的加快,心說這次真的揚名立萬了,估計接下來事把我爺爺從祖墳裡刨出來都擺不平了,一邊看向樓下,只見下面也亂作一團。衝上來的夥計給悶油瓶撂倒了一片,那粉紅襯衫護在玻璃櫃前,兩個人互相對峙著。暫時還未交上手。


  在這種地方打架好就好在沒法報警,本身就是犯法的事情,解決爭端只能靠比誰更流氓了。不過,悶油瓶在這種地方也沒法施展他的身手,如果對方是粽子下多重的手都沒關係,但是對於這些活人,上去一個一個把脖子擰斷總不可能,我相信他已經手下留情。我們逃出去應該問題不大。等下時間一到,我和胖子就從這裡跳下去,大不了受點傷而已。


  想著也心安了下來,剛想舒一口氣,忽然那老太太就對兩個保鏢道:「把他從凳子上給我拽起來。」


  我一愣,就見兩個小年青立即就朝我撲過來。我大叫:「婆婆,你不能耍賴啊?」


  「你能砸場子?我就不能砸你?到底誰比較耍賴?」老太太手一指我:「動手!」


  我心裡大罵,立即叫胖子:「護駕!護駕!」一邊用屁股擠著凳子後退。


  胖子一看我這裡情況有變,只得放開一邊,掄起凳子衝過來,這一來就和霍家人起衝突了,外面吃飯的幾個中年人一下就把胖子抱住,扭打在一起。這一邊兩個保鏢已經拽住了我的袖子。


  我拚命掙扎開他們,立即抱住一邊的圍欄,他們扯我的胳臂,我就咬他們,竟然保住我的凳子不失。鬧了半晌,老太婆就不耐煩了,叫道:「別管他,把他的凳子搶出來。」他們又立即來掏我的襠部,我立即閉緊雙腿把凳子死死夾住,他們又來掰我的大腿。


  就在我的大腿幾乎被他們掰開之時,胖子趕到了,他撕掉了自己的衣服才從人堆裡衝出來,一上來直接一個泰山壓頂把我們所有人全部壓在下面。


  這兩個保鏢身手應該相當好,但是給如此巨大的重壓忽然壓下來,很難在短時間內掙脫,我更是被擠在兩個人下面,幾乎窒息。


  同時,被堵住的門口終於被撞開了,幾個保安操著警棍衝進來,已經是暴怒的狀態,場面亂的猶如小孩子打群架。


  我實在沒想到,短短的五分鐘,事情竟然會發生這種變化,腸子都悔青了,幾個保安直接衝到胖子面前,就是幾棍打在胖子頭上。胖子哀嚎了一聲,回頭用手護住,擋住雨點一般下來的棍子,就大叫:「她媽的!!!到點了沒有?」剛說完,聲音就被棍子打了回去,打的他慘叫連連。


  我伸手去看錶,但是怎麼也看不到,看胖子的樣子,也不管到底有沒有到了。大叫:「到了!!」


  「狗日的!」胖子大吼一聲,衝出去講幾個保安推翻在地。我身上的重量一鬆,立即膝蓋一頂把壓在我身上的人翻出去,站起來就拉住胖子。「快走!我們下樓!」


  胖子卻一把拍開我的手,我看他眼睛血紅,罵道:「走個屁!」一把抄起一邊的根雕桌,對那幾個保安大罵:「我操你們爺爺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太鼓達人,還敲上癮,老子他娘的和你們頂上了,今天我就從你們正門殺出去,看他娘的誰嫌命長!」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