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底的古寨

  幽深青色的湖底給過我很多想像,但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湖底看到這些東西。


  這些木樓被沉積物完全覆蓋,很像沉船的一部分,在這種光線下無法仔細觀察,但能肯定,眼前應該是一座沉在湖底的瑤族古寨。


  更深處的坡下一片黑暗,下面黑影幢幢,肯定還有東西。我猜,應該都是這種高腳木樓。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湖底會有這些?難道曾發生過大面積的山洪,導致山體崩塌,把原本是村莊的地方淹沒了?


  看著幽冥一般的青色古樓,我整個頭腦完全混沌,連四周的環境都忘記,只是呆呆地望著眼前的情形。


  正在發呆,忽然渾身一震,開始往上浮,一扯臍帶一樣的繩子,發現它終於斷了,這時候才再次感覺到令人窒息的水壓撲面而來,於是再也顧不上眼前的情形,奮力向上掙扎著游。


  那是一種讓人很難形容的感覺,有浮力的幫助,我上升得非常快。


  四周黑暗,上方時逐漸明亮的光圈,我的大腦開始缺氧,只是感覺光圈越來越迷濛,真像在游向天堂。


  淹死的人最後看到的,大概也是這種場景吧!


  最後的幾秒,我的氧到了極限,腦子一下子空白,眼前只有一片白光,之後猛地感覺臉一鬆,四周的白光收縮,同時聽到水聲和其他無法分辨的聲音,看到水光瀲灩的湖面。


  我幾乎沒有力氣吸那第一口氣,那一下子呼吸時用全身的力氣爆發出來的。等肺部再度充滿空氣時,我差點暈過去。天哪!活了幾十年,從來就沒有覺得呼吸是那麼舒暢的一件事情。


  我開始大口喘氣,幾乎是恐怖地吞噬空氣,逐漸地,一切舒緩過來。


  等完全清醒,抬手看了看錶,從潛水下去到浮出水面,原來才過了一分鐘多點,我卻感覺過了好幾個小時一樣。水底的環境和所見情形太讓我震驚,以至於感覺都失常了。


  平時我的憋氣時間沒有這麼短,看樣子游泳池和深水湖泊完全是兩回事,我想得太天真了。


  胖子和筏子在離我三十米處,可能是最後衝出水面的時候用錯了力氣,偏離了方向。


  我朝他游去,回到筏子邊上。


  他問我,怎麼這麼快就上來了?


  我想回話,卻感覺上唇很燙,一摸,居然流鼻血了。接著耳朵和全身都疼起來,人開始暈眩,幾乎就從筏子上脫手沉下去。


  恍然間感覺被胖子拽住,隱約聽到他對我道:「我操!你上浮得太快,血管爆掉了!」


  還好暈眩稍縱即逝,很快就緩了過來。我不是專業潛水夫,看來身體的構架確實不適合自由潛水。


  再次趴到筏子上,看著源源不斷的鼻血貼著臉流到下巴,然後滴到水裡,不禁隱隱有些擔心,自己的內臟是否也受了損傷?


  胖子給我用他的手帕暫時堵了一下鼻孔,就問怎麼回事?怎麼上來得這麼急?


  我仰起頭讓鼻血回流,同時把看到的一說,他聽得目瞪口呆,隨後還不相信,說這種事情,不是自己親眼看到,不知道是個什麼情形,也要下去看一下。我急忙把他攔住,告訴他這下面絕對不止先前測得那麼深,一個人下去太危險了。


  這時候又是一陣水聲,悶油瓶也浮了上來,大口地吸了一口氣,他出現的地方離筏子只有兩米多,顯然比我鎮定得多。


  看了看錶,他比我多潛了一分鐘左右。


  他吃力地游到筏子邊上,單手扶上來。


  胖子剛想問情況如何,他的另一隻手忽地從水裡嘩啦提上來一個東西,甩到筏子上,一下水花濺了我們滿臉。


  我還沒看清楚,胖子就驚叫起來:「我操!這是什麼鬼東西?」


  大概是胖子的叫聲給了我預判,頓時心裡發毛,忙抹開臉上的水去看,感覺悶油瓶可能找到了那些屍體,並做好要看到一具慘白屍骨的準備。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