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壞

  我立即明白了悶油瓶的意思,腦子裡靈光一閃,只想了個大概就不由得叫好。


  我們沒有水肺,如果裘德考他們有任何行動,都只能乾看。而回去拿水肺再返回的時間裡,人家說不定早就搞定開路了。若這水下有什麼關鍵之處,我們絕對沒有任何機會獲得先機。


  確實如悶油瓶所說,這可能是唯一的機會了。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去搶水肺,然後使其報廢,這樣沒有了氧氣瓶,他們有壓縮空氣機也沒有辦法。這是典型的先下手為強,在別人完全沒有想到的時候就行動。


  不過,現有的條件下是否能搶到?我抱有疑問。水肺放在河灘上靠湖比較遠的地方,過去拿了就走,就算悶油瓶能一個打十個,他也不倒我們,衝到湖裡之前,我和胖子肯定就被按住抽死了。


  想了想,我道:「你說得有道理,但這事急不來,人家這麼多人,咱們不可能現在就挺著個肚子上。等到晚上,偷偷摸過去偷出來。」


  悶油瓶搖頭:「我們沒有晚上了,一旦安定下來,他們會立刻下水,你看。」


  他指向一個方向,那裡已經有好幾個人在湖邊打充氣筏,還有人走入了湖中,顯然是潛水夫在觀察環境。


  「他們為什麼這麼急?」我很奇怪。


  悶油瓶頓了頓,忽然就道:「也許,沒有時間了。」


  我愣了一下,這句話在他嘴裡說出來很有深意,不過目前沒工夫細琢磨。


  小跑過去把胖子叫了回來,他一聽我們的計劃,啊了一聲,搖頭道:「我靠!剛和他們套了近乎就去搶劫,胖爺我的名聲不得臭了?」


  我說道:「這水下如果有明器,他們下水後可就全摸走了。你是要明器,還是要名聲?」


  胖子想了想道:「真奇了怪了,我覺得天真你的話特別容易說服人。那咱們就先不管名聲了,你說怎麼做?」


  我再想了想,硬搶肯定是不行,便讓胖子去準備小木排,重新上滿石頭。我們不可能背著負重的鉛塊衝進湖裡,那麼只能用石頭來負重。之後,必須想一個辦法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力,以便迅速地拿到水肺。


  放水肺處到岸邊的距離,如果全速奔跑,大概只需要三十秒。但在這條路上有很多在人忙碌,只要略一停頓,就會被人追上。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偷東西,需要相當的技巧和心理素質。


  這個我很不內行,怎麼想也覺得不可能。而且經悶油瓶那麼一說,覺得特別的緊張,感覺自己馬上就要沒機會了。


  這時候還是胖子有辦法,他看了看那些人,又看了看水肺的位置,突然道:「你們會騎馬嗎?」


  「怎麼?」我問。


  他指了指一旁的騾子,打了個眼色:「看過蒙古騎手奪羊嗎?」


  我一下理解了他的意思,皺眉道:「騾子和馬不一樣,騾子跑不動啊!」


  「我靠!我們又不賽馬,只要它跑幾十米。這東西這麼大個子,跑起來誰敢攔?問題只有一個,中途千萬別摔下來。」


  有門兒!我狂點頭。胖子馬上就去準備。我們先把木排扒到湖裡,然後回來,掏出錢找到了看騾子的人,說想借去運點東西。


  那人先前在村裡見過我們,有錢當然賺。


  胖子問:「騾子什麼時候跑得最快?」


  那人道:「發情的時候,拉也拉不住。」


  胖子道:「這個難點,有啥需要避諱的?騾子最怕什麼?」


  打點妥當,我們拉著騾子,慢悠悠地走到他們忙碌的營地裡。靠近放水肺的地方,互相看了看,我已經緊張得全身冒汗了。


  三個人率著騾子,感覺特傻,跟墨西哥那些農夫一樣。不過,倒沒有多突兀,因為四周好些騾子都在那裡卸東西。


  水肺在一個大帆布包裡,就幾個包是連在一起的,胖子把騾子趕了趕,走近了點,給我打個眼色,讓我去解繩子。


  我看了看,沒有人注意我們,剛想動手,卻聽到後面有人喊了一聲:「喂!你們是幹什麼的?」


  我條件反射下猛然回頭,看到一個女人正朝這裡走來,在樹下納涼的一行人也都站了起來。我一下就慌了,心說怎麼辦?被發現了!


  那一剎那,胖子一個箭步,抓起水肺就大叫:「上騾子!」


  我一下,也抓起了水肺。三個人立刻上了騾子,胖子用力一抽騾子屁股,大叫道:「騾子瘋了!」


  受到驚嚇的騾子揚開四蹄,狂奔起來。


  別看騾子平時走路慢騰騰的猛地一跑我差點沒坐住,加上胖子和我的水肺是連在一起的,我們兩個互相拉扯,好像玩雜技一下,十分危險。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後面的女孩子迅速反應了過來,大叫:「攔住他們!」


  胖子估計得一點也沒有錯,這騾子跑起來聲勢驚人,往前狂衝而去,把前頭兩個正在搭遮陽棚的人嚇得閃開,甚至摔倒在地。


  胖子還在叫:「讓開!當心!」


  三個人狂衝向湖邊,後面那女孩的喊聲被尖叫完全淹沒,而且這種情況誰敢上來?被騾子踩上一腳可是傷筋動骨的事情,一時間,湖邊雞飛狗跳。


  我還沒反應過來,騾子已經衝到湖邊。它們怕水,一個急轉身,我們幾個都摔了下來。


  我的額頭磕在石頭上,隨後被胖子扶起來,騾子繼續狂奔。回頭一看,那女人帶著幾個人追了過來,我們連忙轉身往湖裡衝。


  到了湖邊,一下就佔了優勢。這湖的水位下降得非常快,衝入湖裡,幾下就到了腳夠不著地的地方,我們拖著水肺往深水裡去。游出好幾十米後再回頭看,那幾個人也下水了。


  游到小木排那兒,抱起石頭,胖子大叫:「沉!」三個人一個猛子往水裡一壓,迅速往下沉去。


  在水下,只見上面幾個人已經游到了上方,差一點就要被他們拽住。有幾個人潛水下來撈了一圈,但很快都浮了上去。


  我們從容地套上水肺,戴上潛水鏡。到底是專業設備,一下四周就清明了。我用鼻排水把潛水鏡裡的水排出去一半,負上水肺,戴上腳蹼,他們也已穿戴整齊。


  裘德考的裝備果然是高級貨,腰帶上還有一條工具帶,裡面有led lenser的潛水手電筒,潛水匕首和單體氧氣罐,一罐可以堅持三分鐘。把這些東西運到山裡需要大量的手續,此人看來背景不淺。


  全部檢查完畢,我已經沉到了湖底,有了水肺能潛到兩三百米,這點深度我完全不放在眼裡。關鍵是對手沒有水肺了,根本不用擔心有人下水來攆。


  胖子做了手勢,指了指前方。這裡離之前下水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水深相對較淺,前方幽深一片,古寨就在那裡。我們必須離開這個位置,這湖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只要游了開去,在另一個地方上岸,他們就只能乾瞪眼。


  打開手電筒,跟著胖子開始前進,最後到達古寨上方,將鉛塊和氧氣瓶都沉下去,看著它們掉入寨子的中央,然後一路潛泳到達湖泊另一邊。


  偷偷上岸的同時,就見湖對面一片氣急敗壞。


  後來阿貴和雲彩在山中接應,我們心中暗笑,潛伏而回。


  《盜墓筆記:陰山古樓》完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