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

  我腦子的第一反應,就是有老鼠。


  這種山村裡,老鼠是相當常見的,廢棄的木屋,簡直是老鼠的天堂。但是,剛才翻動物品的時候,並沒有發現老鼠的痕跡,所以感覺有些意外。可能是被敲地板給驚嚇到,爬出來的。我們到處亂敲,唯獨沒有敲床下,所以就躲這裡來了。


  這樣的情況我沒有想到,倒不怕那鐵皮箱被咬壞,不過如果老鼠亂啃,撥開扭鎖,可能會發生危險。


  我有點擔心,立即朝那暗格爬去,一邊用力拍了兩下地板,想讓老鼠逃跑。


  果然,我一拍地板,那邊好像受了驚嚇一樣,一下動靜大了起來,但就是不見老鼠從木板下跑出來。這種和人類生活在一起的動物都精的厲害,會自己判斷形勢,看樣子可能認為躲在裡面比跳出來逃跑要穩妥。


  我不喜歡老鼠,特別是這裡的老鼠應該是山鼠,是比較兇猛的一種,可能會主動咬人,一下子也不敢貿然掰開那些木板,就等胖子過來處理。


  胖子完全不在乎,剛才憋著一股悶氣,這下正好發洩,嘀咕了一句:「太歲頭上動土,也不打聽你爺爺我是屬什麼的。」一邊讓我調整位置,擋住那老鼠可能逃跑的方向,自己小心翼翼地撥開一塊木板,弓起身子,單手做鷹爪樣。


  我和他對了一眼,表示做好準備,胖子深吸一口氣後發難,猛地撥開木板,抓了下去,連抓兩下,激動中腦袋往後仰,一下撞上床板,疼得他馬上縮了起來。但是他相當敬業,叫疼前還先叫我快抓!


  那暗格裡一陣撲騰,我怕老鼠驚了之後,真的會碰掉扭鎖,也顧不得這麼多了,伸手下去一陣亂摸,就想把它逼出來。沒想到一抓,突然抓住一條碗口粗細的東西。那東西立即掙扎,頓時我腦子就嗡了一下。靠!難道不是老鼠,是蛇?


  這下可給胖子害死了,這可是廣西,中國毒蛇最多的地方!剛想放手,胖子就衝過來幫我,一下子握住我的手,道:「抓住了,別放手!」


  我臉都綠了,就這樣讓它握住我的手,硬生生把那東西給拉了上來。一邊道:「他娘的也算有收穫了,等一下給阿貴燉──我操!這是什麼東西?」


  胖子一下放了手,我看到,從那暗格裡拉出來的,竟然是一隻灰色的人手!


  我慘叫一聲,立刻把那手甩掉,心說怎麼回事?那手猛地縮回道暗格裡,抓住鐵皮箱子就開始扯動,動作極大,扯了兩下扯不出來,接著就去扳四周的木板。


  我和胖子都看愣了,好久胖子才反應過來,大叫:「我靠!釜底抽薪!賊啊!」


  我也反應了過來,有人在地板下面,想偷這隻箱子。胖子立即就怒了,大罵一聲,一下抱住那鐵箱子,從暗格裡拖出來。此時看見暗格一邊的木板已被扳斷,那手就是從此洞裡伸進來的,只不過洞口太小,箱子拉不出去。


  那手一發現箱子被抱走,馬上就往洞口縮去。胖子哪肯?趕上去抓,一下抓住那手腕,叫我幫忙,可我還沒伸手下去,那手已掙脫,消失在那洞裡,接著就聽到地板下一陣撞擊聲,那人顯然狂爬而去。


  胖子忙爬出來,對悶油瓶大叫:「小哥,去外面截住他!」


  抬頭一看,悶油瓶早就破窗而出。胖子來勁了,跟著對我道:「小吳,你看著這箱子!」說著抖起肥肉也衝了出去,邊跑邊大叫:「小哥,左右包抄!」


  我拉著箱子從床下出來,只感覺心簡直要跳出來,這他娘的是怎麼回事?那狗日的到底是誰的手?怎麼會這麼恐怖?我靠!真他娘的嚇死我了!


  喘了半天,不知道是這裡濕熱的氣候還是什麼,還是沒喘明白,就拉著箱子靠到一邊,聽到外面傳來胖子的大叫:「他娘的,怎麼人呢?遁地了?」聲音越來越遠,顯然是跑開了。


  我想深深呼吸幾口,去幫他們,突然聽到床下又發出木板斷裂聲,我愣了一下,哎呀一聲,意識到不妙。我靠!難道他沒走?調虎離山?


  忙低頭往床下看,只見從那暗格中鑽出一個人,正朝我爬過來。


背景顔色 字體顔色 字體大小 盜墓筆記