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

  阿貴在門口等我,蹲在地上鬱悶的抽煙,顯然也不知道盤馬他們在搞什麼鬼。見到我,我就對他道:「走,咱們回去。」


  在路上我就問他,知道不知道盤馬說的那個羊角山的湖泊?阿貴點頭,以前聽說過,不過他自己沒去過。我就道我出高價,幫我盡快找一個獵人,帶我們過去。


  阿貴滿口答應,就試探的問我,盤馬到底和我說了什麼?不過阿貴問的很小心,我心說告訴你就是害了你了,隨口敷衍掉了。


  急沖沖的回到阿貴家裡,我心急的想把我的發現告訴悶油瓶,卻發現家裡只有雲彩和她的妹妹在燒灶台,胖子和悶油瓶都不在。


  我心說奇怪,問雲彩的妹妹人呢?雲彩妹妹道那位不說話的老闆回來看到胖老闆還沒回來就問我,我告訴他胖老闆一晚上沒回來,他就急沖沖的去找了。


  我心裡很興奮,一聽一下子興奮勁就壓了下去,心說胖子一晚上沒回來?


  山村裡不像城市裡有娛樂場所可以給他去逍遙,他一晚上沒回來有點不太正常。我對胖子有點瞭解,想到他之前說的,要去弄點硫酸的事情,一下就有不祥的預感。


  相信悶油瓶和我一樣,也立即想到了這個可能性。所以才會立即去找。


  我立即讓阿貴帶我去村裡的村公所,如果胖子有什麼意外,肯定會在哪裡。走出去幾步,卻正碰見胖子和悶油瓶回來了,胖子臉上還蒙著紗布,一邊走一邊罵。好像受了傷。


  一問原來胖子買了硫酸回來的路上,看到一隻馬蜂窩,來了興致,結果錯誤估計了自己的身手,中彈了,而且還挺嚴重,在村公所掛了鹽水結果睡了一晚上。胖子說這裡的馬蜂和以前他碰到的不一樣,之前他碰到的馬蜂都是捅了才發飆,這一次他才靠近,馬蜂突然就圍了過來,凶的不得了。


  我說你別找客觀原因,你得承認你就是退步了,老胖子不提當年勇,捅馬蜂窩這種事情你以後還是少幹,免的別人笑話。


  回房給胖子換藥,換藥顯然極其疼,要不是雲彩在他為了表示自己的男子氣概硬忍著,他肯定叫的像殺豬一樣。


  我上去幫忙,雲彩倒是很鎮定,蜻蜓點水一樣的給他換藥,我就發現他下巴上有幾塊指甲大的地方肉全腫了,雲彩用竹籤子先把腫的地方劃破再上藥,那簡直就是活剔肉,難怪疼死他了。


  弄完後吃飯都艱苦,好不容易吃完飯,天色暗下來,我們就在高角樓突出來的高腳走廊上乘涼,我就把我聽到一切全部複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兩個人都皺起了眉頭,胖子就問我道:「還有這種事情,娘的這都趕上我小時候嚇唬姑娘家的鬼故事了,這事情能是真的嗎,你說你的假設是什麼?」


  「我認為,盤馬絕對沒有說謊。」我道:「這件事情絕對是真的,但是,他的真,不是那種意義上的真。」


  「你是什麼意思?」胖子道。


  「咱們考慮最合理的可能性,不去考慮什麼魔湖啊,妖怪啊,你覺得這件事情最可能的情況是什麼?」


  胖子搖頭道:「少來這一套,我的腦細胞全給馬蜂釘死了,我不來猜你的,你直接說就是了。」


  我苦笑,好容易想表現一下,胖子還不配合,道:「好,咱們把一切不可能的因素都去掉,沒有復活,沒有妖怪,但是事情必須是合理的,盤馬說的話必須成立,那麼這件事情唯一的可能性其實很明顯。」


  「明顯什麼?」


  我道:「人不可能復活,那麼進山的考察隊,和出山的考察隊,不是同一支隊伍。」


  胖子頓了頓,領悟道:「你是說,死的人沒復活,走出來的,另外一批人?」


  「盤馬他們殺了的那一批人,確實是死了,盤馬並不瞭解那支隊伍,如果有另外一支隊伍易容之後,我覺得並不需要多麼高深的化妝,就可以騙過盤馬。」


  「可是,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幹?這不是耍他嘛。」


  「我僅僅是推測,通過那支隊伍的情況,和盤馬的情況,我感覺這個事情可能有一誤差,咱們假設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那麼,可能計劃中,就是在盤馬殺死考察隊的那一天,這一支考察隊就已經被設定會被抹掉,但是,這個計劃可能出現了偏差,也許來殺死考察隊的殺手,在林子中遇到了什麼意外,沒有到來,反而由盤馬完成了這個任務,之後替換的冒牌隊伍來到這裡,以為是殺手完成了任務,於是就按照計劃開始了偽裝的任務。那麼,不知情的盤馬才有了魔湖的一說。」我道:「這是一種合理性的推測,事實可能完全不是這樣,但是這證明有可能這事情會出現。」


  「哎,這個聽上去好像有點靠譜,不過胖爺我好像在哪兒聽過這樣的橋段?」胖子道。「你有什麼證據?」


  「只有一些細節,比如說,考古隊是盤馬帶進去的,但是出來的時候,並沒有等盤馬進來帶他們出去,而是自己出發了。說明後面的隊伍,他們有出去的本領。之後發生的事情,可能是因為考察隊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對龐二貴幾個人進行了殺人滅口。」我道:「我現在不知道是否這一支考察隊就是去西沙的那一支,但是我感覺,即使不全部是,肯定其中也有幾個人是,如果是這樣,那麼你說會不會,有人為了進這個考古隊去西沙,而進行了這一次掉包。」我的思路很成熟。


  胖子道:「他娘的,但是你怎麼證明呢?」


  「最直接的方法,咱們應該去羊角山的那個湖裡看一下,現在湖變小了,我覺得可以潛水下去看看下面有什麼,有沒有當時拋入湖中的屍體。」


  「他娘的這個有點困難吧,現在快過了四十年了,有屍體也早就爛沒了。」


  「骨頭肯定還在。」我道:「盤馬他們沒有船,拋屍的地方肯定是湖邊,我覺得我們可以去碰碰運氣。」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