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霍霍霍

  夥計說著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躬著身子,姿勢非常恭敬但是表情非常正,看不出一絲獻媚。做完後手勢就不動了,請在那裡,這是逼著我們沒有商量思考的時間,必須立即起身過去。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心說我靠,剛才一路看著門口,沒有看到什麼老太太進來,看樣子這老太早就在二樓了,掐著時間等我們上來,說不定我們這裡的一舉一動她都看在眼裡。


  我不知道在哪兒聽過,好像這是一種江湖伎倆,目的是挫我們的銳氣,不由心裡就不太舒服,雖然說我只是一個二世祖的小老闆,但是怎麼說,在家族中我是長孫,在三叔的鋪子裡我是小三爺,從來人家對我都是畢恭畢敬的,沒人敢這麼對我。想著不由腰板就直了直,心中有點不服氣的成份。


  胖子自然也是心中不爽,臉色立即就屌了起來,把小一號的西服抖了抖,給悶油瓶使了個眼色:「小哥,整好隊形,咱倆好好給天真同志得瑟一下。」三個人站起來就昂著頭跟著那夥計往樓梯口去了。


  比起一樓,二樓有一些西洋的裝飾,這也是老北京的特色,中西結合,上面全是隔間包房,一面是對著中央的戲台,那邊是吃飯和看戲的檯子,另一邊是對著街的,全是自動麻將機。


  我們順著環形的走廊走了半圈,來到一個巨大的包廂門口,那包廂是雕花的大屏風門,比這酒店的大門還大,一邊是兩個穿著休閒服的年輕人,在門口站的筆直,看著很像當兵的,門楣上是榆木的雕牌,叫做「採荷堂」。


  「菱莖時繞釧,棹水或沾妝。不辭紅袖濕,唯憐綠葉香。此屋名取自劉孝綽的《遙見美人採荷》」


  服務員好像繞口令一樣把詩唸了出來,說完幾乎沒停,說了句:「三位,就是這裡,請進。」就立即離開了。


  我心說這服務員心思極其縝密,剛才請我們過去,畢恭畢敬讓人不好拒絕,那是因為必須逼我們立即起身赴約,延誤了或者請不來我們,他不好交代,送到了立即走,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最快的速度離開,什麼都不會看見聽見。少了很多是非。


  這都是複雜場子混出來的人的特徵,已經成了他的習慣,看樣子這個場子裡的人成分會非常複雜。


  思索間門口的兩個人已經把門打開,裡面三四層珊瑚珠簾子,我們撩開進去,立即就聞到了一股藏香的味道。


  裡面是一個很大的空間,吊高的天花板,上面是水晶的吊燈,老吊扇,四周的廊柱都是雕花的銅綠色荷花。下面一張大圓桌,坐了七八個人在吃飯,能看到戲台的地方現在擺了一張屏風,暫時擋了起來。


  我們一進來,那吃飯的七八個人都停了下來看著我們,我們看到兩個中年的女人,三個小孩子,還有幾個中年人,我的注意力自然放在那兩個女人身上,但是一眼過去,我就發現她們不是霍老太,因為雖說是中年,她們也太年輕了。


  我和胖子與悶油瓶望了望,都不知道這唱的是哪一出,難道上廁所去了,還是故意再壓我們一下,那這架子擺的也太大了。


  想著對方是老太太,我也就忍了,看著他們就道:「請問,霍婆婆在嗎?」


  剛問完,就聽到屏風後有人說話:「這邊。」


  聲音很纖細的感覺,我愣了愣,又想去看胖子,胖子就推了我一把,輕聲道:「兜著點,別老看我,我現在是你跟班。」


  我一想也是,看來胖子是準備入戲了,也心中默唸了幾下:「我是黑社會我是黑社會。」,這是心理化妝,還真管用,腳底一熱,我真的感覺自己的底氣足了足,就昂首邁向屏風之後。


  說實話,我其實還是有點緊張的,但是這種緊張跟在古墓中的又不同,很難說那是「緊張」還是「沒底」,因為,到底我不是混這種場面的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是如何表現,只能以自己心裡的那種「囂張」去應付。


  幾步之後,我就看到了屏風後的人。後面的空間其實也很大,我看到一張小根雕桌子,上面是茶具,就坐的有三個人,我立即就看到了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年女人正在喝茶。穿著紫色的唐裝,臉色雪白雪白。


  這種白並不病態,如果是在少女身上,是非常驚艷的,我想起的詞語就是賽雪,但是,在一個老太太身上,而且上面沒有一絲的老人色斑,完全的白色,白色的皺紋,銀色的頭髮,第一感覺就是出了一身冷汗,感覺這老太太是玉石雕出來的。


  只有那眼珠是黑色,所以非常的突兀,她一眼看向我們,我的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看向她的眼睛。那一瞬間,我幾乎以為自己看到了一隻禁婆。


  旁邊兩個是一個年輕女孩子和一個中年婦女,看都沒看我們,在自己輕聲聊天,看不清楚樣貌。兩個人也非常白,但是這種白在她們身上就非常舒服,特別是那個年輕的女孩子,側臉過來,臉色和五官非常精緻和清純,但是又隱約感覺一股媚意,很是舒服。


  我一時間被這情形弄的反應不過來了,胖子在後面又捅了我一下,我才驚回,立即笑道:「霍婆婆,我是吳邪。您好,沒打擾您休息吧?」說著身手就想去和他握手。


  這是我談生意的習慣了,一伸手才意識到不對,這招呼太市儈了,立即就把手縮了回來,順勢弄了下自己的頭髮。


  這動作一定非常傻,我心中暗罵,卻故作鎮定,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喝了口茶漠然道:「果然和吳老狗有點相似,別人和我說我還不信,原來這隻臭狗真沒絕後。」


  我苦笑,心說這話裡一聽就冒著酸氣,怎麼著真的跟我爺爺有過一腿?這話也不知道怎麼接,只好傻笑。


  老太太繼續看著我,看我不回答只知道笑,就歎氣道:「笑起來就更像了,看樣子也不是好東西。」說著喝了口茶,也沒叫我坐下,問道:「你那份東西到底是賣還是不賣,想好沒有?這麼簡單的事兒,幹嘛非得見我?難不成,是你奶奶讓你來會會我,看看我這個老朋友老成什麼樣了?」


  哎喲喂,我心說這口酸氣吃的,都酸得冒泡了,爺爺沒想你看上去土不拉幾的,年輕時候還真有點「往事」。


  同時我也感覺有點不妙,這好像不是茶話的語氣,怎麼也不讓我坐下,難道想讓我說完就離開?這顯然沒把我當客人。而且這麼一問,我他娘的怎麼回答啊,這完全是跨越時空的爭風吃醋,而且是起碼是半個世紀的陳醋了,也不知道我爺爺奶奶和她之間到底發生過些什麼事情。不過這霍仙姑也真是太長情了,怎麼這時候還惦記著。


  撓了撓頭,用力想了想,才道:「您別誤會,我就是和著咱們的買賣來的,我奶奶,您還真別說,我都好久沒見她老人家了,爺爺去世之後,她一直在老家足不出戶。」


  「那是她眼光差,嫁了個短命鬼。」老太太冷哼了一聲:「你說談買賣,那你是準備交貨了?還是還想再講價?」


  我思索了一下,應該怎麼說呢,是開門見山,還是再套會兒詞,轉念一想,這老太太如果真有心刁難我一下,話多了恐怕夜長夢多,等話說臭了再想轉回來就難了,不如直接切入正題,顯得我乾淨利落。


  想著我立即道:「其實那東西對我意義不大,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您會出這個高的價錢買它,因為,我正在查一事情,可能和這層情況有關係,您要是告訴我,我這東西就白──」


  我沒說完,胖子在背後推了我一下,嘴巴裡以非常輕的聲音含糊道:「有錢不賺豬頭三。」


  我愣一下,一想也是,那不是筆小數目,我這幾波下地盡賺生產率了,啥也沒撈著,這算是意外之財,拿能解決不少事情,至少我鋪子的水電費能平了,立即改口道:「──白白淨淨得給你送過來?」


  老太太看了看胖子,不知道有沒有聽到,不過她沒說什麼,只道:「你想知道這樣式雷裡的房子,是什麼東西?」


  我點頭:「就是,挺簡單一事兒。」


  老太太往椅子裡縮了縮,想了想:「行,我能告訴你,不過,不能得你來問,你讓你奶奶來問我。」


  我愣了一下,我靠,這叫什麼事,立即道:「婆婆,咱不開玩笑,這時就不用驚動我奶奶他老人家了。」


  「開玩笑?你掃聽掃聽,我霍仙姑做買賣,從來不開玩笑,我和你奶奶是髮小兒,幾十年了,也沒來看過我一眼,窩在杭州那鬼地方,我讓她來看看我,就叫什麼玩笑?」她正色道:「這事就這麼招了,你回去,和你奶奶商量商量,你奶奶要是不肯出面,我估計你這事也不會是什麼正經事,你趁早歇了吧,走吧,你奶奶不來,你也不用來見我,你那東西,我是喜歡,但是我老太婆也不缺這麼一件。」


  我一聽就不知道不知道怎麼辦了,心中有點鬱悶,但是又上不去火,只能怨我爺爺他娘的是劈腿了還是怎麼的,給我惹這麼一禍根子,我心裡非常清楚,這老太太不是省油的燈,她這是早就想好的要嗆我一下,甚至她答應見我,可能也是出於這麼一個原因。


  這老太太的戲謔脾氣就是倚老賣老,以長輩來壓我,以前肯定是個辣妹,確實是我爺爺喜歡的路數。


  我想了想,完全拿這種場面沒轍,一老太太在你面前耍賴皮,能有什麼辦法,急的我直冒汗,眼睛就不由自主的看胖子,胖子卻是給我使了個眼色,像是不悚她這一套,輕聲道:「她賴皮,你也賴皮,先坐下再說。」


  我一聽也是,心一橫,啥臉皮都不要了,往老太太面前的凳子上就坐了下來。


  老太太的眉頭就皺了起來,我心中緊張起來但是嘴上也不服輸,道:「婆婆,這事情對我很重要,您不能這麼耍我,你要這麼耍我,那我也賴了,我們三個待會就跪在這飯店前面。」


  說著就抬頭看她的反應,一看卻不對,老太的臉色忽然就有點難看,根本沒理會我的說辭,立即質問我道:「誰讓你坐下來的?站起來!」


  我一愣,為之語塞,沒想到她會翻臉。但是既然決定要賴了,我也不是半途而廢的人,立即搖頭:「您要不答應我我就不站!」


  「阿雪,把小張小黎叫過來,把這幾個臭流氓給我拉出去。」老太太一下就發火了。


  我感覺她火的莫名其妙的,但是此話一出,那中年婦女和小女孩都看向了我們,小女孩看了看老太太,就站了起來,顯然是想找人過來。胖子立即想起自己的職責,上前一步道:「怎麼著,我家少爺坐你們個破凳子你們還有話說,這凳子有啥蹊蹺,坐著放屁能是香的?老太太,咱們這是21世紀了,法律不懲罰賴皮鬼,您要是找人攆我們,這做派就差了,我少爺敬老,我可是真是臭流氓,等下拉扯起來,把這地方砸了,恐怕對您的聲譽也不好。」


  那小女孩就冷笑了一聲,道:「你們懂個屁,這可不是你們想坐就坐的位置,坐了有什麼後果,你──」


  老太太忽然一擺手,就阻止了小女孩說下去,我看著她臉色逐漸就緩和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很難形容的表情,她冷冷道:「讓他們坐,他們想坐,就讓他們坐。」


  我看他的表情,心中忽然有股不祥的預感,心說難道這凳子下有個彈簧,等下會把我彈出去?心裡一想又不對,不能這樣,這話還沒說就走偏了,我來這兒是有正事兒的,能人還是忍一會兒。想著如何把氣氛緩和下來,道:「婆婆,我可真是說到做到,您行行好就別耍我了,您和我奶奶的恩恩怨怨,我哪知道啊,要是我爺爺做了啥對不起您的事情,要不您抽我幾巴掌?」


  老太太沒看我,只是看了看錶,對我道:「行啊,我也怕了你了,吳家少爺,不過你先別問,你現在問我什麼都不會說,你坐在這兒,一直坐到四點半,如果你能坐的住,我就不難為你了。」


  「坐這兒?」


  「對,就是單坐這兒,別急,我肯定你不會無聊的。」老太太道,看了看樓下,忽然我們就聽到一陣搖鈴聲從樓下傳了上來。


  我忽然有了一股更加不祥的感覺,老太太看也不看我,而是把臉朝向樓下的檯子,接著,整個樓的窗簾一扇一扇被拉上了,一下四周全暗了,中央巨型吊燈一下打開,光影攢動,那些老舊的器具,地毯,窗簾一下子在這種光線下,變得非常昏黃華麗。


  接著下面的人就開始躁動起來,邊上的小女孩發出一聲欣喜的叫聲,問老太太道:「開始了嗎?」


  老太太點點頭,「開始了,你看著,今天咱們有好戲看。」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