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樹蜇頭

  胖子和悶油瓶應該就在這個地方遭遇了什麼事,因為某個我還不知道的理由,解開了連著水面的繩子,然後在籍十米深的湖底消失。


  沒有水肺,他們在水下只能堅持一分鐘,這一分鐘能走到哪裡去?我不願意相信什麼被水鬼吞噬的詭異說法。按照現實推斷,在水下最多只能行進二三十米,也就是說,除非當時有一艘潛水艇接應,否則什麼都幹不了,也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他們應該就在這附近。


  但是,四周什麼也沒有,寂靜的湖底空空蕩蕩。


  其中最奇怪的部分,就是脫掉潛水頭盔和解開繩子這兩點細節。


  一方面,這頭盔穿戴起來十分的麻煩,它的拉鏈在背後,而且非常長,脫掉它可能得要十秒到二十秒,加上解開繩子,最快也得加上五秒。這二十五秒還是悶油瓶的時間,如果是胖子,他的那種體格和心理素質,恐怕需要更長。


  另一方面這個頭盔並不影響他們的行動,被攻擊時還能作為防具,不管於情,還是於理,都沒有必要脫掉它。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使得他們升起脫掉頭盔這個念頭?


  從悶油瓶也同樣脫掉了頭盔來看,這件事肯定不是突發奇想,他的性格非常靠譜,脫掉頭盔應該是非常必要的舉動。


  他們既然能從容地脫掉頭盔,遭遇的便不是急迫且瞬息萬變的意外,比如被動物攻擊,或者遇到不可思議的怪事,反而應該是一件讓人能從容思考,而後作出「可以脫掉頭盔,不會有危險」,或者「可以脫掉頭盔,危險在控制範圍內」這樣判斷的事情。


  能肯定一點,這件事肯定發生在附近。


  一步一步的分析讓我逐漸沉靜下來,看了看石坡下方幽深的水下古寨,忽然感覺到有一股妖異的寒冷從廢墟中透出來。他們會不會在湖底古寨裡面?


  但從這裡到古寨,在一分鐘內是不可能辦到的。瘋了才會脫掉頭盔游到那裡去,那等於自殺。


  我嘗試還原當時的景象,看看周圍又沒有什麼地方是必須解開繩子才能過去的,又或者是必須拿掉頭盔才能通過的。


  週遭都是乾淨的石灘,我緩緩游動,發現這裡的情況非常的簡單。在強力探燈和潛水鏡的視野下一目了然。唯一有可能的是石坡下方,靠近寨子邊緣的地方,那裡有好幾根沉底的巨大朽木。


  這幾棵朽木肯定是當年村外的大樹,現在所有的嫩枝和葉子全部腐爛成泥,剩下粗大的樹幹還未爛光。


  無數從他身上掉落的枝椏堆積在周圍,形成一大片枯萎灌木叢般的樹枝堆,縱橫交錯,被水中的石灰質覆蓋的猶如磐石。


  如果胖子在其中發現了什麼東西,他可能會解開繩子才進去,因為繩子很容易纏在枝椏裡,笨拙的頭盔也會讓他無法將頭部靠近去查看。


  想著,我霎時起了一陣寒意,腦子裡生出一個很恐怖的念頭:也許,胖子在這堆枝椏中發現了什麼,解開頭盔和繩子去看,結果被困在其中。然後,悶油瓶為了救胖子,也脫掉了頭盔,結果也困在了裡面,兩人於是都溺斃,並導致了不見屍體的詭異結果。


  如果真是這樣,我將面臨極其恐怖的景象──在樹枝堆裡,看到他們兩個在水下泡了兩個星期的遺體。


  我不敢過去了,但隨即硬逼自己划動腳蹼,現在已經無法逃避。


  保持距離,我漂浮到那些朽木上,探燈往下照,看到下面約有一個籃球場大小的區域裡,全是白花花的樹枝,如同鐵絲網般就結成一片,光線透過樹枝照下去,一層又一層,要是卡在這裡面,就是大羅神仙也逃不出來。


  樹枝就接中,確實有一些很大的缺口,似乎是有人強行掰開造成的,其中沒有胖子和悶油瓶的屍體。


  我找了一圈,確實沒有,這才鬆了一口氣,咬著牙逼自己沉下去,更靠近樹枝的表面。


  貼近樹枝,我屏息一看,立即發現剛才想錯了,這片樹枝肯定困不死人,很多都被掰斷了不說,內部更腐爛的猶如泥粉,用手一碰就斷成好幾截。它們能保持形狀,只是因為外面有層薄薄的石灰質在支撐,好比一根根非常薄的石灰管,這東西吃不了力,即使被困住,稍微掙扎就可脫出。


  這些個缺口中,確實有無數的石灰片和斷掉的「石灰樹枝」,凌亂地堆在四周,也許是胖子在這裡搜索骸骨造成的。把探燈湊近往下照了照,不見異常,顯然他們什麼都沒有找到。


  我不由得苦笑,如果不是這個原因,我真的想不出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好端端的就從湖底消失了?難道真如阿貴說的,有湖鬼作祟不成?


  那一剎那,我甚至有一個想法,想把自己的潛水服也脫掉,看看到底會發生什麼,好不容易才忍下來,沒有做出這種荒唐事。


  這幾根朽木的下方就是古寨,我位於俯視的視角,看到的全是瓦頂,看不到內部。探燈打到最大也沒用,那一點燈暈透去,反而讓古寨顯得更加安靜幽深。


  我收斂心神,準備繼續搜索,將探燈划動一下。不想就在轉開頭那一瞬間,突然感覺到古寨之中起了變化。


  急忙又將頭轉回去,就見古寨深處的某處,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點詭異的綠光,似乎是一盞晦暗的孤燈,被人點亮。


  深水下,青色冰涼的光暈彷彿幽冥中亮起的磷火,朦朦朧朧,我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中了夢魘一般,心跳加速,壓得胸口無法呼吸。


  我操!這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光?難道古寨中有人?


  難道悶油瓶和胖子在這座古寨裡,不僅還活著,而且還在活動?


  可這是幾十米深的湖底,淹沒了近千年的古寨,他們沒有氧氣,怎麼可能在水下活這麼長時間?


  就算是手電筒,兩個星期也早就耗盡電池了,而且那光,透著一種無法言喻的鬼魅感,不是手電筒發出的,也不像火光。


  窒息感越來越強烈,莫非當年死在湖底的冤魂還沒有成佛,一直在廢墟中徘徊?這是當年瑤家的燈火,穿越了幽冥和人間的隔閡,指引亡靈回歸鬼域的方向?


  身在冰冷黑暗的湖底,一種莫名的異動升起,讓我不自覺就想朝燈火游去,好比迷路的人在山中看見燈光一般。也在同一剎那,腦中靈感一閃──是否正因看到了這一點光,導致了胖子和悶油瓶的失蹤?


  這莫非就是關鍵所在?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我不由收斂心神,觀察四方,怕有什麼突然發生的事件。然而環視一圈,仍是無比安靜,探燈照去,看不出一絲異動。


  轉回頭去,孤燈的綠光越來越晦澀。


  一股毫無來由的恐慌,開始在我心中蔓延。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