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界的盛宴

  看著下面的戲台上開始被擺上桌子和展示台,我立即知道剛才在下面的告示上看到的拍賣會應該是要開始了。忽然暗下的環境和躁動的人聲讓我有點心虛起來,看了那老太婆不陰不陽的表情,我就預感到自己可能幹了什麼蠢事,而且事情肯定和這拍賣會有關係。


  腦子裡電光閃電,但是一時之間我領悟不出其中的蹊蹺,只覺得屁股下的凳子開始難受起來。


  自尊心讓我故作鎮定,但是我相信以我的定力在這老江湖面前很難完全隱瞞,可是此時不隱瞞還不如站起來認服離開,心中很是矛盾,想了想,也只能硬著頭皮等下去了。


  我看了看胖子壯膽,胖子也有點忐忑不安,這兒不是他的地頭看樣子他也心虛,不過我轉念一想,刀山火海我們都闖過來了,這兒能發生什麼事情?最不濟被人趕出去,總不會掉腦袋。


  想到這一點我立即就放鬆了下來,朝老太婆一笑,心說你太小看我了,我怎麼也算生死線上來回過好幾遍了,這點場面不算什麼。


  於是就端坐起來,看下面的情況。


  戲台上很快被搭了拍賣台和展示底座,一個工作人員模樣的人上台拿著一個話筒在調試,還有人在調試燈光,這些人都穿著服務員的制服。看樣子不是拍賣公司做的,應該如傳聞一般,是屬於私人的內部拍賣會,行內的大家玩的場子。


  胖子剛才在等的時候和我說過,這兒的拍賣會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不認什麼專家學者,講的就是眼力和人脈,因為大部分這兒拍的東西,都沒法估價,甚至根本沒人見過,你出多少價不講一個基準,你感覺這東西能賣個五百來萬,你就出五百來萬,如果對方的渠道他能找到肯出一千萬的主兒,你就一點辦法也沒有。


  換種說法,所以你要在這兒玩兒,首先你得知道拍的是什麼東西,然後知道能值多少,才能開口,那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反應,所以,可以說這兒是北京玩古玩的玩的最心跳的地方。


  而且,最可怕的是,這地方也能買到贗品,你得自己是個拿的起眼力活的大家,因為能混到這地方的贗品,也許已經超出了贗品的範疇了。用流行詞彙來說,就是一種叫做:「原單貨」的東西,這還是新近網絡上的概念,就是這批貨就是正品工廠生產裡正品,但是沒有出貨,而是工廠繞過了品牌商自己出售。於是就出現了和正品完全一模一樣的質量和細節,但是卻不是正品的尷尬東西。


  當然收藏界裡的原單貨並不是古代工廠的尾單,而是現在仿冒者用極端高超的技術完全複製出了的和真品完全一樣的東西,這東西絕對是贗品,但是你通過任何鑒定都找不出它的破綻。在現今的古董界,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東西。這種東西,其成本也是十分驚人的,可能做一千個也只能成一個,所以必然會想辦法讓這一個極品能夠利潤最大化。所以,必然會出現了最高端的市場上。


  要分辨這種贗品幾乎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辦法就是靠直覺,一個是對賣家的直覺,這人的神態和心理細節是否有鬼,一個是對這類古玩的第六感,另外,也有少數大家能通過一些藝術性上的細節來判斷,比如說是青花瓷,整個瓷器完美無缺,但是一些藝術家能從青花的筆法上看出問題,畢竟古時候的瓷器名家上青花釉的功夫,那種神韻是現在的工筆師傅模仿不出來的。但是,這方面的問題往往很難成為佐證,因為藝術品的好壞是見人見智的。


  總之,這裡的拍賣會可以說是長見識的頂級盛宴,啥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啥東西都有可能出現,而這一次胖子又看到了幾個收藏界的帝王人物,加上霍老太太也在這兒,顯然都是蒼蠅聞到腥味了,這兒肯定有啥了不得的東西。想著我不由也有點興奮起來。


  很快,下面的嘈雜聲越來越大,設備也調試了好了,一個穿著旗袍的司儀試了試音,就對著四周說道:「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閒雜人等請退場,我們馬上就要關門了,場內保持安靜,服務員可以開始分發拍賣名冊和打手印。」


  女司儀長髮披肩,看得出腰非常的細,腿非常長,穿著旗袍很有民國貴婦的感覺,這種質量的美女在這裡當司儀,更讓我感慨,我記得我爺爺以前老家門上的兩個門環,是兩隻宋代的鎏金獅頭門環,這兩隻門環和其他的門戶按不同,他們的環是雕刻成蟠螭的環狀古玉,而且是雙層的,也就是透雕,玉環空心裡面還有玉環,裡面的玉環還是雕刻成虯。


  懂這一行的一看到這門環,就知道價值連城,恐怕比整個宅子都要貴上好幾倍,這是爺爺特別設計的,告訴別人這家的勢力:你看,這麼貴的東西,我直接做門環,不怕別人偷也不怕別人敲壞,那說明,這家的貨肯定比這門環要貴得多,想來淘便宜貨的朋友,看到這門環就不敢進了。在中國的生意,還是得講究門臉。


  想著難怪自己的鋪子那麼蕭條,幾年沒裝修了,下次要不讓王盟也穿氣泡試試?


  樓下的嘈雜聲越來越大,我看到有人陸續離場,二樓是一個環形的構造,無數和我們類似的房間圍成一個環面對中央下方的戲台,我看到在我們邊上對面很多屏風都被移開,很多人都從吃飯的桌上轉坐到看戲的位置上。


  我仔細的看著,就看到粉紅襯衫在我們對面左邊一點的一個包廂內,似乎就他一個人,正在玩著手機,另一邊,胖子暗指著我讓我看我們對面和我們這個一樣大的包廂裡,他輕聲說了一句:「琉璃孫。」


  那個位置就離我們有點距離了,有點看不清楚,這時候我發現,所有其他的包廂內,無論人多人少,我坐的這個位置,都是沒人坐的,不由開始冒冷汗。


  就在我心神不定的時候,有人幫我們挪開了我們身後的屏風,一個服務員端著一隻托盤上來,上面襯著紅布,托盤之中,放著一本硬皮的小冊子。就是來請我們這位,他來到老太太面前,忽然就看到了我,瞧著我看他臉色一綠,整個人鎮住了。


  好久他才反應過來,立即就問:「太太,您這個朋友坐錯位置了吧?」


  老太婆看了看他:「怎麼?好久沒見過這種場面,你也不相信還有人敢坐這兒?也是,十幾年,自從老昌盛坐過這兒之後,已經很久很久沒人敢坐這個位置了,不過今兒拍的這些東西,也算是百年一遇,出現幾個不要命的也算應景,你給這位吳家少爺再上一份花名冊,伺候好了,讓你長長眼。」


  「得了!」那服務員滿是驚懼地看了我一眼,立即轉身,不久同樣一份花名冊到了我手裡,同時送上來的還有一壺極品的碧螺春,和四盤非常精緻的小吃。


  我記得這壺茶要七千多,覺得奇怪,用目光問他,他道:「老闆,這是我們領班送的,您慢用,有什麼吩咐立即叫我們。」說完就立即離開了。


  我看了看胖子,覺得莫名其妙,而且非常不妙,胖子給我打了個眼色,讓我別怕,說著他已經翻開了花名冊,亟不可待的看起來,才翻了兩頁,我發現他的嘴角抽了起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