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底燈光

  湖底古寨中的孤燈,不知是從哪個位置亮起來的。是在深處,還是某幢古樓的窗戶之中?


  燈的顏色實在無法形容,非常之不通透,似乎是被人蒙在一層青暗色的罩子裡,朦朦朧朧,不像人間燈火。


  這座詭異的湖泊已經給了我太多的驚訝,清幽之下的寂靜之地隱藏著太多秘密。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因而使得所有的一切都像被詛咒了一樣?


  幽冥般的環境下,我孤身一人潛入深山湖底,沒有任何支援,沒有任何幫助,第一次感覺到無比的恐慌和孤寂。


  無助的絕望感比死亡還要讓我恐慌。


  有一剎那,想到深海的一種以燈光捕食的醜惡魚頭。這古寨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個巨大的生物,正在使用那燈光吸引獵物自投羅網。


  看了看氧氣表,心臟的狂跳使得氧氣耗費的很快,毛骨悚然的夢魘感始終揮之不去。


  我強壓住自己的恐慌,心中默念道:如果要弄情真相,恐怕必須得以身犯險。如果胖子和悶油瓶還活著,那麼他們現在肯定陷在一種非常詭異的情形中,我可能是他們唯一的希望。我既然來到了這裡,其實根本就沒有退路,這青色的燈,不論是凶是吉,都是召喚我的指路燈。


  這似乎是自我催眠,但在當時的環境下,我真的不知道該從哪裡鼓起勇氣繼續深入。念了三遍,才感覺恐慌稍微稍微減輕了一點,於是將刺刀拔出,反手握著,其實也不知道這東西能對幽靈有什麼用處,總歸是壯膽。


  我划動腳蹼,貼著湖底的石灘開始往古寨潛,潛不了多久,幽光就因為我自身角度的下降,逐漸被古樓遮擋,看不到了,黑暗逐漸回籠,深處的古寨再次回到幽冥之中。


  我逐漸淡定了下來,奇蹟般的,恐慌開始退卻,看來似乎完全來自於青色的幽光,不由得暫時鬆了口氣。


  以我的性格,眼看著燈光逐漸靠近,會把我逼瘋的。


  目前所處的位置和古寨邊緣並不遠,逐漸靠近後,發現邊緣的石灘斜坡上還有不少朽木,有些還立著,有些已經倒塌,橫亙在湖底,顯然這個古寨在被淹沒之前,四方大樹林立,風水甚佳。


  下潛不到片刻,便來到了古寨最上端,最近的高腳木樓頂部離我只有兩三米。


  因為是從坡上往坡下滑,水深可能已超過七十米,水壓讓我相當的不適應。「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到了此處,完全看不到寨子的全貌,只看到密集的大樓蓋子,而青色幽光就在不遠處。


  同時,我還看到,在我的腳下,寨子邊緣的一處地方,立著很多猶如墓碑一樣的石碑。


  略微下潛,用探燈去照,發現上頭結滿了水銹,這些石板本來有石灰岩的成分,在水中溶解了,把石頭泡得坑坑窪窪,全是孔洞。看不清上面的字,但不是墓碑,是瑤苗特有的一種石碑。


  古瑤有石碑定法的傳統,瑤民在遇到一些需要集體討論的事項時,會開「石碑會」,會後立一碑於寨中,稱為石碑律。這就好比是瑤族的法典,所有人,包括瑤王,都必須遵守。


  瑤族人把這種石碑叫做「阿常」。


  這種律令的神聖程度,超乎漢人的想像,瑤人認為「石碑大過天」,不少古時的漢瑤衝突,就是因為漢人想動搖石碑律而產生,每塊石碑都有一個管理人,叫做「石碑頭人」,權利很大。


  這裡石碑很多,如果是石碑律,上面肯定記載著十分重要的事情,可惜字跡看不清了。另一方面,很多石碑律因為牽扯到瑤寨內部晦澀的古老秘密,所以根本是無字碑,全靠當事人的自覺來維持上面的規定。


  無論如何,若能看一看石碑上的字,多少能知道這個古寨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越過石碑群,我再次來到寨子的上方懸浮。距離挨得很近,湖底那些破敗的高腳木樓和木樓間的小道,變得無比清晰。青色的幽光再次顯露出來,看不到光源,但暗淡的光暈就在前方。


  頭皮又發炸,心跳得更加厲害,恐慌感幾乎沒有任何消弱,一下又充斥所有感官。同時,我也感覺到這種恐慌非常異樣,它似乎來自我最原始,最深層的記憶,無法形容,更無法驅除。


  我到底在怕什麼?


  在這種高度鳥瞰一座千年古寨,世界上和我有同樣經歷的人恐怕不到一百個。看著就在身下,垂手可觸的破敗腐朽木樓,彷彿漂浮在古道的半空中,閒庭信步。千年前的景象不可避免地在腦海裡形成,但隨即又被水流和某些情境帶回到現實,這種交織讓人感覺很不真實。


  第一次看這個湖底古寨,我發現整個寨子和巴乃很相似,高腳木樓修建得十分之密,兩到三層的木樓中間,另有一些三人並進的青石小徑和石階穿插。所有腐朽的木樓都在一邊倒,看上去隨時會坍塌,有些房頂滑塌在一邊的另一幢樓牆上,形成一道「門」的樣子。


  我在這些門的上方懸浮游動,看著自己吐出的氣泡冒上去,心不由自主地揪起來。潛入寨中,只要有一點意外,木樓就可能倒塌,將逃脫不及者活埋。在水底被活埋,意味著一點獲救的機會都沒有。


  掠過幾幢破敗的高腳樓頂,燈光的所在越來越近,心跳窒息也越來越強。


  從它和高腳樓之間的角度判斷,該是來自其中一幢古樓之內,可能是映著窗口透出來的。


  正要咬牙硬著頭皮潛下去,忽然一暗,光消失了。


  精神處於高度緊張中,這一下把我驚得幾乎暈厥過去,呼吸管都脫了嘴。但也在那一瞬間,我看清了燈光的所在。那像是一幢非常巨大的複合式高腳塔樓,由好幾幢高腳樓組合在一起,大概是瑤族大家族的塔樓,一般是寨子中最富裕的家族聚集形成的。可剛才那一瞬間太快,沒來得及看到燈光是從那扇窗透出的。


  我緩緩下沉,探燈照下去,一下就愣了。


  天哪!這是什麼樓?


  這塔樓的外沿竟然是石頭結構,而且,那瓦頂的飛簷,居然是徽式的。


  這不是瑤族的塔樓,而是漢人的建築。


  怎麼回事?瑤族的古寨裡,為什麼會有一幢漢式的樓宇?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