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真

  我一下子就僵住了,雙腳發軟,整個身子都脫力了,不敢再動一下,目光也不敢離開,探燈就一直照著那個方向。


  在強力探燈的穿透下,人影相當清楚,讓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人的姿勢,這個人的姿勢非常怪異,整個人幾乎是直立在那裡,整個肩膀是塌的,我第一感覺是這人和我一樣浮在那邊,但似乎那人影紋絲不動,只有窨屍才會那樣。


  當時的那種窒息感已經到了極限,這可能是我到現在遇到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情,這要是在陸地上,能有無數種解釋,可這是在湖泊的水底,水深六七十米的地方,這個影子悠悠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絕對不是什麼潛水員。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是妖怪,還是水鬼!沒有人能不用氧氣瓶在水下生存,也沒有人可以在水下這麼站立。我心裡發毛,這次他娘的真的撞了大運了,給阿貴說准了恐怕真是隻水鬼,由不得我不信了。


  想到水鬼,我立即就想到了之前我們在尋找的那些屍骨:這是考古隊的那些人死了之後在水裡屍變的粽子?那是之前這村子被淹之後的亡靈?悶油瓶和胖子的失蹤,是中了這些東西的招?


  如果是粽子還好辦,我全副裝備怎麼也不可能比它跑得慢,要是鬼魂,我恐怕就得要做他的替死鬼了。胖子他們如果遇難,也不知道會不會出來幫我。


  我完全不知所措,不敢前進又不敢轉身,因為怕一轉身,這東西立即撲過來,我寧可看著它把我殺了,也不想忽然感到背後有異。


  只能死死盯著那影子。然而,我僵直了片刻,卻發現那影子紋絲不動,那種不動非常奇怪,猶如石雕,連一點移動都看不到。同時,我有了一種更加奇怪的感覺,我感覺這影子,他娘的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種感覺奇蹟般的越來越強烈,似乎是潛意志在指引我,我鼓起勇氣,那影子在屏風上的形狀卻開始一點一點變化。冷汗又不可抑制地下來了,我看著那影子的變化,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越來越濃,甚至一度壓過了我的恐懼。走了大概七米的距離,這種感覺已經到達一個極點,就在那一瞬間,我想了起來。我的老天,這個影子,這個屏風,不就是楚哥那張照片裡的那個影子嗎!


  在我來巴乃之前,我收到了一張照片,照片是三叔的老朋友楚哥寄給我的,上面拍攝的是一幢古老建築內部的情形,裡面就有一道屏風。而屏風的後面,也有一個人的影子。回憶起來,這人影,竟然和我現在看到的一模一樣。


  因為那照片後面寫了格爾木的鬼樓,我當時判斷那照片是拍攝了格爾木鬼樓裡的情形,現在看來我錯了,難道那照片後的註釋不是註釋那張照片本身的,那張照片難道拍攝於這裡?


  但是當時那張照片並沒有任何水下的痕跡,也就是說,如果拍攝的是這樣,那麼照片拍攝的時候,這水下的古寨還沒有被淹沒。


  那種照片應該最早也得是三四十年代的東西,難道這個古寨被淹沒的時間,其實並沒有我想的那麼久遠?照片──影子──水底──難道楚哥給我的那張照片蘊含這我不瞭解的深意,而我只是把它簡單地當成了一張信紙?他給我那照片,就是想我來尋找這照片上的影子嗎?我的腦子一下清明,隨後又被無數的詭異念頭充滿。


  讓我腦子一片混亂的是那個影子,那張照片中,那影子的姿勢如此怪異,但是現在這個影子,幾乎和那照片中沒有絲毫差別。


  如果那照片拍攝的是這裡,那就是說在拍完照片後,這影子沒有任何移動,一直在這裡?那就不可能是水鬼,因為當時這裡還沒有沉在水裡呢,這影子應該是個死物。


  我愣在那兒,忽然就來了一股勇氣,找了一塊磚頭,擺動腳蹼,一下就朝屏風游了過去。快到屏風的時候我把磚頭往屏風上一砸,心說去你媽的。但還沒說完,我就後悔了。


  屏風已經被水泡得根本吃不了力,石頭砸在屏風的柱上,屏風一下子倒垮了,腐蝕物像雪花一樣飄了起來,朝我撲面而來。我立即後退,拿著探燈去照,但是一眼看去全是漂浮物。我用手撥開把檯燈往前照去,混亂間,從漂浮物中伸出一個東西來,一下子朝我撲來。


  我立刻就炸了,掙扎著往後退,同時拿著軍刺就開始亂刺,刺了十幾下,什麼都沒刺到,嘴巴裡的呼吸器反而掉了。


  我手忙腳亂地抓回來,眼前的漂浮物已經被水流沖得散開了,我面前只是一根白色的浮木。我罵了一聲,一腳踢開,用探燈去照屏風後影子的位置。


  那影子還立在那裡,漂浮物逐漸稀薄了一點,它的真面目已經或多或少顯露了出來。那是一個人形的東西,有頭,有手,有腳,站立在那裡。渾身是白色的附著物,呈現著一個非常僵直的動作,好像是一具被僵化的死人,被吊了起來後,不知怎麼蠟化了,屍體被包裹了起來。又好像是石像,非常難以形容。它的面部完全被覆蓋,也不知有沒有表情,但看著確實是個死物,因為它如果能動,身上的附著物肯定不會積得如此之厚──


  這是什麼玩意兒?我心中的疑惑更甚。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