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中人

  剛分辨出的那一瞬間,還以為那是我自己的影子,動了一下,卻發現那影子並不跟著我動。


  我們三個猶如掉入冰窟中,看著那玉脈中的人影,都有點站立不住。


  「那是什麼玩意兒?」我輕聲道。


  「鬼才知道。」胖子用同樣的語氣回答,頓了頓,「好像──好像是個人?」


  「怎麼可能是人?如果是人,他是怎麼到這岩石壁裡去的?」我道。


  胖子看了看我,哆嗦著問:「你有沒有聽說過石中魚的傳說?」


  他才說完,我身上就冒出一連串的雞皮疙瘩。


  石中魚是志怪小說中經常出現的故事,說一塊完整的山石,被人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空心的,不但有水,水中還有一條活魚。


  沒有人知道這魚是怎麼進到石頭裡的,也沒有人知道這魚是怎麼活下來的,石頭中沒有任何的食物。


  這種現象往往被認為是神跡,石中有魚,既然不是從外面進去的,那就是石頭自己產生的。傳說吃了這種石魚能長生不老,但也有人說吃了即刻斃命。


  石中魚的傳說很廣泛,各在都有,似乎不是杜撰的,胖子現在突然提起,我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意思,但知道歸知道,實在無法相信那種說法能用到這裡。


  「不可能。」我道。


  「既然石中可以有魚,為什麼不能有人?」


  我吸了一口涼氣,看著那石中的人影,還是搖頭,「不可能,這肯定只是看著像人的陰影。」


  「是不是,繼續潑就知道了。那地上寫的,這東西不止一個。」胖子道。


  我們立即故技重施,很快把四面牆上全部潑滿水。


  隨著所有的岩石都被浸濕,我毛骨悚然地發現,這附近的岩石裡,真嵌滿了人形的影子,有各種不同的動作。


  洞壁的內部,竟然好像全鑲嵌著人。


  數了一下,和地上記載的完全一樣。


  「真是見了鬼了!」胖子重新坐下來,「難怪要雷書記出馬,這他娘的是怎麼回事情?」


  「難道是崑崙胎?」我想起以前聽說的天地生精的說法,難道這是個寶穴,翡翠在某種神秘的力量下人化了?


  胖子搖頭:「崑崙胎到底只是個傳說,而且據說都是非常大的山體,這些影子形狀詭異,我看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他看向一邊那個躺著鐵俑的架子,「我剛才可能判斷錯誤了,你看這些影子的動作,是不是和那些鐵俑非常像?」


  我已經驚訝的無法說話,胖子接著面色慘白道:「我知道這很驚悚,不過我看這裡的這些工具,都是鑄鐵的工具,忽然就想到了這種可能性。」


  我看著那些人影,「你是說,這些鐵俑不是運輸工具,而是用來封他們挖出來的這些影子?」


  「恐怕不止這麼簡單。」胖子糾正道,「這些鐵俑,大概是他們處理過後的東西。他們可能先在巖壁上面打孔,然後住裡面灌入鐵漿,把裡面的人凍住,最後再砸出來。」


  我想到在古樓的地下室裡看到的無數鐵俑,渾身都是雞皮疙瘩,如果是這樣,這裡得挖出了多少這種東西?強笑道:「這都只是我們的推測。」


  胖子的面色依然蒼白,顯然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想法很恐怖,又道:「其實有一個辦法,就是現在把這塊石頭砸碎,看看裡面這影子到底是什麼東西。」說著,指了指一邊的石工錘。


  我摸著面前的巖壁,非常厚實,不是那麼容易打裂的。忽然想起以前的鎮妖傳說,古代不是老是說,老天鎮妖,喜歡把妖怪鎮在山下?


  我操!難道這些影子是妖怪?


  要是這樣,把它們放出來,豈不是找死?


  我生起了劇烈的好奇心,伴隨著那種悚然,同時搖頭:「以前的工匠用那麼費勁的方法來處理,顯然這些人影的真身非常駭人和不祥,甚至非常危險,還是不動為妙。」


  胖子聽我這麼說,把頭轉向悶油瓶,像是想徵求他的意見。


  悶油瓶死死地盯著那些影子,沒有回答他,而是對我們道:「我們和它們──其實一樣。」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