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下)

  雖然我不能完全確定那是一樣的東西,但是顏色,上面的雕刻至少是非常相似。我相信即使不一樣也一定是同一類。


  我一度懷疑過,這東西就是魯殤王地書中說的鬼璽,在青銅門前,悶油瓶拿著那東西應該不會是在凹造型,這東西應該有特殊的作用。想不到會在這裡看到相似的。


  我靠,我心說,真是趕早不如趕巧,想著我就給胖子使了個眼色,他頭低下,我對他耳語道:「快去問問,這賣主是誰?」


  胖子點頭,邊上的霍老太陰不陰陽不陽的喝了一口茶,幽幽道:「別問了,這兒的賣主如果不想讓人知道,那誰也問不出來。」


  「哎,老太太你看不起了人了是吧。」胖子道:「你家胖爺我雖然不混這新月飯店,但是怎麼說也算是在北京城有一畝三分臉面的人,我告訴您,不是你胖爺我吹牛,咱要打聽一個人,還真沒打聽不到的。」


  老太太頭也不回:「這兒的老闆在北京城滿王朝時期就顯貴,幾百年了,傳了幾代,從來沒出過事,你要真能打聽到,估計你們家少爺明天得去永定河撈你去。這年頭,撈屍的價碼貴了,我看你還是省點錢應付應付待會兒的事兒吧。」


  胖子慍怒就想立即出去證明給老太婆看自己行,我立即拉住他,知道老太太所言不假,應該不是誇張,而且胖子這人說了狠話,這就算是跟人嗆上了,他出去要是真問不到,肯定不肯回來,說不定還會抓個夥計嚴刑逼供非把面子爭回來不可,弄不好要出事情,快開始了,我不想夜長夢多。就對他道:「給她點面子。」


  胖子其實是給我面子,嘀咕了一聲,不再言語,我看著四周逐漸安靜下來的場面,心裡又起了個年頭,心說,見到賣主最簡單的辦法,可能就是把這東西買下來,可是,這有可行性嗎?


  這裡只有一個拍賣品,所有人目的明確而且都是大佬,鬥價格我估計是鬥不過的,如果拍下來違約,違約金至少也能讓我傾家蕩產,而且這是黑市,如果違約說不定還要砍根手指,挖隻眼睛之類的,那就倒了血霉了。


  就是真拍下來也懸,這種黑市,賣主可能全程保密,就算買了他的東西,他也不一定露面,最多派個代理人和你簽簽合同。而且,我估計拍賣的流程規矩和正規的是不同的。


  為今之計,也只有看一步是一步了,先確定是誰買去的,然後從長計議。我心中的不安已經變成了混亂,預感這兒肯定得出點什麼花樣。


  下面緊鑼密鼓,不久就安排妥當,我看著台的中間放上來一直玻璃櫃,裡面就是畫冊上的東西,看不太清楚,旗袍女開始說話:「各位老闆,現在開始走貨,您們瞧好了,拍不著可就沒下回了。」


  說著,從一邊出來一夥計,手裡拿著一根很長的竹竿,竹竿的頭上有個鉤子,那玻璃櫃的上面有個環兒,夥計用竹竿頭上的鉤子一勾,一提,就像釣魚一樣把玻璃櫃提了起來,然後執著竹竿將玻璃櫃頂起來,好像用衣叉晾衣服的一樣,叉到半空往包廂裡送。


  那夥計手藝極穩,在樓上舉著竹竿手絲毫不抖,順著二樓的包廂廊台外沿就一間一間的送。


  沒人去接,就是這麼當空看幾眼,不到半分鐘又到下一家,很快就到了我的面前,胖子立即湊過去,我也伸起脖子看,距離非常近,看的很清楚,我一下就發現,這東西的材料,肯定是做玉俑一樣的那種隕玉的石頭。


  一瞬間,我真想一把搶下來,然後叫他們撒腿就跑,真是硬生生忍住了這個念頭。


  很快那東西就被收了下去,放回到台中央,接著,還是那個夥計,用竹竿開始叉上來一隻隻鈴鐺。老太婆邊上那小女孩接了過來,放在老太婆邊上,另外包廂裡那些人都拿了,我卻沒有。


  我想應該是參加拍賣的才有鈴鐺,也沒在意,以為分完鈴鐺就要開始了,沒想到,最後那夥計,單獨叉上來一隻東西給我。


  那是一隻小燈籠,只有小西瓜大小,裡面是小蠟燭,蒙布是青色的,很暗,一看就不是照明用的。


  那東西一出現,整個場面上忽然就出現了一片嘩然聲,我看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這裡。


  我就楞了,胖子莫名其妙的接過來,放到我的邊上,剛放下,忽然整個會場上裡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我看了看胖子,更加懵了,老太太在邊上幽幽道:「還不給你的崇拜者致意,這飯店,很久很久沒人敢點這盞天燈了,你也算是給你們老吳家長臉,以後江湖上可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得你吳家小太爺的威名。」


  我看向她,還沒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點天燈這三個字,我好像在哪裡聽過。


  她看著我冷笑,繼續道:「不過,這威風一時,恐怕你們老吳家這一次要被你盞敗家燈給燒光了。」


  我一個激靈,立即就明白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