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魔湖

  我詫異於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盤馬之後很快就把整件事情說了出來。


  只聽了幾句,我就遍體冰涼,一下完全明白了死人味道的來歷。


  但是這個事情實在太恐怖了,我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聽完之後,首先感覺到不是疑惑,而是噁心。


  我實在無法想到竟然會有這種事情,也無法理解他當時的目的,更無法想像當時的人心為什麼會是這樣。如果盤馬說的是真的,那麼他身上背負的就不是什麼秘密,而是巨大的罪孽。


  前面的過程和盤馬說的完全一樣,關鍵的問題,就是出在盤馬所說的,他進山卻發現考古隊消失的那一次。


  盤馬說了謊,他那一次進山,考古隊並沒有消失,而且他也不是一個人進山,他帶了自己的四個兄弟。替他揹東西,這樣他們回來的時候還能打獵。


  送完糧食之後,他們沒有離開,因為在營地裡呆到傍晚可以吃到一頓白米飯,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皇帝一般的待遇,但是考古隊不允許他們呆在營地的內部,他們一直在營地外吹牛打屁,要一直等到傍晚開飯。


  在這個過程中,他四個兄弟中的其中一個人,看著考察隊的軍用補給,就起了歹心。


  當時十萬大山的貧困程度是現在人無法想像的,連年的邊境衝突,野獸都逃進了深山裡,小孩子沒有肉吃,只能吃一些米穗和野菜,都發育不良,白米飯更是當糖來吃的東西,部隊的補給對於他們來說誘惑太大了。那幾袋大米他們可以吃一年。


  因為讓村民幫忙運糧絕對會中途被掏掉一些,所以部隊收糧都要過秤,如果發現短了也不會追究但是以後就要換人,他那個兄弟就盤算著,等著他們過完秤,他們入夜睡了,他們偷偷進去,掏幾碗出來,這樣不會丟了活兒也能讓家裡人吃到甜頭。


  這本來是一件非常單純的事情,盤馬不同意,他的手藝好,家裡算不錯,沒有苦到餓死孩子的份上,但是其他四個人都動心了。


  盤馬只得讓他們去,他在外面等著,沒有想到,這四個人進去,出了事情。


  放大米的帳篷在角落裡,他們每一袋大米舀了三碗出來,出來的時候,卻正好被一個進帳篷檢查的小兵碰到了,小兵馬上舉槍,但是他沒有看到躲在身後的一個人,情急之下,後面的人一下把小兵按住,他們四個人用米袋把小兵活活給捂死了。


  殺了人之後,幾個怕的要死,殺人罪,特別是殺軍人就是就地槍決,如果讓人發現,肯定直接就槍斃。他們逃出去,和盤馬一說,盤馬就心說糟糕了。


  這件事情他如何也脫不了關係,因為考察隊請的是他,而幾個兄弟是他請來幫忙的,所有的責任他一分都逃不掉,而且在這種敏感時候,說他沒參與也沒有人會信。


  他當時立即想了一個辦法,那小兵的屍體必須從裡面拖出來,當成失蹤,否則他們肯定會被查到。


  他們潛回去,把米全部還回去,然後把小兵的屍體拖出了帳篷,結果沒有出多遠,就被放哨的人發現了,放哨的人一路追過來,問他們在幹嘛,盤馬他們一時慌神之下,那屍體就被看見了,哨兵立即舉槍,但是身邊當時提出來偷東西的夥計早就準備好了,一下就把那人的喉管割斷了。


  幾乎沒有什麼考慮,他們就走火入魔般的連殺了兩個人,盤馬一下感覺事情已經完蛋了,說逃吧,但是他殺人的那個兄弟卻殺紅了眼,說已經殺了兩個人,殺兩個是殺,殺光也是殺,如果讓他們回去通報軍部,我們這輩子都要貓在山裡了,與其如此,我們把這些人都殺了,就說他們不見了,其他人肯定認為是越南人幹的。


  這是在一種詭異的氣氛下,突如其來的衝動,考察隊的人數不多,現在大部分都在酣睡不知情,想到那些白米,衝鋒鎗,和之後的事情,盤馬竟然也無法抑制的起了歹念。


  之後的過程讓人噁心,他們拿著衝鋒鎗和匕首,偷進一個一個帳篷,用腰帶把裡面的人全部勒死了。


  殺完人後,他們把屍體拋入湖中,把那些槍和彈藥,還有物資全部都藏了起來,把白米和吃的偷偷揹回了村裡,藏在床下。和那些人約好,決死不提這個事情。


  盤馬當時心虛,思前想後的,就開始在村裡宣稱考古隊都不見了的怪事,想為以後的事情做一個鋪墊。因為當時邊境衝突頻繁,有隊伍在越南邊界失蹤,一般都會認為是越南特工幹的。


  幾個人認為萬無一失,誰也沒有想到,這卻是他們噩夢的開始。


  三天後,盤馬佯裝要送糧食,就接著機會再次回到了湖邊,想去那些東西裡面翻翻,先把值錢的東西拿回去,那一晚的瘋狂讓他對這個湖心有餘悸,所以在先是遠遠的看了一下那個湖,讓他毛骨悚然的是,他竟然看到湖邊竟然又出現了一個營地,竟然還有人在活動。


  有其他的軍隊?屍體被發現了?他毛骨悚然,好久才緩過來,等他鼓起勇氣走進營地的時候,卻瞠目結舌,他發現之前的考察隊竟然又出現他在面前。


  盤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感覺,他有點鬧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看著在營地中恍然走過的那些人,他好像身在幻影之中。那些人似乎根本不知道之前發生的事情,紛紛都和他打招呼。


  他以為自己在做夢,捏了好幾下才發現都是真的,那些臉雖然不熟悉,但是都是那支考古隊裡見過的,我甚至看到了幾個親手被他勒死的人在那裡談笑風生。


  他倉皇的趕回到村裡,失魂落魄,急忙把事情和其他人一說,其他人去看了之後發現果然如此,他們都嚇壞了,琢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情,難道那是一灣魔湖,能把裡面的死人復活?


  但是那些人都是活生生的,一點也不像殭屍。


  盤馬百思不得其解,村裡人很迷信,覺得這一定是山神湖鬼在作怪,嚇的魂不附體。盤馬琢磨了很久,鼓起了勇氣,再一次回到湖邊給他們送糧食,就試探的問起了那一天的事情,然而,所有人都回答沒事,那表情沒有任何的異樣。


  這一天好像就被翻過去了,天神把這一天的事情全部抽走了。或者是,那幾個行兇者在當天都做了一個同樣的夢,他們根本沒有去殺人。


  盤馬並不是一個就此認命的,他不相信自己是做了一個夢,但是他又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他之後一直留心著這一批人,想知道他們到底是人是鬼?可是,無論怎麼看,他都看不出一絲破綻來。


  唯一讓他感覺到有點奇怪是,他聞到那批人身上,出現了一種奇怪的味道,是之前沒有的。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