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魔影

  那幾個人影飄飄搖搖,時而出現,時而在雨簾中消失。幽靈一樣窺視,一看就知道不懷好意,似乎正在仔細觀察我們,伺機而動,讓人不寒而悚。


  我腦子裡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之前推測的,村裡有人暗中在阻礙,現在他們終於動手了,要在這裡截殺我們。


  這可亂了!一邊是盤馬,一邊是截殺的大隊伍,狗日的!他娘的死定了!


  我粗略看了一圈,發現這裡大概有七個人,不知道他們想幹嘛?這算是在這裡設伏了?


  抹了一把臉,把雨水抹掉,但是雨太大,瞬間還是打滿眼瞼。那些人影仍然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不知道帶著什麼武器。


  盤馬臉上的表情也同樣看不清楚,我和他保持著距離,就見他頓了頓,忽然朝其中一個影子疾衝。


  我一開始嚇了一跳,但隨即明白了他的想法,他把這些人影當成那些人了!


  這種環境下,誰也無法從容的設伏或者截殺別人,所以與其等對方看明白了,不如一下衝過去。這麼幾個人處在如此混亂的環境下,只要一亂,就會把敵人和自己人分錯。他就有可乘之機。


  我不知道這對我算好事還是壞事,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立刻跟著跑,他們把我們團團圍住,盤馬一和他們起衝突,肯定有缺口,我可以藉機逃出去。


  雨棚不能回去了,如果這些人早在這裡,阿貴和悶油瓶他們的情況不知道怎麼樣?畢竟悶油瓶和胖子身手再好,一人一槍也就掛了,何況還有阿貴和雲彩拖累。


  在又滑又不平的石灘上跑步好似耍雜技,才跑出幾米膝蓋就全磕破,遠遠跟著盤馬衝到其中一個影子跟前,可因為距離變動,四面的影子全都不好辨認,也搞不清楚他們有什麼動作。


  盤馬直朝那個影子衝過去,手中的刀切過雨簾,那陣式一點也看不出是個八十歲的老人。


  奇怪的是,影子巋然不動,似乎毫不在意凌利的衝擊。


  十秒不到,我們就到了那影子跟前,盤馬卻刀鋒一轉,不但沒有砍上去,反而停住。接著發出一聲慘叫,刀掉在地上,人開始往後狂退,被石頭一絆,摔在地上。


  我從邊上繞上去一看,影子的真面目竟然是一具站立著的骷髏!身上穿著已經腐爛成黑色條絲的軍裝和武裝帶,背著生銹的衝鋒鎗。


  我頭皮一麻,也立即退了一步,心說我靠!他娘的這是什麼東西?難道那些死人真的從水裡爬上岸來了?


  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比盤馬好上很多,隨即一陣雨打下來,就注意到那骷髏是用樹枝架起來的,背後有一個樹枝架子。


  這裡怎麼會有死人?他們找到湖底的屍體了?


  我吸了口涼氣,仔細一看那骨骸,果然不差,從被水腐蝕的衣服和武裝帶判斷,肯定是一個當兵的。看樣子我的想法沒有錯。


  這算什麼?嚇唬人?胖子的惡作劇?


  盤馬老爹嚇的夠嗆,我再回頭望去,已經看不到他了,衝回到騾子那裡,還是不見他的人。


  我頭疼的要命,看向另外那些影子,發現都是同樣的死人,能找到的一共七具,其他地方還有沒有就無法肯定了。


  這麼大的雨,我沒法再去找盤馬了,於是準備先去和阿貴會合,告訴他們這裡還有其他人。


  騾子似乎是害怕這些死人,怎麼驅趕也不動,只好把他們拴到石頭上,然後繞過死人,直走到之前的雨棚裡。


  雨棚明顯經過加固,在大雨中巋然不倒,我一衝進去,就覺得四周頓時安靜下來,環顧了一下,他們不在裡頭。


  我再次暗罵,下這麼大的雨,難不成還在下水?還是他媽的出了什麼事情?


  雨棚內堆著大量的東西,都是從水下打撈上來的。我不在的這兩個星期,胖子和悶油瓶的成果斐然。


  這些東西之中,凡是金屬的都銹的一塌糊塗,我看到水壺、步槍手槍、望遠鏡、匕首砍刀,都是當時的武器裝備,可以想見戰爭氣氛之濃。另外還有很多生活用品、餅乾盒,非常細緻,什麼都有。可能是從一些大的打撈物裡找出來的。


  想到自己沒有東西防身,我撿起一把五六式三稜刺刀,這刺刀很有名,可在那時其實並不多用,畢竟已近一九八O年代,單兵兵器的火力都很強大,刺刀一般只在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才用。叢林戰裡,越南人是不會和你拼刺刀的。


  因為本身的材料問題,刺刀並沒有太厲害的腐朽,我聽說這種刀上通常餵過毒,特別小心的反手握著,琢磨起之後該怎麼辦。媽的!偏偏遇上這麼大的雨,叫也聽不見,看也看不清楚。


  想著自己在雨棚裡目標太大,搞不好盤馬殺進來,於是重新衝進雨裡,跑到湖邊,看阿貴他們是不是在。


  來迴繞了幾圈,忽然見到有個人在湖灘上,正拖著木筏子往岸上走。我衝過去,發現那是阿貴,只有單薄的背影,一個人拖著筏子。


  見我出現在面前,他一下呆住了,臉色蒼白的嚇人。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他們人呢?」我問道。


  他呆呆地立在湖水中,神情有些呆滯,就這麼盯著我,我又問了第二遍,還是沒反應。


  我看著木筏,本以為阿貴剛從湖裡回來,暗罵果然這些人都他娘的瘋了,這麼大的雨還在打撈!緊接著就意識到不對,若是這樣,為什麼他自己拖著筏子回來?他應該在湖面上等著他們才對啊。在大雨中游泳是非常危險的,更何況水位已經上升了那麼多。


  而且,阿貴的表情十分不對勁。


  走近幾步想再問清楚,越近就越意識到不對,阿貴無比的呆滯,似乎經歷了什麼讓他極度受刺激的事情,整個人處在離魂狀態。


  我上去就抽了他一個巴掌,大吼道:「出了什麼事情?」


  他這下才反應過來,瞬間淚流滿面,大哭道:「他們──他們都死了!」


  死了?


  我腦子嗡的一聲,怎麼可能?


  阿貴說完這句話,一下子情緒完全崩潰,幾乎是癱倒在湖裡。我只好先把他攙起來,扶回到雨棚裡,又到騾子那裡拿了幾罐米酒灌下去,他才舒緩過來,但情緒還是極度的低迷,語無倫次。


  我一邊聽一邊組織,終於明白這裡發生了什麼。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